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我的左手右手 > 我的左手右手

我的左手右手第20集剧情

但 李姿说,跟老太太的命比起来,所有的物质都没有价值,何止一个版面的广告费。 苏丹认为李姿彻底变了,从认为钱能带来一切,到拿一切来拯 救生命。李姿反问苏丹,那还说什么,如果政治上道德上没有问题,报社就应该原样刊登。苏丹衡量半天,说这广告或许是一道道德考题,他终于签发了版面,还跟 总编要了晚报的头版。

张冬梅拖着虚弱的身体去印刷厂取晚报的时候,发现放学的姜天宇早已经开始叫卖了。张冬梅听说儿子天不亮就去卖都市报, 一放学又卖晚报,孩子还懊悔自己白天上学,没法继续卖报。张冬梅心疼地抱着孩子哭了,因为像姜天宇这么大的孩子,还都被父母像宝贝一样地捧手心里,而儿子 却要担起生活负担。

张冬梅接过了孩子手里的报纸,要他回家安心学习,不然她都没资格当妈了。可是当张冬梅接过报纸的时候,却突然发现报纸头 版上登着李姿找"小右"的承诺。张冬梅愣那里了,看完后感到都站不住了,靠到电线杆上,充满犯罪感。但怕什么来什么,更大的刺激来了,张冬梅发现每根电线 杆上都贴着崔四清寻她的小广告,还贴着她的照片。张冬梅慌张地把一大摞报纸都扔地上,她一张一张地撕着小广告。不放心跟来的张母看着,泪流满面,张母抱起 地上的报纸叫卖着,她知道,每卖一张报纸就增添一份失去女儿的危险,可是老人还是在狠心叫卖着,因为每卖一份报纸也减轻女儿一份负担……

李 姿在办公室电话接不迭了,苏丹赶来,说今天的编前会上,大家对头版登广告反响很大,都说这广告可以当做现今社会道德的试金石,考验人们对金钱的看法。李姿 一听,大骂人心全都钻钱眼里去了。她果断拔掉了电话线,也证实,凡是来联系她的,大都先问她的许诺如何兑现,落实她到底有多少钱。而那个真正的"妹妹"却 如石沉大海,就是不露面。

苏丹安慰她,这也可以从另一个方面理解,真正的"小右",应该跟钱无关,如果她真的冲钱来了,李姿又将怎么对待她?李姿果然镇定了,但同时又很失望,"小右"不出现,这说明"利诱"寻亲也同样无效。

王秀芝的情况仍旧恶化,发生器官感染,她在迷糊中只念叨两个字"小右",医生警告,如果器官衰竭,那将回天无力,崔家的儿女急了。

他 们聚会崔四清的饭店,虽然摆了一桌子菜,但大家没心思吃。他们分析,各种寻亲手段都用了,而小右就是找不到,可能瘦弱的孪生妹妹真的已不在人世。很难相信 四十年前,一个三斤重的早产儿,就跟盘子里的鱼那么大,会活到现在?但崔四清就是不相信,李姿为啥能活得那么好?她和老太太一样,始终坚信张冬梅就是"小 右",可大家一听,更泄气了,张冬梅明明经济状况不好,为什么就是躲着不出来?

张家的晚餐很沉重,大家都闷头吃饭,桌子上反常地摆了一小盆炖鸡,那是张母为张冬梅补身体做的。但张冬梅根本不舍得吃,还硬要分给父母,张母又分给外孙,姜天宇又分给了姥爷……张父终于憋不住了,拿手一挡,饭碗落地……

全 家都似乎有话要说,但是都沉默着。张冬梅拣起地上的碎碗,看着那小盆炖鸡说,那只鸡三斤重,当年自己就从这么大,被父母硬养活过来的。她病了这一场,看了 那一大摞病历才知道,原来自己长这么大,生过那么多病,甚至还没满月,因肺炎感染得了败血症,是父亲亲自为她输血……她身上流着父亲的血,会永远流着…… 张冬梅重新给父母分鸡汤,张家父母喝鸡汤喝得很香,欣慰地笑着,眼泪掉落碗里。

李姿回家,翻看着自己婴儿时的照片,是那么小,小到放在鞋盒里照的,是养父母把当年三斤多重的她拉扯成人。李家遣返乡下后,没有牛奶,没有大米,养母愣是拿自己所有的衣服,来跟村里的产妇交换,只为了让她吃上百家奶,只为了换一把小米熬粥。

现在她不知道该怎么报答养母,如果持续找不到小右,她该怎样替养母完成同样的心愿?一张李母和许多孩子的合影,让李姿停住了。

李姿跟苏丹说,要代替养母继续去福利院慰问,救助更多的弃婴。苏丹认为这是个不错的想法,可以让寻亲的意义得到升华。他以前总是报道崔家故事,现在应该为背后可敬的养母来一笔。这么做,即使找不到小右,也会有更大的社会意义。

李姿带了好多玩具和零食,亲自去福利院捐款。出乎她意料的是,苏丹约来了电视台的女主持人小雨。李姿尴尬,但小雨跟李姿说,苏丹那天约几个学弟学妹喝茶,自始至终都在八卦"狗嫂",原来李姿就是他的旺夫"狗嫂"。李姿听了心里甜丝丝的,怨苏丹为何不早告诉自己。

李 姿捐款消息使得崔家寻亲新闻又上了一个层次。李姿对着观众和读者说,如果找不到孪生妹妹,她会把这里的每个孤儿当"小右"认养。苏丹也感动,因为李姿已经 为单纯的寻亲,走向了大爱。院长很激动,找来了花名册,那里是所有孤儿被遗弃和领养的记录,李姿翻看时,发现了一张小女孩的照片,那不是小时候的 徐凤 吗?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