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大丈夫 > 大丈夫

大丈夫第2集剧情

自打 欧阳剑跟晓珺好上,就一直盘算着该如何面见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岳父岳母,只是晓珺拍着胸脯子保证自己能搞定,这才掉以轻心。欧阳剑思前想后,觉得柿子还得找软的捏,顾老爷子是个狠角色,不能正面直取,那就采用迂回战术,先跟丈母娘套套近乎,这老太太看着一脸慈悲,应该是个讲道理的人,凭自己这桃李天下的三寸不烂之舌,说不定能有所突破!

就在晓珺绞尽脑汁,每天与老爸斗智斗勇的同时,欧阳教授打扮一新,再次来到顾家找未来丈母娘谈心。

欧阳剑觉得,要讨岳母欢心,必须先拉开两人的年龄差距,换句话说就是――要让自己显得年轻!在女儿欧阳淼淼的捯饬下,欧阳剑“华丽转身”,换上一副二十出头小青年的打扮,可怎么看怎么像老黄瓜刷绿漆。又捧着晓珺的VIP卡跑到美容院,spa推油去角质一条龙服务,头发又染又烫溜光水滑,美容师见他返老还童心切,一个劲儿推销美容针,号称打一针年轻十岁,当场见效!

欧阳剑犹豫半天,打!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豁不出老脸娶不回娇娘。打完针一照镜子,果然容光焕发,手感比小baby的屁屁还有弹性。下一站,丈母娘家!

顾妈妈看着门口的欧阳教授直犯嘀咕,是同一个人吗?看着比前几天年轻多了,头发也黑了褶子也没了,打眼一瞅也就比晓珺大个五六岁。虽然老伴三令五申警告过她,要看好大后方,不能把鬼子放进村儿来,可举拳不打笑脸人啊,只能先把人让进来再说。

双脚一进顾家的门,事情就成了一半,一通寒暄后正要切入主题,可欧阳剑突然感觉脸上一阵麻痹……顾妈妈傻眼了,刚才还好好的,怎么没说两句话就嘴歪眼斜的了?不会是中风了吧?!

医院里,大夫给出诊断结果――美容针过敏,影响了面部神经。不禁对欧阳剑一番说服教育“老爷子呀,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想年轻不丢人,可哪能在美容院打针啊,每年让他们这些无证无照的毁掉多少张脸你知道吗?你看你老伴,多朴素多自然,沧桑也是一种美啊!”这下可好,大夫把欧阳剑和顾妈妈当成两口子了!

出了医院,欧阳剑一脸羞愧“伯母……”“您别这么叫,折寿!看在您是晓珺老师的份儿上,我给您留点儿面子,难听话就不说了,请您自重吧!”

欧阳剑身体力行的解释了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堂堂大学教授,为了小娇妻差点儿毁容,要传出去脸都丢到姥姥家了!晓珺表示,看来和谈希望不大,要么做好长期斗争的准备,要么快刀斩乱麻,直奔民政局把证儿领了,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欧阳教授觉得不妥,人民内部矛盾不能激化,只能疏导,滴水尚能穿石,何况我是一腔热血。

正如晓珺所说,欧阳剑被时光磨砺得犹如一块鹅卵石般温润圆滑,可在谈婚论嫁这件事上,他圆滑世故、前怕狼后怕虎的权衡反倒让晓珺抓狂!

两人的恋情,从一开始欧阳就没主动过,往好了说是矜持有分寸,其实就是想吃肉又怕塞牙!非得晓珺投怀送抱了,才半推半就一下,不就是怕万一自作多情了,有损高级知识分子的光辉形象吗?都什么时候了,就不能爷们儿一回!不结婚是吧,那就永远都别结!傻眼了吧,让你抻着,掉空儿里了吧!

晓珺和欧阳剑一顿爆吵,不欢而散。

顾爸爸早就想到,先斩后奏这种事二闺女干得出来,于是天天把户口本贴身揣着,睡觉都得压在枕头底下。“就算她一辈子不结婚,也不能嫁给那个老不正经的东西!”

顾妈妈让晓岩找机会劝劝晓珺,女人找老公就像买房子,一辈子的积蓄换个七十年的产权才踏实,欧阳剑都这岁数了,万一哪天老天爷收了他这块地皮,你下半辈子怎么办?!

晓岩也劝晓珺,别因为对父母一时的逆反心理,把一辈子的幸福都交代了,结婚还是得找个年龄相当的,自己和 任大伟就是科普教材,虽说任大伟整天忙得不沾家,可他耕田来我织布,他赚钱来我生娃,这才叫过日子啊!她知道妹妹从小崇拜有学识有深度的成熟男人,可激情不能当饭吃,更不能成就婚姻啊!欧阳剑那岁数,陈年老酒闻着香,可还有度数吗?晓珺不能一辈子不要孩子吧,他要得上吗?

晓珺不以为然,别总以为自己家种的瓜甜,任大伟看着老实,其实一肚子心眼儿,该管教的时候得管,免得他在外面沾花惹草。“不可能,我们有感情基础!”“对于一条狗来说,再贵的狗粮,也不如路边的粪香,从这个层面来说,还是欧阳剑靠谱,就算他有贼心,也没那牙口了!”妹妹把自己老公比成条狗,让晓岩气愤不已,她的世界是完美的,爱情是纯洁的,婚姻是牢固的,老公是忠心耿耿的,对于这些她毫不怀疑。

眼看乐乐的生日快到了,晓岩准备在家给儿子开个party,把小朋友们请来热闹热闹,可没想到此举却让任大伟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晓珺叫了杂志社的年轻摄影师到外甥的生日聚会上拍些照片,当摄影师整理修片时,发现照片里竟然无意间摄入了任大伟与来帮忙的女秘书之间眉来眼去的挑逗动作!就在姐姐眼皮子底下,这是要造反啊!

晓珺思前想后,还是把照片亮给了姐姐。晓岩被这个警钟敲蒙了,她从没怀疑过自己跟任大伟的感情,可事实摆在面前,无法回避。晓岩泣不成声,立刻就要跑去质问任大伟,晓珺赶紧按住,是男人难免揣着颗贼心,何况是块送上门来倒贴的豆腐,幸好发现得及时,任大伟还没有铸成大错,给他个教训就得了,从另一个方面来讲这也是好事,只要处理得当,保证任大伟后半辈子甘当你的哈巴狗!

晓岩已经乱了阵脚,全听妹妹安排,晓珺把任大伟约到咖啡馆单聊,让姐姐躲在屏风后面垂帘听政,她以为任大伟多半会泣不成声跪地求饶,大谈跟晓岩的深厚感情,哭诉自己失足混账,到时候再把姐姐从屏风后面请出来,两人抱头痛哭就算尽弃前嫌了。多动人、多美好的画面!

可晓珺万没想到,事态发展远远超出了她的预期。任大伟攥着照片抵死不认,一口咬定是误会,晓珺只好改变谈话路线,由质问变安抚,站在男性角度数落了晓岩一顿,立刻奏效,任大伟软化下来“我就跟她上过一次床……”晓珺想堵他的嘴已经来不及了。“纯粹擦枪走火河边湿鞋,吃惯了家常菜,闻见马路边儿的烤串也馋!”晓珺彻底无语,任大伟不是我不救你,怪你自己嘴太松,扔出这么个重磅炸弹,还把小姨子当成了红颜知己。

晓珺后悔淌这滩浑水,姐姐打小就很傻很天真,哪受得了这种打击?当任大伟反应过来回头看时,气急败坏的晓岩一杯热咖啡泼在了他脸上!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