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屋顶上的绿宝石 > 屋顶上的绿宝石

屋顶上的绿宝石第2集剧情

方敏生日会上,众人齐欢畅,方敏大嚷要展歌喉之余,并谓有一重要来宾要等之同庆贺……原来此人是海生的老同事,方敏正要将之介绍予念中母亲碧霞,好撮合二人。谁知方敏一说出目的,碧霞马上托词生病避席,弄得场面尴尬。念中不解,追出去看母亲,母亲只道心领众人好意,自己尚不欲找老伴。念中对之更是不解。 小吃摊外,聂凯逗着念中笑,只道无论是快乐与忧愁,父母还是兄弟,也愿与念中一人一半,念中听罢,心上一畅。 念中到聂家借宿,却听得方敏说着一段念中也不知的母亲往事,原来当年念中尚幼时,其母亲曾遇人交往,但那人却不喜欢念中,其母因不忍将念中交到孤儿所去,终与那人断绝来往,自此也不再与其它男生交往。方敏谓碧霞此举,全然是为了念中,念中闻言,终明白母亲意思,马上赶返家陪母亲。及至回家,见母亲为自己留了宵夜,心下对母亲的体贴大受感动。 翌日星期天,念中自动自觉主动帮母亲开档,路上,念中对母表示关爱,表示一切都随母亲喜好,此生只要有母亲就无憾,母闻言大乐。 学校内,芭蕾舞社中,念中见到家琦在练习跳舞。念中见家琦竟是个会跳舞的女子,大感出奇。 椰林内,念中摘的椰子险砸中家琦,家琦与念中又起冲突,念中骂家琦是粗鲁女生。家琦回到家中,找来广良秘密相议着要学武术。广良只道漂亮女生易惹色鬼,教家琦真想学武,就要把自己装丑。 家琦回到学校,带起帽,扮起丑女来,就请武术社的教练求教,但社规不许女生参加,家琦却不放弃,见聂凯耍得一身好功夫,竟找来了聂凯,求他代做师傅,授她武术。聂凯无家琦好气,却又摆脱不得,只好应允授武。 放学,天下大雨,家琦司机未到,呆在校门前,念中带着伞,与家琦于校门相遇。念中与家琦同行,不料家琦依然嘴硬,二人互不相让。适时,大两突停,二人只道幸好不需与对方同行,径自返家。 家琦回到家,广良只道其母呆在房里已久。家琦马上上房看母亲,原来今日乃家琦生父的死忌,其母对家琦生父仍是念念不忘,今日更是神伤。 梁蕊问家琦可记得颈上戴的绿宝石来历,家琦当然记得,只道这是父亲遗物,自己与母亲各有一条。母亲更忆及以往与其父的旧事,原来当年其父是富有的珠宝商后人,其母却出身寒微,二人虽然身份悬殊,但却不影响真爱,正当二人放弃所有出走之后,家琦生父却因病身故。自此,梁蕊便对他念今不忘。梁蕊更对女儿坦言,现在虽改嫁广良,但只志在母女有生活保障,对他根本毫无爱意。更着女儿要学好舞蹈与琴技等,待他日出人头地。家琦只道想靠自己自食其力,却附和着母亲劝告。 家琦顺母亲意思,到学校音乐社练琴,竟在此遇上顶替聂凯学琴的念中,二人又打照面,却偏不承认认识对方。家琦于琴前展身手,琴技果然不赖。 家琦终找着聂凯,聂凯不料家琦果真有心学武,于是授她武术,先要她立马,家琦也不畏苦,见聂凯肯授武,为之大乐。 小路上,放学的家琦碰见碧霞,家琦见碧霞有的菜倒在地上,马上上前帮她,念中此时出现,撞见家琦帮忙自己母亲,家琦与念中打照面,马上又斗气起来,碧霞只着念中快送家琦回家。念中只好顺母亲意思,骑车送家琦回家,一路上,二人又嬉笑怒骂,虽依然不相让,却没了之前的火药味。 翌日,家琦要念中教自己爬树,整天出气出力的,弄得念中快累死了,经过一番努力,家琦也终能爬到树顶了。日子过去,念中耐心的学着拉小提琴,聂凯武技更见精进,而家琦更是芭蕾舞,钢琴,武术全部都专心的练习。 一日,音乐社的老师见家琦和念中表现出色,选了他们做下个月音乐表演的代表,着二人节目中合奏一曲,二人一知要与对方合作,面色大变。教师着二人试奏一曲,二人你拉我弹,出来的曲子难听之极。及后,二人在走廊一角为着合奏时谁作主调的问题争吵,二人互不相让,又互相指摘,家琦又动起粗来,恰巧有教师经过,二人又与之撞上一团,更被罚打扫校长室。 二人在校长室打扫间,神推鬼使的打破了校长的花瓶,家琦忙用替代品顶替,暂且胡混过关,但念中却不放心,想买回花瓶顶替,奈何需时间筹钱。 梁蕊乘车子时,司机谓车子有问题,遂将梁蕊安置于其友方敏处稍歇。方敏不住缠着梁蕊请她喝自家酿的米酒,实则是见梁蕊皮肤好,想请教梁蕊护肤心得。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