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遍地狼烟 > 遍地狼烟

遍地狼烟第26集剧情

小田回到家来找牧良逢说是猛子出事了,现在已经被人揍得不轻。牧良逢他们把会客的条子给了小六子,小六子就是不让他们见猛子和小伍说他们 会客的条子他已经送了,上级没有批准他也没办法。一会有人来了说他们不能会客,猛子和小伍是重刑犯。小田问他们犯得什么罪,那人不说。这时,得标来了说这 次不行,上头有令,这次不许了会客。小田说不合理,得标说上面说不让就是不让,没有道理可讲。得标说这里就是他说了算,他想让谁见客,谁就能见客。牧良逢 笑着说是吗,于是就将得标压到了桌上。凌子对小田和张一说牧良逢应该是故意打架的。

牧良逢一进监狱,猛子就故意激怒关押他的人说让牧良逢跟自己关远点。那人气不顺,偏将他们关在了一起。等人走以后,猛子就问他怎么进来了。牧良逢说他打了张得标。猛子话锋一转说他知道抢了他们印钞机的人就是钱超云,他是五十五军团军长的秘书。

小田他们着急,找到了张团长,张团长心里烦,说这件事他已经跟师长汇报了,可能会有用。

牧良逢和猛子在监牢里咒骂五十五军,正在这时,得标来了,猛子还冷嘲热讽。得标说他们彻底完了,根据战争法,他们殴打长官是死罪,他们就等着死吧,说完就笑着走了。

张团长找到小田说师长说念在他们是国民英雄,他俩由本部派出一个人来审理,说不定会给他们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小田问他有把握吗,他说应该有,还说这件事抱在自己身上。小田走了之后他说我怎么大包大揽,瞧我这张嘴。

井一男对西乡说牧良逢他们被送到了军事法庭,审理他们的就是屠由信,当时救他的时候和他发生过冲突。

得标和钱超云找到屠由信说看看这俩小子多狠心把他们打成这样。于是屠由信说他一定会为他们主持公道的。于是得标说这回在不好好收拾他们,以后他们会更无法无天了。于是屠由信说让他们先进去省得让他们看见了,还要说他们互相勾结。

到了法庭,牧良逢一看见主审官是屠由信就想怎么会是他呢。猛子在法庭上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得标说猛子这是转移问题的焦点。得标还说他们一贯目无军纪,不判不足以平民愤。屠由信说这件事很复杂改日再判。

张团长对小田说屠由信比自己的官大得多,自己也没有办法了。于是小田就求他说要是他也没有办法,他们就没办法了。于是张团长就说他会再想办法的。

张一自己在琢磨要是牧良逢真有个三长两短的,小田一定就会守活寡,还说到时候小田就没人疼了。

牧良逢说当初要是自己没有骂屠由信的话今天他可能会念在当初的救命之恩回放他们一马。这下完了。猛子说自己没法冷静,可是牧良逢说就安心睡觉吧。猛子说他当初就不应该把小田嫁给他。可是转脸一看牧良逢已经睡觉了。

张团长对小六子说审判应该可以看看,可是小六子却说审判不公开,不让他们进去。于是张团长说他就到里边的院子看看,于是小六子就让他们进去了。

屠由信说牧良逢和猛子他们在战乱时期殴打长官本应判处死刑,可是二人参加过战役无数,于是就判他俩收回军衔,还降了他们的军衔。小田他们知道了他们安全了就回去了。

审判完毕了,他俩又被押到了监狱,是奉张得标的命。

西乡对井一男说他俩无罪释放,井一男说不可能,印钞机现在已经开始运行了,中国的金融市场,印钞机的下落只有赵猛子和牧良逢知道。还说中国的文化博大精深,可是他们却把精力放在了勾心斗角上否则被征服的可能就是日本。

张得标接到邱上校的命说判他们释放是假的,只是为了掩盖印钞机的事情,到时候该怎么办听钱上校的安排。

钱超云对得标说他们俩挡了上峰的财路。于是得标就说他明白了,他就让他们俩去给阎王爷当小鬼。于是钱超云说屠由信也听他的。于是得标就说他这就去把这个消息告诉他们。

得标来到监狱说上头撤回了他们的判决,还说现在判了他们死刑。猛子不信,还说要见他的上头,得标说自己想要见上头还不行呢。猛子要说法庭的判决是谁也不能改变的,他这是知法犯法,于是得标说让人把他们扣起来,他们趁乱挟持了得标,逃跑了。

张团长接到了电话说他俩劫持了得标,张团长说怎么捅了这么大的篓子,得标说只要他放了自己,他会跟上头说。猛子说他的上头就是为了印钞机的事要杀他们灭口。

钱超云带着大队的人在监狱门口说让他们投降,他说让他把判决书交给张团长,可是钱超云说他们办不到。钱超云说一个小时后要是再不投降就把看守所夷为平地。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