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追赶我可能丢了的爱情 > 追赶我可能丢了的爱情

追赶我可能丢了的爱情第1集剧情

一群中老年人在街心广场上扭秧歌,两班秧歌互相逗气,鼓点敲得震天响。 秧歌队中64岁的石若玉扭得俏生活泼,容光换发。逗哏的老耿藤缠树一样左右围绕,水涨船高地使劲煽动着她的热情。 秧歌队旁边聚集了一大群围观的人,石若玉越扭越高兴,手里面的扇子被她搧出来了眼花缭乱的弧线。 鼓手和吹唢呐的人浑身上下都是鼓点音符,满是皱纹的脸上热汗流淌。石若玉情绪高涨,她摆动着灵活的腰肢大幅度地转过身来, 一个熟悉的身影突然从秧歌队前面走过去,石若玉心“扑通”了一下后仿佛不跳了,眼前景色一片模糊。她使劲眨巴着眼睛,脚下的秧歌步乱了。 石若玉魂不守舍地往秧歌圈子外面看,那个身影已经消失在观众群中。 秧歌队乱了,任老耿头怎么煽动,石若玉的热情和步子都回不到鼓点上。 另一队秧歌的气势马上压住了这支秧歌,队员们抱怨石若玉,石若玉无心解释,她的心思跟着那个人走了。 深圳飞机场候机厅的安检口处,石若玉 26 岁的小女儿石小余站在男朋友杨旭旁边等候安检。 石小余满面春风,情意绵绵地跟杨旭说着可说不可说的废话。杨旭心不在焉地想着心事。石小余打断他的思路问自己刚才说什么了?杨旭怔怔地看着石小余,显然他什么都没听进去。石小余先生气之后安慰他。她说,你没有必要紧张,我们家人不会难为你的。我妈妈虽然有点爱挑理,那也是小打小闹地挑,形不成什么气候。杨旭看了她一眼没说话。石小余说,结婚的时候你得给我买个带钻的戒指,钻小到看不见都没关系,没听说过一句广告词吗?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我要的是这个意思。 杨旭心不在焉地扭头看别处。石小余不是撩一下他的头发就是拽一下他的领口,她的每一下触动都会引起杨旭的过激反映。 队伍排到安检口,杨旭突然说,他随身背的挎包里面有一把瑞士刀无法过安检,得去托运了。杨旭让石小余先过安检,然后到 39 号候机厅等他。石小余答应着把身份证和票都交给安检人员。 杨旭走了,他走得很快,一会就消失在人群里面…… 石若玉的大女儿 39 岁的关海黎正在妇科接受检查,医生检查得很仔细。关海黎满心期盼地问医生自己是不是怀孕了?医生肯定地告诉她,她没有怀孕。关海黎急了,说,自己停了经,还恶心,怀孕女人应该有的反应她都有。医生告诉她,说这是假孕。假孕不仅会停经,还会恶心和呕吐。 石小余在39号候机厅里等杨旭,迟迟不见杨旭的身影,石小余着急打他的手机,对方的手机关机,石小余急得在候机大厅里面团团转。 关海黎和丈夫汤正远从医院里面出来,关海黎把一肚子的怨气全都撒在了他身上。汤正远知道老婆的壮举又失败了,他细致周到地询问分析着。他越这样关海黎越生气,她甩开汤正远大步往前走,汤正远连哄带劝地跟在她后面。 去往北京的飞机开始登机了,石小余气急败坏地拨手机,手机突然通了。那边杨旭刚喂了一声,石小余大发雷霆。电话里面的杨旭一声不响。石小余问:怎么不说话?杨旭说,该说的你已经都说了。石小余问,你在哪里?杨旭说,这不重要,我打电话是要告诉你,我不准备跟你一块去北京了。石小余懵了,她连声问杨旭,你在说什么?杨旭说,这事我想了很多天一直拿不定主意,刚才我才下了最后的决心,小余,咱俩真的不合适,我不能跟你回去结婚。 石小余如同迎头挨了一闷棍。她结结巴巴地问:为什么?我究竟哪里做得不好?杨旭说不是你不好,是我不好。你说得对,我害怕责任害怕结婚,尤其害怕跟你结婚。石小余气急败坏,连声问为什么?杨旭说,这种心境一两句话根本就说不清楚,所以还是不说的好。石小余大声喊,告诉我你在哪,我这就去找你,我给你时间说清楚。杨旭回答道,能说清楚早就说清楚了,小余,我觉得咱们俩应该分开一段,这样对你和我都有好处。 石小余气疯了,她拿着手机就往出口跑,手机里面杨旭的话在继续着。 杨旭在电话里面告诉石小余,他办了退票手续,已经坐出租车离开了机场。杨旭告诉石小余,叫她不要再找他,他跟她在一起能量已经全部耗尽,剩下的除了压抑还是压抑。他和她在一起无论是情感还是事业都没有出路的,杨旭和石小余的之间所有故事已经全部讲完,再不可能再有新意了。 石小余被杨旭的话完全打垮了,腿一软坐在了地上。 候机室里面喇叭里面在广播:乘坐 1101 航班去往北京的魏劲戈先生和石小余女士,你们乘坐的班机马上就要起飞了,请马上登机,请马上登机。 石小余嘴唇颤抖着给杨旭打电话,杨旭又关了手机。 石小余坐在移动电梯旁,头顶着电梯的护栏哭了,她哭得声泪俱下,无遮无拦。站在电梯上的人用各种目光看着她。 魏劲戈背着大旅行包从移动电梯旁边跑过去,他的旅游鞋踢飞了石小余掉在地上的机票,魏劲戈捡起机票,票面上写着石小余三个字。他说了声对不起,把机票放到石小余的膝盖上,飞快地跑了。 检票员埋怨魏劲戈,说飞机因为他延误了起飞。魏劲戈解释说,这是他刚买的退票。检票员问,那个叫石小余的乘客跟你不是一起的?魏劲戈问:石小余?检票员:就差你们俩个了。魏劲戈愣了一下,马上想起来那个在电梯旁边痛哭的女人。他说,我给你去找她。 魏劲戈跑到电梯旁边叫石小余上飞机,石小余不理他。魏劲戈拉她,她拼命挣扎,魏劲戈恼火,他冲石小余发脾气,说:这不是你一个人的包机,所以不能因为你一个人心情不好,让全飞机的人陪着你受罪。他强拉硬拽地把石小余弄上了飞机。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