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我的左手右手 > 我的左手右手

我的左手右手第19集剧情

两人不说话,但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还是 苏丹先乐了,讽刺 李姿为他和女主持人喝一顿茶,差点跟人家总编动手。李姿真的动手了,一把就把苏 丹打转椅上了,怨恨他半个月人间蒸发。苏丹拿起相机就连拍,原来李姿吃起醋来才是最有风情的时刻。李姿索性打个痛快,还说这是苏丹说过的,不痛快就打他, 苏丹痛并快乐着,大喊她前夫一定是被她打跑的,也许已经变残疾人了……打闹间,二人发现,两个星期的分离几乎要了他们的命,那是真正的爱情考验。

苏丹再次拉李姿去发泄,这次是攀岩馆。李姿争先恐后地爬着,惟恐苏丹超越。但是她爬到顶才发现苏丹不见了,惊慌之下,李姿尖叫一声摔了下来,正被早已下来的苏丹接祝李姿哭骂苏丹算计她,但苏丹认为他永远救她的那个人,他愿意救美一辈子……

二人约定,明日天不亮,就去报社印刷厂去堵"小右"。

张 冬梅半夜惊梦,梦到 王秀芝死了,还在喊"小右", 张冬梅脱口而出叫妈。张母赶来,抱住张冬梅,姜天宇也过来,连张父也坐轮椅过来了。张母发现张冬梅发起高 烧。原来,她为了多卖报纸,还崔四清的钱,两个星期拼命卖报穿破了两双鞋……姜天宇含泪说,让妈妈休息,第二天黎明,他去拿报。

黎明前的黑暗里,卖报的人在分拣报纸,苏丹和李姿分别赶来,把住了印刷厂的大门,但是他们却没有找到张冬梅。

迎着黎明的朝阳,姜天宇戴上了妈妈的小红帽,背着书包穿梭在人群中。

崔四清在电线杆上贴小广告,直接贴寻人启事找张冬梅,她和卖报的姜天宇擦肩而过。

崔 家的儿女们再次归来,一个个都非常失望。崔四清的小广告没消息;李姿没堵到人; 崔红兵敷衍自己业务忙,但保证下次拿出一块豆腐块的版面,专门打找"小右" 广告;崔跃进说连派出所也不知道张家搬哪里了;林小玲抱着孙女过来抱怨他们瞎忙,或许"小右"早就夭折了,八个月早产,都说七活八不活……老太太憋半天 气,终于口吐鲜血,大吼:闭上你的乌鸦嘴!

崔家人都慌了,"小右"要了老太太命了。

张冬梅在医院输液,仍旧高烧不断,医生却 查不出原因,又要查核磁,又要查血液,每样检查都费用不菲。张母惊吓到浑身颤抖,把一大包病历都拿出来了,发黄的破碎的,从张冬梅出生几天到现在的,全部 保留。医生感叹,这些病历可以申请吉尼斯世界大全。张母说张冬梅出生时才三斤一两,之后一直体弱多玻医生问张家有何遗传病,张母缄默了,慌张把医生拉出 门外。

张冬梅睁开眼睛,看着那些病历,眼泪流下来,每张病历都是养父母的心血,如果她继续治疗,那将是拿父母的命来换她的命。张冬梅拔了输液针头,从医院里走了。

张冬梅刚刚离开医院,王秀芝被紧急送来。张冬梅站在医院门口暗处,看着悲伤的崔家人,拼命抑制住自己要走出来的欲望。

在 急诊室,医生对李姿说,老太太承受压力过大,电解质紊乱,血压很高,如果再受刺激,会引发脑出血,她都快八十岁了,恐有生命危险。崔四清等人只会哭,崔跃 进叹气。 崔伟来了,说崔红兵的"都市便民"版面业务很忙,让他送来两千块钱……一贯老好人的崔跃进终于揪住了儿子,老太太的命难道还不如一个版面?李姿拉 开父子俩,想到了最后的办法,她拉起崔伟就走……

原来,崔红兵的确脱不开身,他的"都市便民"版面惹了麻烦。崔伟揽的广告很有起色,让 徐凤 很有压力,她为了走捷径专去揽别的报纸不登的广告,不是治性病的无痛流产的,就是治不孕不育的,甚至还有催债公司、开发票的、倒卖走私车的。污七八糟拼半 个版,被报社当成了黑典型,总编勒令立即换版,否则就收回版面代理权。

崔红兵发火,让他如何一天之内找半个版的广告,难道要开天窗?正在这 时,李姿来了,逼崔红兵现在就赶去医院,老太太还不知道怎样了,他作为儿子,此时守在床前。见崔红兵不动,李姿哭着打他走,说版面黄了还可以再想别的办 法,但是妈要是没了,那就再也没妈了!李姿把崔红兵骂哭了,她说为找"小右",整个版面她包了,那可能是救老太太的最有效办法。崔红兵第一次跟李姿说了 声"谢谢",转身跑了。徐凤惊讶,看来崔红兵知道什么叫责任了,这男人她没看错,像晚熟的水果,在四十多岁,终于熟了。

苏丹在报社看到传版过来的"都市便民"版面很惊讶,因为这不是广告,竟然变成了软新闻,很像他写的寻亲报道。那上面是李姿的声明,许诺如果谁能找到她的孪生妹妹,她愿意分享她的公司,还有她家传的公馆老楼……苏丹立即找到李姿,认为她疯了。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