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小夫妻时代 > 小夫妻时代

小夫妻时代第5集剧情

徐航和可可带着徐航爸妈在城里游览,假扮恋人让两人感情急剧升温。徐航妈见两个孩子情深意浓,私下里叮嘱儿子,如果认准了可可,就赶紧结婚,现在雪玲那边还一头热着,别拖到最后鸡飞蛋打两头空。雪玲的名字终于被可可听去了,她假中带真的命令徐航心里只许有她一个人。徐航此刻由衷的喜欢可可的霸道,以亲吻回应她。可可没有拒绝。

老两口见识了活力四射的大都市,渐渐认同年轻人就该在这里闯一闯,最终下定决心让儿子留下。

去火车站送完爸妈,徐航刚准备提出要可可正式做他女朋友,可可突然接到了Z君的电话。原来可可喜欢的一支乐队要来开演唱会,Z君给她买到了贵宾票。可可兴奋的欢呼雀跃。徐航话到嘴边没有说出口。

演唱会现场,可可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兴奋,因为身边少了分享的人,Z君显然对演出不感兴趣,看得哈欠连连。

地下室,徐航专注的绘制他的参赛作品,在一个环保袋上,一个以可可为原型的女孩,手捧着代表希望的绿色幼芽。

刘翠兰和李卫华赶到叶莹老家去提亲,尽到礼数。叶莹妈这才知道素婚是孩子们的主张,双方家长和两个孩子电话连线展开论战。最终叶莹提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DIY一场别开生面的经济适用型婚礼。

杨惠玲是最后一个知道李楠结婚消息的人,当可可把婚礼请柬交到她手上的时候,她还在跟米苏通话,劝她对李楠多一点耐心。杨惠玲立即打电话给李卫华发泄不满。可可开导杨惠玲接纳叶莹,不然她就会被排斥在李楠的小家庭外,她这些年为李楠的付出就付之东流了。可可一语点醒梦中人,杨惠玲决定对叶莹采取怀柔政策。

李楠叶莹在李卫华工作的工厂大院举办了一场露天烧烤婚礼。来宾们都觉得新鲜喜庆,只有杨惠玲看什么都不顺眼,责怪李卫华把婚礼办的太简陋,处处针对刘翠兰。到了叶莹面前,杨惠玲又换了一副面孔,称赞叶莹把婚礼策划的很有创意,夸她是个会过日子的好媳妇,并把写有李楠名字的房本交给小两口,当作她送的结婚大礼。谁知叶莹并不领情,表示要自己奋斗买房,况且他们已经有能力买一套一居室了。杨惠玲说一居室没法生养孩子。叶莹声明她和李楠都是丁克,不要孩子。杨惠玲大惊失色,赶紧联合同样抱孙子心切的刘翠兰对小两口展开劝说教育。叶莹坚决而又不失礼貌的一一驳回了两位婆婆的观点,杨惠玲再一次领教了这位媳妇的厉害。

杨惠玲不折不挠,小两口新婚第一天早上就不请自来,非要带他们去看她准备的婚房。叶莹摆出不做“啃老族”的铮铮铁骨加以拒绝。不过杨惠玲这一趟有了意外的收获,她发现叶莹一直在用日历计算安全期,她在日历上做了手脚。

儿子的婚姻没能遂心如愿,杨惠玲决定对可可施行高压,不能让女儿再走错路。她开始给可可灌输先结婚再培养感情的思想,担心Z君被拖到失去耐心。

这天Z君约可可吃饭,可可爽快的答应了。徐航下了班想约可可去看他刚完成的参赛作品,却看见她上了Z君的豪华座驾。

可可向Z君坦言自己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希望他能主动退出。Z君坚称只有他是最适合可可的,认为可可的爱情婚姻理想不切实际。他表示自己不是个会轻易放弃的人,只会越挫越勇,可可气恼。

可可想向徐航倾吐烦恼,却发现徐航对她很冷淡,甚至故意避开她。可可莫名其妙。
小夫妻时代分集剧情介绍第6集

Z君父母开始施压,一边拖着不签跟可可舅舅公司的续约合同,一边向杨惠玲提亲。杨惠玲擅自代女儿做主答应了婚事,双方家长定下了婚期。杨惠玲的逼婚遭到了可可的强烈抵制。可可高呼我的婚姻我做主,杨惠玲反诘说,你自己都养活不了自己,凭什么给自己做主?可可当即宣布离家自立,吃穿住行全部自理。杨惠玲知道女儿说得出做得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可可房间的门从外面反锁。

戴卓反对杨惠玲逼迫女儿,杨惠玲让他不要插手,坚称她知道什么是对女儿最好的,可可总有一天会感谢她。舅舅等各种亲戚轮番来劝可可。可可不吃不喝,奋力弹肖邦的《革命练习曲》以示决心。可可的手机落在了客厅,杨惠玲看到了徐航的短信,意识到可可如此坚决是因为有了心上人,于是更下了狠心,这次坚决不能放任女儿。她以可可的口吻给徐航回短信,加深了徐航对可可的误会。

可可没来上班,她要嫁入豪门的消息也在公司流传开来。徐航心里一片荒凉。

可可虚脱在钢琴边,被送进医院打点滴。戴卓严肃的告诉杨惠玲,等可可好了,他们父女俩要出去旅游散心,等杨惠玲什么时候不再逼可可了再回来。杨惠玲认为女儿拧折不弯的脾气都是戴卓惯出来的,夫妻俩矛盾大爆发。

可可醒过来,发现杨惠玲不在跟前,立即拔掉输液管,直奔地下室。

可可找到徐航,却发现他态度冷漠,可可质问他对自己忽冷忽热到底是什么意思。徐航说自己太傻太天真,竟然把可可在他爸妈面前的逢场作戏当真,其实她就是个想嫁入豪门的拜金女。徐航的误解让可可非常失望,她丢下一句原来我错看了你,猛地转身要走,撞倒了一旁蒙着布的画架,看到了徐航的参赛作品。可可再也抑制不住委屈,责问徐航为什么不相信她对他的感情,他支持她的信念,他帮助她在舞台上找到自我,他对她来说是独一无二的。徐航这才发现可可消瘦了很多,听说她这些天的遭遇后,他痛心的抱住她,坦露爱慕。可可问徐航有没有胆量娶她,让杨惠玲让Z君彻底死心。徐航反问可可有没有胆量现在就跟他去领结婚证。

于是可可从家里偷出了户口本,和徐航去民政局办理了结婚登记。

可可把徐航连同结婚证一起带到了杨惠玲面前,家里炸开了锅。可可声明徐航没车也没房,但因为相爱他们就拥有一切,她只会为了爱情结婚。徐航向杨惠玲承诺会让可可幸福。杨惠玲对此嗤之以鼻,她直白的从各方面打击徐航,言词犀利刻薄,可可忍无可忍,拉着徐航跑出家门。杨惠玲让戴卓去追可可,让他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把女儿带回来。

戴卓追上两个孩子,却请他们去茶馆聊天。在深入交流后,戴卓对徐航有了肯定的评价,他表示只要徐航和可可能够对自己的幸福负责,他一定会尽全力支持他们。戴卓空手而归,又力挺徐航,夫妻二人发生争执。杨惠玲要求戴卓不得给予两个孩子任何形式的经济援助,她坚信没有物质保障的婚姻是无法长久的。

徐航没想到自己会在一穷二白的时候结婚,对可可心存歉疚,可可表示她知道什么是她必须拥有的,什么是她可以暂时放弃的。两人激动的在徐航的小床上发生了第一次亲密,然而睡到半夜他们独生子女的霸道特质就暴露无疑。两人开始抢占床上的空间,都力图让自己睡得舒服些,最后可可一脚把徐航蹬到了地上。小两口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要找到一个适合夫妻生活的空间。

叶莹和李楠也陷入了住房问题的困扰。叶莹看中了城乡结合部一套50平米的小一居。李楠觉得即将到来的房奴生活很恐怖:上下班要在路上做三个小时的沙丁鱼,为了省钱,中午要拿着老婆准备好的饭盒在公司的微波炉前排长队。李楠提出不妨去看一看杨惠玲给他们准备的房子,遭到叶莹激烈反对,夫妻俩产生嫌隙。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