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老爸回家 > 老爸回家

老爸回家第25集剧情

甘欣拉着 林然然去 霍启的房子调查情况。房主告知:两年前霍启以四十万的价格把房子卖给了他,这里根本没有出租之说。林然然的心一下凉了: 父亲说瞎话说顺嘴了,真不知他哪句是真,哪句是假。甘欣一直对霍启心存感激,毕竟霍启拿出七万元帮她解了围。甘欣劝林然然先不要挑明这件事,霍启肯定还有 他们不知道的难处。

林然然激动开口:房子已经卖掉,三个月期满后父亲和 霍聪住哪儿?她搞不明白父亲到底打的什么算盘,难道说他铺垫了这一个多月,就为了给霍聪上户口?甘欣一时也摸不着头脑了。林然然突生一念:她要去一趟丰水县,看看父亲还藏着多少秘密。

林然然叮嘱甘欣保密,然后给妈妈打电话,说外地的大学同学结婚,她要去两三天。

此 刻, 肖言正坐在林家带着火气跟 林珊谈话:十几天前,林珊走后,他为了寻找新的订单四处奔走,两天后港商找到他的厂里,邀请他去香港谈合作事宜,当时他还诧 异,素不相识的港商怎么会主动找上门来?港商说,他们一直在找加工费低廉的民营企业合作,肖言的厂子是他们考察的十几个工厂之一……对方的解释合情合理, 尽管港商的条件很苛刻,肖言又怎能放弃突然掉下来的机会。

林珊摇头,她可以相信肖言的话,但外人谁会相信?肖言激动:其实你就是不相信。从霍启错发邮件,我没有按林然然的要求和你结婚,你就不再相信我。你等着,看以后的事实吧!肖言大步离去。林珊无力地闭上眼睛,老总已经下令,让她脱离所有的工作,放假回家,她变相下岗了。

坐了三小时长途车,林然然来到丰水县,准备转车去父亲的老家霍家庄。就在此时,霍启也匆匆赶回县城,甘欣还是忍不住把林然然的行程透露给了他。霍启心里发紧,他担心的是蓄电池厂的人发现林然然,生出不测。

站在县城街头,霍启拨通女儿的手机。林然然质问父亲是不是心虚,害怕她查出他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跑来阻止她?霍启央求女儿先跟他见面,卖房子的事容他详细解释。林然然置之不理,关掉手机。

霍启急得团团转,怕什么来什么,蓄电池厂的两个彪形壮汉突然冲过来,把霍启拖进僻静小巷拳脚相加,警告他再不识时务就要他的命。霍启被打昏过去。

林 然然来到霍家庄,这是她第一次回老家,心中不免五味杂陈。来到村委会,林然然表明身份,打听父亲以前的生活状况。村干部们愤愤然,谁也没说霍启的好话。霍 启曾是村里的骄傲,可十年前他从城里被赶回来,立马伤风败俗地和孔妮结了婚,二人坏了名声,在村里呆不下去,跑到十几里外的林场承包荒山,植树造林,留在 村里的老屋也卖了,和乡亲们几乎不再来往。这几年,霍启又四处告状,搅黄了不少县乡企业,成了丰水县有名的“刺儿头”,霍家庄也受到连累,他们到县里办事 处处碰壁……林然然如坐针毡,听不下去了。

林然然尴尬地走出霍家庄,正要去林场打听更多的情况,霍启打通了她的手机,气若游丝地问她在哪儿,他刚刚和别人发生了冲突,被打得不轻,现在需要女儿的帮助……林然然不信:你又用苦肉计欺骗我,我不吃这一套,咱们林场见!

林家,甘欣又把林然然和霍启的去向告诉了林珊和老太太。她极力替霍启美言,并自作聪明地分析:如果说房子早就卖了,那么霍启这次回来就是一心一意要和林珊复婚的,看在霍启这一个月的辛苦表现,林珊应该和他复婚,况且,事实又证明肖言为了赚钱不择手段,根本靠不祝

老太太立即举双手赞成:儿媳头一次说出这么在理的话,让她高兴!林珊心里的火苗在蹿升:霍启的弥天大谎,彻底被揭穿!

甘欣叫来霍聪,催她赶紧说她喜欢阿姨和姐姐。不想甘欣弄巧成拙,霍聪童言无忌:她喜欢和爸爸一起在山上生活,可爸爸一再嘱咐她要和阿姨姐姐搞好关系,她才能留在城里上学。爸爸还说他喜欢城里的生活,所以她得听爸爸的话,硬着头皮也要喜欢阿姨和姐姐。林珊冷笑不已。

通 往林场的山路上,霍启撑着身子终于追上了女儿。看着鼻青脸肿的父亲,林然然大吃一惊,父亲这回没有说谎,真的挨打了。霍启着急解释卖房的事,因为山上的房 子盖到一半时没了钱,他一咬牙把城里的房子卖了,他绝没有赖在林家不走的意思,只是因为最近手头紧,舍不得租房才扯谎在林家借住,等朋友把钱还给他之后, 他一定离开林家。

林然然无语,对父亲的话,又有了几分相信。

霍启带着女儿去看山上的房子,林然然问他为什么告状而成了“刺 头”。霍启抚摸身上的伤痕,正要开口,蓄电池厂的彪形壮汉突然现身围住霍启和林然然。霍启紧张地护住女儿,对方讥讽他:真够花哨的,刚挨完打就勾搭个小蜜 跑山里幽会。林然然愤怒反驳:我是他女儿!对方会意地对视,步步逼近……

霍启急忙开口:他马上带女儿离开县城,他吸取教训,从此井水不犯河水。林然然突然认出,对方就是半个月前在市里向父亲还钱的人。

壮 汉夸林然然:好眼力,你爸爸是个赌徒,赢了我们五万块,我们已经把钱给他了,可他硬说我们还欠他的赌债,所以我们刚才揍了他。林然然疑惑地看着父亲,质问 他是不是这么回事。壮汉一脸坏笑,话里有话:你最好管住你爸爸,见好就收,否则不定会发生什么事。为了女儿的安全,霍启忍气吞声,他拉着女儿疾步下山,他 们必须连夜坐车离开这里。

夜色深深,长途车上,看着蜷缩在座位里昏睡的父亲,林然然阵阵发冷:她万万没想到父亲还是个赌徒。如果是这样,那他回家一个月来的所作所为就都能解释通了,赌徒哪有什么实话。她懒得再盘问他的往事,因为问的结果只能是他编出新的瞎话应付她。

黎明时分,父女二人回到家中。林珊已收拾好霍启和霍聪的行李,请他们立即离开,她拿出七万元还给霍启。林珊不容霍启做任何解释,把睡梦中的霍聪叫醒。看着霍聪无辜的眼神,林然然沉默片刻对林珊说:妈,我想和您单独谈谈。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