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新施公案 > 新施公案

新施公案第7集剧情

了尘带天佑回了在勇堂, 德南讶异他竟然还活着。天佑将施公来清河的事告知大家,十三担心自己连累众人。婆婆心疼十三,下决心保护他。萨婆婆叫来 萨天佑,以五千两银子和在勇堂作为交换条件,只要他不告发十三并且挡着扬州府的人,便将这些都留给他。天佑应了。

施公等人来到在勇堂,向萨婆婆打听十三一行人的下落。萨婆婆否认见过这些人,天佑拦着 白杨不让他入室寻找。萨婆婆不怒自威,对施公下了逐客令。德南以退为进,以南明德的身分主动现身。施公等人无凭据证明南明德即德南,只好告辞。萨婆婆对施公对德南的好奇生疑。白杨说 萨夫人与当今 太后长得很像,众人又被这一发现搅得云裡雾裡。施公为查清南明德的真实身分,向容安索要德南画像。

萨婆婆将一隻玉镯交与十三,告诉他此玉镯能够在他危险时保他一命,并嘱咐他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婉心和德南。婉心给德南送药,为他的身体担心。德南对婉心真情流露,婉心却因自己的戴罪之身不愿连累德南。德南感到自己的心彻底乱了。

容安为施公带来了英格所画的德南画像,众人确认与南明德七分相似。施公向容安确认萨夫人的身世,却未能得到具体资讯。施公与容安等人再次来到在勇堂,容安确认萨夫人的确与太后非常神似。十三看到容安下意识地又回忆起了以前看到的一些宫内的影像。施公以寻找宰辅之子的名义要求见南明德,天佑听说如此大的来头,便将他们引到了南明德房内。

容安与南明德相见,认出了他便是德南,而德南拒不承认,却因为容安提及他的母亲而略显慌乱。施公走后,在勇堂众人对南明德的身分起疑,德南却依旧坚持自己南明德的身分。

十三因为自己失忆以及常出现在脑中的记忆片段而异常苦恼。婉心知道南明德非一般人家,自觉不配,心下暗伤。施公等人分析南明德即德南,并且担心十三的安危。白杨状似无意地说出了德南与十三的纠葛。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