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完美新娘 > 完美新娘

完美新娘第1集剧情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端午, 楚子夏去接多年挚友 莫负春,就在子夏抵达渡口时日空出现了无数的采蝶,这日情景让实在让人震惊,这正因为如此让楚子夏和这蝶秋相遇,也因为两人的相负让楚子夏和莫负春的友谊产生了剧变。

这无数的彩蝶是这蝶秋制成的醉蝶香,而蝶秋制作醉蝶香的目的便是引出杀害父母的仇人楚仲轩。

子夏和负春在街上见到采蝶都飞进了本地富药商尹济平的庄园。子夏告知负春多年前本人见过这种情景,子夏告知负春本人的爹曾制作过醉蝶香。

尹济平的二老婆见到蝶秋用两个木偶祭拜父母便把蝶秋骂了。尹济平女儿 尹筱冬看不惯二妈如此等蝶秋看不过眼,当着所有人面和尹母吵起来。蝶秋制止筱冬不要如此,不要让本人为难。

筱冬看不惯二妈如此和蝶秋说这女人分明就是要把她赶走,而她本人是一个前清格格何必如此。蝶秋告知筱冬本人在这里是要制作一种香料,舅舅给本人提供了这些的药材。

蝶秋出门打水时看到子夏和负春扒在墙头往里看呢。两人和蝶秋说是追着蝴蝶而来。子夏和负春看到蝶秋手上带的香囊就说出其中的药材,两人看蝶秋的打扮像个下人,但从个性上来看却又像个千金。负春和子夏说有种预感还会和蝶秋见面。

尹家的十二船货物被劫。尹济平让管理找舵爷武介东商量,他能和水贼说上话。

武介东就是一个混混在街上见到蝶秋漂亮便要调戏,正巧被路过的子夏和负春相遇,两人出手救下蝶秋。

武介东到了尹府后事是准许但管尹济平要5万两银子。尹济平陪着笑脸准许了。

邱管家送武介东出去时看到了尹家的二位小姐,大小姐漂亮,二小姐长的又丑又胖。邱河告知武介东大小姐是原配所生,二小姐是现在的夫人所生。

楚子夏和莫负春陪着蝶秋打水,负春开玩笑的和子夏说让蝶秋从尹家改投到你们楚家,专门负责伺候你。两人问蝶秋愿意不愿意,专门为楚父整理书屋。蝶秋感谢两人好意但本人务必要留在尹家,因为本人有不得已的苦衷。

临别之际蝶秋送两人两句诗词,负春让子夏和蝶秋两句,突然楚子夏晕倒。负春和蝶秋立刻骑马带子夏回家,负春要回家的楚父共同医治子夏。

两人回到楚府后楚父不在去了北平。负春诊断后楚楚子缨问负春本人哥哥到底什么病,负春只是说希望子夏得的是癫痫希望绝非其它脑玻

负春问子缨本人不在的这些日子子夏的头部有没有受过伤。子缨想到前些日子子夏开车为了躲避一个孩子撞到了头。负春表示现在得让子夏到省城医院做检查。子缨当场表示不行,楚父现在对西医的成见很大。

蝶秋照顾着子夏,蝶秋手帕上的香味和本人妈妈手帕上的香味一样。昏迷中的子夏想到了妈妈,想到了死于车祸的妈妈。子夏醒来便喊蝶秋妈妈。

子缨和负春进来后子夏便拉着蝶秋说本人要和妈妈出去玩。负春告知子缨子夏情形像西医所说的多重人格分裂。多半是因为他孩童时受到创伤性的伤害。

完美新娘第2集剧情介绍

楚子璎问 那蝶秋是谁,莫负春在一旁表示是自己的未婚妻。负春这么说是因为子缨喜欢子夏,子缨并不是子夏的亲生妹妹。这时下来报楚父回电报了,不过坚持不许让子夏去看西医并附了一贴药方。负春看到药方上有三味药材一般地方是买不到的,蝶秋告诉负春尹家有。

尹夫人因为蝶秋挑水还没回来气的够呛,碰巧让筱东听到又和二妈顶了几句。丫环大菊给夫人出主意忙把筱东嫁出去,再栽赃蝶秋把她赶出去。

蝶秋在楚府阁楼外闻到一股很奇特的香味,阁楼的名字叫饮罪楼,那股香味是蝶秋小时候从自己父母身上闻到的。蝶秋紧张的问负春楚父叫什么名字,负春告诉她叫楚伯英,蝶秋问楚家有没有一个叫楚仲轩的人。

负春和蝶秋到尹家拿药。半夜丫环发现子夏不见了。

蝶秋和负春半路遇到大雨,两人先到一间店中。负春给蝶秋拿了些钱不能白拿尹府的药材。

蝶秋回到尹府后还没拿到药尹夫人便开始栽赃了,正好蝶秋还拿着负春给的钱。

负春呆在一家店里等着蝶秋,店里的人认识子夏和负春,两人白天和武介东打架的事被店家看到。这时来给店里送货,没想到子夏竟然躲在货里。

尹夫人要把蝶秋赶走,自己的亲女儿娇娇和筱东都帮着蝶秋,蝶秋为了不连累两答应离开尹府。

子夏在店里吃了东西便像个孩子一样要出去玩。负春追出来后没想到两人又遇到了武介东。武介东要对两个动手,负春护着子夏在街跑起来。

尹筱东和娇娇开蝶秋离开半路蝶秋看到了武介东追负春和子在乎。蝶秋一下车便被武介东的人抓起来。筱东想要下车被娇娇拦住,娇娇表示两人应该立刻去报警。

武介东拿蝶秋威胁负春和子夏,没想到蝶秋在受到欺负时子夏突然恢复了。就在三人以为这次凶多吉少时,童师傅带着楚家护院来了救了三人。等娇娇和筱东带着警察来时一个人都没有了。

蝶秋也被带回了楚家,蝶秋想着父亲前死前交给自己的半块玉坠可以找到自己的妹妹。

丫环给子夏熬了药,不过子夏对之前发生的都不记得。子夏只记得白天曾和武介东打过,以后所发生的事全不记得。

子夏和负春一起来看蝶秋,两人都被蝶秋的美貌惊艳。当听到子缨管蝶秋叫大嫂时子夏惊呆了。

子夏,负春和蝶秋三人在院子里,子夏责怪负春不该说蝶秋是负春的未婚妻,蝶秋不知道该怎么办说自己离开,就在这时子夏的病又犯了。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