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贤妻 > 贤妻

贤妻第19集剧情

大芸在屋内整理行李,伯暄走过去说都是一家人,有什么可以说清楚的。大芸说妈妈怀疑自己勾引野男人……伯暄听到这些也没说什么,此时的大 芸明白了,原来这段时间伯暄一直都去书房睡,那是因为他也觉得自己跟 许世宏有关系。晓娟吵着要跟妈妈一起走,赵妈妈和淑惠过来要强制带走晓娟。

仲智得知姐姐的事情后,不禁想要去找赵家评理去。翠萍说自己去赵家解释流产的事情,大芸说有些事情能解释的清楚的话,就不会有这么多事情了。大芸说自己想离婚,翠萍指责她离婚的事怎么说离就能离?

大芸去公司里找了伯暄,她拿出离婚协议书给伯暄。伯暄紧张的说,她生气了等气消了回去也行,或者不想跟妈住他们搬出去住也行,就是不能随意提离婚。尽管伯暄苦苦请求着,可是大芸还是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志刚也无意中看到了那份离婚协议书。

翠萍劝姐姐再考虑一下,怎么就这么心甘情愿的离婚?大芸请她不要再劝自己了,因为再劝自己会心软的。伯暄回去指责妈妈,天天闹天天闹有意思吗?她再这样闹下去自己也得走。

伯 暄打电话给翠萍,让她帮忙劝劝大芸,因为这婚自己不能离。翠萍说自己也没办法帮她,再帮姐姐会跟自己急的,说完她便匆匆的挂断了电话。伯暄不停的拍打着翠 萍家的门,没办法翠萍还是打开了门。伯暄蹲在那里承认自己的错误,尽管伯暄不停的道歉,大芸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翠萍大叫着,让姐姐把自己心里的苦说出 来,而且自己也不同意他们离婚。

大芸把翠萍打发出去,同时她再次把离婚协议书给了伯暄。伯暄质问她到底为什么跟自己离婚?伯暄向她解释,自 己跟 郑广美之间真的没什么,有关系也是工作上的关系。大芸说他是什么样的人自己是知道的。这时大芸哭了起来,她诉说了这么多年来自己在婆婆面前一味的忍 让,换来的却是什么?婆婆不仅无视自己的尊严拽着自己的头发打,而且还骂自己是一个坏女人。听着大芸所说的,伯暄不禁哭了起来。他说大芸爱怎么样都行,只 要她高兴,心里舒服了就行。他还说,只要她想回家,随时撕掉协议书就可以回去,自己永远是她的老公。

伯暄拉着志刚不停的喝酒,伯暄哭着说自己不想跟大芸离婚,之所以签字就是为了让大芸心里舒服。志刚要摘掉伯暄的戒指,伯暄说什么都不肯。伯暄告诉志刚,不能把离婚的事情告诉妈妈。

郑广美跑去酒吧想要喝酒,汪洛君走了过来制止并拉走了她。汪洛君让郑广美赶紧和自己把婚结了,建立一个自己的小家庭。郑广美却说自己还没玩够呢,再说要嫁也不会嫁给他。

汪洛君正在和郑广美大吵大叫的时候,伯暄和志刚喝得醉酗酗的走了下来。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