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我的左手右手 > 我的左手右手

我的左手右手第1集剧情

海滨城市的某一天,在一幢即将拆迁的居民楼前,一桩民工讨薪事件引起轰动。十几个民工施工完拆迁工地围挡广告牌却拿不到工钱,爬到6楼楼 顶威胁跳楼。一时间围观者众,记者、警察、消防队都赶来。眼看局面无法收拾时,广告公司女老板 李姿火速驾驶宝马车赶来,直奔楼顶而去,许诺要把自己押给民 工……众人惊呼声中,《滨海都市报》记者 苏丹举相机狂照负面新闻,为拍摄到全景甚至爬到了树上……

与此同时,居民楼里唯一没伸出脑袋看热闹 的是老崔家,快80岁的老太太 王秀芝正在家断官司。原来,崔家住的钢厂老职工宿舍楼面临拆迁,近百万拆迁补偿款让崔家的老问题爆发:崔家小儿子 崔红兵做生 意失败,急于拿补偿款去翻本;而大儿媳妇林小玲却一口咬定,婆婆当年口头说过,要把房子留给她儿子,也是崔家惟一的孙子 崔伟;老二崔四清则要按照法律分 配,儿女都有份……一时间,崔家人吵成一团。激烈的冲突下,老太太发现楼下熙熙攘攘往上指点,以为是家丑招来了警察,一声怒吼她丢不起人,立即命令关门堵 窗。不料,混乱中,即将临产的崔家孙媳妇杨倩倩被门绊倒,出现早产迹象,全家都乱了套,急打120叫救护车……

楼下围观的人尖叫连连,但不 是为老崔家的家丑,而是为楼顶的惊险一幕。原来,李姿的广告公司资金周转不灵,建起了拆迁工地围档广告牌,却付不出10万块钱加工费。她在楼顶被愤怒的工 人围攻,逼到天台边缘,给下面观众造成她一个女人要被工人扔下去的假象。危急时刻,李姿果断地把汽车钥匙扔给了工头,许诺三天后给工人兑现,不然就拿宝马 车抵工钱……危机终于化解,现场的人赞叹女强人李姿杀伐决断赛过男性。

记者苏丹认为抓住了热点新闻,威胁要头条曝光,不然就得要李姿订他们 100份报纸。李姿蔑视他"狗仔队",讥讽这个络腮胡子的大个子记者趁人之危,看人打架小过年,简直就是中东恐怖份子。苏丹被女强人驳斥到节节败退,但是 一个电话却让李姿阵脚大乱,甚至"哇"地大哭起来。原来李母正在家准备自己的八十岁生日,误听小道消息,以为惟一的女儿被民工扔下了楼,老人心脏病突发, 生命垂危……

李姿急疯了,但是她自己的车没了钥匙,出租车拦不到,一辆拉着警报的救护车赶来,却是来拉崔家孕妇,死活不拉她……危急时刻, 李姿抢过了苏丹的摩托车,狂奔而去。李姿闯进急诊室,李母突发大面积心梗,回天无力,临终向李姿说出了隐藏四十年的秘密:李姿不是她夫妇亲生的,而是当年 去医院抱养的……李姿天塌地陷,连外面哭闹叫骂也无心顾及。

医院大门前,救护车送来已经大出血的孕妇杨倩倩,但是却被一群披麻戴孝的"医 闹"设灵堂挡住了进车口,他们是医患纠纷中被病人家属雇佣闹事的。带头尖叫哭爹的女人叫 徐凤,哭音堪比唱戏,满地打滚要医院赔偿医死她父亲的损失。崔家人 抬着孕妇被围堵,眼看就要出人命了,正在医院门前打扫卫生的清洁工 张冬梅,放下手里的工作,热心指点,一路带着慌乱的崔家人从旁门奔去产房,背后却留下了 隐患……保安和警察赶来,经验丰富的"医闹"徐凤慌张逃窜,为制造障碍打开了消防阀门,医院大堂变成泽国……

婴儿的啼哭响彻产房,杨倩倩早 产生下一对双胞胎女儿。崔跃进在家接到儿子电话,立即宣布喜讯,儿媳妇生下了俩千金,崔家现在四世同堂了……不料,他还没说完老太太王秀芝就倒下了,是乐 的,更是痛的……双胞胎戳了她的心头肉了。医院里,只剩最后一口气的李母艰难地告诉女儿李姿,挣再多的钱也带不走,她应该去找自己的双胞胎妹妹,那是她惟 一的亲人了……李母还没说完,就撒手而去。李姿爆发大痛,她无法接受刚听到的身世。

此时,昏迷的王秀芝老人被儿女救醒,第四代双胞胎的出 生,本应双喜临门,老太太却生不如死地对儿女说出了一件秘密:40年前,她快临产时,他们的父亲突遇工伤去世,因为家贫,她生下"遗腹子"扔在了医院,那 不是一个孩子,是一对双胞胎女儿。从那以后,她就再也见不得听不得双胞胎,甚至电视里演双胞胎,都会赶紧换台。如今双胞胎曾孙女的出生,触动了老太太的心 事,十指连心呐,老太太说要是不把那俩孩子找回来,她就是死,也没脸去见他们的爸……

崔家兄妹炸了雷,原来他们还有俩妹妹:"小左","小 右"。大哥崔跃进善良厚道,一心想找回妹妹,让母亲即将来到的八十岁大寿实现全家福;老二崔四清很惊喜,大嫂和弟弟一直和她不和,她需要亲姊热妹来壮大自 己力量;经商屡次倒闭,连老婆孩子都忽悠掉的老三崔红兵,一听这事脸都绿了,这怎么又出来两个分房产的?

老太太第一次出手甩了小儿子一大嘴 巴,说天下父母向小儿,就让她惯的他,打小就"独"!他怎么就不想想,要是当年不遗弃那俩小的,全家能活出来吗……大家谁都不敢说话了,那俩送走的妹妹, 等于全家的恩人。"医闹专业户"徐凤逃跑了,却让张冬梅倒了霉。原来,张冬梅给崔家人带路去产房,做了好事回来后发现她的水桶拖把都倒地,消防水龙头大开 着,水淹医院大堂,还滑倒了人,张冬梅被误解渎职,为此把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弄丢了。

张冬梅失落回家,尽量躲避再次失业的事,但是她给瘫痪 的张父翻身却让自己跌到地上,给没牙的张母做碗鸡蛋面条,因精神恍惚扣到了地上……正在这时,她正要中考的儿子姜天宇回家,说考重点高中需要三万赞助费。 张冬梅终于爆发大痛,她丈夫因尿毒症去世两年了,当初为治病欠下的债还没还完,现在父亲瘫着,母亲还病着。张冬梅一咬牙,不但不让孩子考重点,反而让他考 职高早点工作养家。孩子哭着跑了,张冬梅含泪喊出了心声,她一个人,能扛多少啊?

张冬梅的话把全家的心事都逼出来了,张家父母更是如陷地 狱。原来,张冬梅从小就被邻居们背后指指戳戳,说她是大姑娘生的私生子,不是她父母亲生的。这事张冬梅从来没问,她善良的养父母也从来没说……如今张家父 母感到让张冬梅背负那么大的包袱非常内疚,张父把自己存的医药费拿出,要保外孙考重点高中。张冬梅拿着钱颤抖,这是父亲的保命钱啊,就算不是亲生父母又怎 样?

她坚决不能动,就是再难也得扛,她要再去找份工作。在崔家,王秀芝老太太颤抖着拿出了压箱底的两件小偏衫,那是她当年遗弃孪生女儿 后,半夜哭起来,一针一线做的。现在找出来,交给孙子去给双胞胎穿,似乎要减轻自己的罪过。两件小偏衫变成了全家的催泪弹,崔家兄妹立志要把俩妹妹找回 家。但是,她们在哪儿呢?是否还在这座城市,甚至是否还活着?多久能找回来?找回来后房产怎么分配?无数疑问,将把老崔家今后的生活带向何处?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