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综艺 > 士兵突击 > 士兵突击

士兵突击第16集剧情

中国军队正在掀起一场触及筋骨的改革,那场很不公平的夏季演习便是试图改变军官和士兵们作战意识的一个部分。传统的侦察兵是从部队的精兵中提拔出来的, 是一支战斗力最强也最能负担战场压力的部队,可面对肯定比夏季演习更为莫测的战场,一支装备了自行化光电设备的侦察部队应该归入指挥控制通信作战系统 (C4I)而不是战斗部队,侦察兵是眼睛而不是尖刀,如果需要尖刀的话,就培养象特种兵那样专业的尖刀。这样的论题在团部和师部的会议上进行,但总会有 人提出这样的问题:那么钢七连的传统呢?钢七连的荣誉感简直是咄咄逼人的,他们如何延续他们的荣誉?有人反驳传统是可以培养的,钢七连的荣誉会在新的装甲 侦察连得以延续,装备换了精神不会换——但是装备换了人得换,操作那些复杂的激光红外装置和桅杆式瞄准具可不是传统侦察兵擅长的事情,那要求相当不错的物 理和数学底子。钢七连将分散编入各机械化突击步兵连,整支军队都在这样改变,相比之下,钢七连真的只是沧海一粟而已。许三多的夜间射击没有让人失望, 而且他那份实在很适合教那些到了夜晚就抓瞎的新兵。正在师部开会的团长接到了对许三多的表扬,将许三多一车载了回来。在车上团长问许三多对七连的感情,越 听就心情越沉重,跟许三多说起心事:刚当团长的时候,他天天就盼着换装新型坦克,但后来他有点怕换那种坦克,因为老坦克是四人组而新坦克是三人组,那意味 着四个人中间就要走一个人,他难以想象那些遣走的兵是何心情。许三多听得莫名其妙,团长先回了团部。团长司机和史今是同乡,便有口无心地问:尖子,你们 班长走了没有?许三多傻了。许三多以冲刺速度赶回营房,然后松了口气,连长和伍六一都在,史今也没走。许三多笑了,许三多说吓死我了,班长,有人造 谣,说你要走。然后他不说话了,因为看见伍六一手上拎着包,而班长的铺已经收拾得就剩光板。史今笑,说就没告诉你,不知道你一去这么久。许三多说不是说 三班搞好了就给你提干么?连长你说三班是不是最好的。干什么让班长退伍。连长高城今天很火大,看起来脾气不好,说七班当然象样。可是…,这话谁告诉你的。 史今跟许三多使个眼色,笑,说许三多你个聪明人怎么还这么傻呢。三班好,我当然高兴,可这跟我退伍不退伍有什么关系。退伍报告是班长自己打的。钢七连可不 想班长走。史今说许三多你哪都好,就是太恋人。连长,我是要走的人,说话也不避讳你啦。许三多你这两年是长大出息了,我知道你为啥这么长出息。可你都二 十一的人了,不能光靠别人哄你活着,你得对自己负点责,别见天把些个想头全放在别人身上。许三多说我不管,班长指哪我打哪。史今瞧一眼背过身去的连长,说 瞧瞧瞧,还真把自己当孩子了。你也是个老兵了。许三多不管不顾了,回身就抢伍六一的包,抢在手上抱着不再放开。没得理讲啦,什么老兵新兵的,滚他个蛋的, 言而总之班长别想走。史今就笑,捋捋许三多的头发,伸手过来拿包:许三多别傻,我就是个班长嘛,班长几年就要一换的,又不是你爹。……啊唷,糟了,你可 别哭,你要班长走的时候以为你跟那个新兵蛋子没区别啊,那你就哭。许三多攥得很死,不说话。班长只好一个一个扳开他手指头,扳到第三个时班长看他手指头攥 得发乌,就愣住了,愣了一会眼泪倒先流了出来。于是许三多的手松开了。史今从许三多松开的手上拿过自己的包,对连长说:我想再去看一眼咱们的车。连长说我 陪你去。伍六一和许三多跟着要去,连长忽然就火大,连长说你们俩都别去!我怕了你们!在军营里流眼泪。我一百十好几号人都打仗的!要哭回头送站时哭,要 走的人多了!我他妈陪你们一起哭!——连长抢了班长的包,拥着班长一起出去。低着头的史今忽然发出了一声长长的抽吸的声音。许三多和伍六一木立着,伍六 一忽然就嚷嚷起来,他认为是许三多把史今挤走的,这有部分是实情,许三多闷头闷脑,为对得起和班长的那个诺言凡事力争第一,第一是只有一个的,他拿了别人 就没这个机会。改革裁军的部队淘汰率惊人,稍走下坡路的兵就得走人,何况史今这人又不吵不争,一听改编的消息倒自己先打了退伍报告。伍六一嚷不下去了, 他也知道这事最主要的原因还是钢七连的改编,但他无法原谅许三多,明知道不对,但他心知肚明,知道自己是个犟性子外加死心眼的人。除成才去了红三连,侥 幸逃过了这次筛选,七连的每个人都面临着这次改编的生存危机。每一个人都清楚,连里团里有意无意进行的每一次测试、日常的一言一行都关系到自己能否在这 里呆下去,而七连的人都被荣誉浸透,"淘汰"两字虽不是世界末日可也相差不远。许三多暂时被提为班长,和他那位冤家对头伍六一共事,在步战车里,他坐上 了昔日班长史今所坐的那个座位。不论许三多如何表示友好,伍六一对他再没有过好脸,伍六一开始玩命地和他比,比一切,细巧的粗重的,比文的也比武的,比 土木作业比野战行军,比潜伏比侦测地形。许三多则是玩命地输,有时候似乎是故意地输,这让伍六一越发恼火,比较成了一种对自己也对许三多的折磨:比谁能一 口气做三百个俯卧撑,比全副武装再拎着两箱机枪弹跑五公里越野。许三多在身板上本来就不如伍六一,直被他比得筋疲力荆一想到自己是挤走班长的原因,许 三多就有些心灰意冷,他不想再抢走任何人的机会了。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