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贤妻 > 贤妻

贤妻第4集剧情

饭局中,大芸打来电话说翌日酒席一事,广美无意得知伯暄翌日四十岁生日。广美提前向伯暄庆祝,再次向伯暄表明心意。伯暄虽然有些迷惑,但 依然觉得广美不过是小女孩,对他不过是一时好玩,一时迷惑,所以克制有加。广美生气,席间借故与陌生人独自离去,引伯暄担心。果然,伯暄中计去广美所住酒 店查看,才知枉做小人。

伯暄四十生日,众人庆祝,赵阿婆高兴万分,当众宣布两件喜事,一是伯暄生日,二是自己要抱孙子了,淑惠尴尬接受众人 祝福,志刚默默喝酒,情绪十分低落。大芸见事情越闹越大,心里焦急不知如何收常正想找伯暄商量,不巧众人惊呼,原来广美竟不顾非议,前来向伯暄祝福,伯 暄尴尬,广美只说离飞机的时间还早,无论如何想在离开前见到伯暄。赵阿婆察觉出广美和伯暄之间微妙的感应,瞒大芸暗里向广美警告一番。伯暄获悉一切,被母 警训,伯暄明白母亲心意,更不欲伤害大芸,冷落广美,令其知难而退,广美伤心离去,伯暄有几分不忍,但被赵阿婆阻止。伯暄回到大芸身边,赵阿婆自豪自己暗 中设战场,清敌出场,干得漂亮,酒席上万分高兴。

赵阿婆根据淑惠吃的食物推断出淑惠怀的必是孙子,催促淑惠去医院检查。淑惠不堪忍受每日被 喂大量食物,身材变形,比孕妇还可怕,干脆以不撞南墙心不死的态度承认自己所怀的确是孙子,终于哄得老宅到手。得到老宅,淑惠不想再继续演戏,要大芸帮助 她脱戏。大芸害怕赵阿婆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时时暗探赵阿婆,不敢随便下手。广美彻底离开伯暄的视线,伯暄忽然有些说不出来的落空,为了让自己振作,伯暄 把精力用在工作上,只是小娟忽然觉得爸爸好像不怎么爱回家了,大芸体恤伯暄工作辛苦,熬汤洗衣照顾孩子,不在话下。

淑惠买通小娟,让小娟缠 着赵阿婆出去游玩,临走前赵阿婆千叮万嘱大芸照顾好淑惠。大芸却被逼和淑惠上演一出流产计。赵阿婆心痛孙子没了,责骂大芸,小娟不忍母亲无辜被骂,终于说 出自己被小姨收买,赵阿婆质问淑惠究竟如何回事,大芸把错全部揽在自己身上,志刚终于忍不住,毅然提出要和淑惠离婚,还说淑惠是好女人,都是自己的错。淑 惠哇哇大哭,一家被闹得莫名其妙乌烟瘴气。

大芸要小娟陪着阿婆,让伯暄陪志刚散心,自己宽慰淑惠。志刚什么都不说,只说自己要与淑惠离婚, 只说淑惠是好女人,都是自己的错。伯暄误会志刚在外面有了女人,一顿劝慰,志刚却反击,要说女人,他志刚从来只是嘴上说说,危险的人其实是伯暄,别以为他 没看出来,上次他生日,广美来找他,两人眼神有多暧昧。志刚喝醉,满嘴胡言,伯暄也跟着瞎喝一气,说今晚就把不痛快全部喝光见底,明天开始,哥俩好好的, 重新做人,只对老婆好。志刚大声说好!两人痛快喝酒,恍惚间伯暄却仿佛看见广美携手男星汪洛君前来酒吧。广美跟汪洛君又笑又抱,好像看见了伯暄,对汪洛君 耳语一番,款款前来,伯暄深醉,不知发生何事,只道自己醒来,置身酒店,旁边空无一人。伯暄找志刚不得,急忙收拾回家。

大芸急急等来伯暄, 说志刚死活要拉着淑惠去办离婚,赵阿婆被气得犯了高血。淑惠早已哭成泪人。赵阿婆一直骂志刚,说老婆流产了还可以再怀,一个儿子没保住就要休妻,这种男人 要来如何。让他们离!伯暄将志刚从民政局拉回,从淑惠和志刚的反应中,大芸猜到一件事情,也许淑惠不能生孩子是跟志刚有关系,也许因为这个不能说的原因, 志刚才想跟淑惠离婚。淑惠是阿婆的女儿,阿婆那么想要孙子,必然要天天逼着淑惠生孙子,一次流产可以瞒过,难道以后次次说流产。如果把事实真相说出,不要 说志刚,阿婆也会逼着淑惠跟志刚离婚。在摸清志刚和淑惠之间的矛盾以后,大芸向琪琪要了一份流产报告,暗中将其改成淑惠的名字。大芸向赵阿婆承认是自己 没有看好淑惠,导致淑惠流产,赵阿婆看着流产报告,老泪纵横,上面写着淑惠以后都再也不能怀孕了。以后再也没有孙子这件事情深深打击到赵阿婆,也让赵阿婆 对大芸万分憎恨,骂大芸是丧门星,自己生不孩子来,碰谁谁流产。赵阿婆骂得心脏病,高血压全犯了,彻底住进医院里。

广美依然住在酒店里,却 发现汪洛君又一次离开了她,广美气急败坏之余,更觉自己怀孕了。广美给汪洛君打电话,汪洛君只让她赶紧把孩子做掉,以免影响她当明星的前途。广美怒不可 赦,觉得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广美冷静下来以后,想起一个月以前,自己那晚与汪洛君进酒店的时候,看见醉熏熏的伯暄与志刚带着酒跑上来,说要找个地方继续喝 酒。当时他们打不开房门,广美还顺手替他们打开房门,不过那时候汪洛君在,广美并没有多做停留。后来广美惦记伯暄,想去看看他时,只见志刚闹着还要下楼喝 酒,广美欲进伯暄房间,却被汪洛君给拉了回去,关上了房门。广美回忆完,忽然露出匪夷所思的笑容。她要借伯暄这个好男人,狠狠的报复一把汪洛君。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