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综艺 > 士兵突击 > 士兵突击

士兵突击第20集剧情

许三多看见阔别日久的袁朗也在其中,于是他知道那几个是特种兵——这对参赛的那些目高于顶的尖子们无疑是一个强刺激。许三多想找袁朗叙旧,几名特种兵却 表演完就上了一边等候的车,一言不发地走了,似乎做什么都要个神速和神秘,许三多回到空空落落的七连,却发现袁朗笑嘻嘻地坐在宿舍等他——来看他的小兄 弟。袁朗告诉许三多:他们要扩大兵源,许三多所在师也将进行选拔。袁朗以前还担心许三多因为太过孩子气而输掉这场竞争,现在看见许三多的处境却相信他终 于长大。许三多对那支部队心驰神往却又充满疑惧,袁朗说想都不要想,要当兵你就要当最好的兵,你在这个空空荡荡的连队苦苦看守着什么?不就是这个信念 吗。铁路提出的选拔方案别出心裁,他不需要搞什么竞赛,能进入选拔的兵都已经在无数次竞赛中证明过自己的能力,他觉得那些数据也证明不了更多。士兵们要 做的事情极其简单,他在某处的山头上(没有具体座标,只有地形参照物)开车等着,他的车上有三个空位,他将带走前三个到达的士兵。其实没他口头说的这么 简单,为了到达他所说的那处山头,士兵们得通过种种明哨暗岗,为此他借用了师里非常规作战经验最丰富的装甲侦察营,中间还穿插了几个他带来的特种兵,中途 士兵们必须深入"敌"阵地完成地形测绘,那是到他车上后必须交上的一份书面作业。全程直线距离一百公里,每个兵负重三十公斤,却只许带一盒午餐肉,除了一 个指南针以外不许带任何导航仪器,唯一宽松的是每个士兵可以选择自己最拿手的武器。团长没好气地说你干脆把他们绑起来机枪扫射,然后把没打死的带走就完 了,你的兵是这么练出来的?几个特种兵微笑,他们是比这还要严酷才练出来的。入选的兵集合,听着袁朗宣读规则,心里一阵阵发凉。许三多惊喜地发现成才与 自己同列——成才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他跟许三多说我看见你们修的路了,你能从荒漠里走出来我也能。卡车前往赛区,为避免士兵们有参照座标,整辆车都捂 得严严实实。伍六一拿着班用轻机枪,成才选择了情有独钟的长程狙击步枪,许三多却拿了支平平无奇的自动步枪,中间还有一些分散到各连队的原七连兵。得知扮 演假设敌的是高城率领的装甲侦察营,他们觉得七连又聚在一起了。成才说我们三个一定要坐上那辆鬼车,伍六一说你有没有团队精神?我们全体冲上那个鬼山头, 看那些神气十足的特种兵脸红还是脸白。话是这么说,真到了那片空空阔阔、一无遮掩物的草原上,下车十分钟,三分之一的兵身上的激光标靶就冒了烟——这种 场地正好是装甲侦察营那些高机动车辆大展身手的地方,伍六一几个老七连兵跳进了干河沟里逃窜,大骂着高城怎么对老部下下手这么狠。高城在草原上布防,除 了那些高机动平台的明岗外,他也在各处布下了许多暗哨,高城并非想跟自己的老部队作对,但他一生中在军事上还从未有过留情的念头。他去察看俘虏,将一批下 车便夭折的兵原车送回。一个貌似坚强的老兵开始骂人,哭得极为伤心,高城心里忽然有了一丝恻然。他驱车回指挥所时几乎压到一个伪装良好的老七连兵,那个兵 极其硬气,看车压到了跟前仍一声不吭地潜伏着。高城四顾,左右无人,装没看见一样将车掉头,他不愿意就这样拿掉一个士兵的机会。那名兵坐起来,犹豫一会 把自己的激光标靶弄得冒出了烟,翻出了挂着的黄牌,很有点怆然地坐在草地之上。高城驱车回来,带着那名沉默的士兵离开。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