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大丈夫 > 大丈夫

大丈夫第8集剧情

婚礼的事确定下来以后,晓珺就开始忙着发请柬了,凡是跟顾家沾亲带故的,甚至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街坊全都招呼了一遍。 欧阳剑担心这么做会不会进一步激化跟顾爸爸的矛盾?晓珺不以为然,明里是昭告天下,暗里是将了老爸一军,这叫“刺激疗法”,男人都是贱骨头,就吃这套,欧阳教授不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嘛!

顾妈妈当下最放心不下的是大女儿晓岩,她以丰富的人生阅历和生活智慧告诉大女儿, 任大伟河边湿鞋并非罪不可赦,作为妻子的晓岩也不是一点儿责任没有,两口子有了裂痕就应该尽快修补,置之不理只会让裂痕越撕越大,直至分崩离析!虽说男人应该像棵大树,顶天立地遮风挡雨,可连树都知道冲着有阳光的地方偏,何况是男人!

顾妈妈的一席话说得 顾晓岩哑口无言,终于答应尝试缓和夫妻关系。回家后,晓岩打破了多日的沉默,终于主动对任大伟说了句话,表示愿意跟他一起出席妹妹的婚礼。

老顾家最近简直是门庭若市,左邻右舍亲戚朋友全都揣着份子钱跑来贺喜,其实目的只有一个――打听这乘龙快婿到底什么来头?之前老顾家闹得鸡飞狗跳,大伙全都看在眼里,背地后各种猜测,如今事情有了进展,终于可以堂而皇之的八卦了,谁能放过这个机会!

顾爸爸平日里是最要脸面的人,闺女这么做无异于结结实实的给他来了一巴掌,老头心里叫苦不迭,面儿上还得咬牙忍祝

不仅如此,更可气的是晓珺还把婚宴设在了顾爸爸退休前工作的酒店里!老头这回丢人算是丢到姥姥家了,每天掩面过市,走在小区里头都不敢抬,瞅谁都像在议论自己的八卦。这还不算,现在欧阳淼淼恨不得一天三登门,一口一个小姥爷叫得欢实,还自作主张给老两口置办了喜庆行头。顾爸爸虽然气得翻白眼,可血浓于水,心里毕竟惦记闺女,经常有意无意的刺探晓珺的近况,可他没想到的是欧阳淼淼一出顾家门,就把所有情况都汇报给晓珺,在这场父女博弈中,晓珺棋高一着。

婚礼当天,顾爸爸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出来,顾妈妈谎称去买菜,把新衣裳往菜篮子底下一藏就溜出了家门。对于老伴的去向,顾爸爸心知肚明,虽未阻拦,但脸色越来越难看。

按照老理儿,登记领证只是结婚的铺垫,走个法律程序,只有婚礼才算是真正的出嫁。今天是个大日子,老爷子看着挂钟坐立不安,终于忍无可忍,从墙上取下封存多年的精钢菜刀,挥汗如雨的磨了起来……

婚礼现场,一直提心吊胆的欧阳剑没有在人群中看到顾爸爸的身影,不由松了口气。晓珺见姐姐和姐夫一起驾临,大有破镜重圆的架势,也感到欣慰,姐妹俩的关系终于有了些缓和。可偏偏这个时候,任大伟那个河边湿鞋的祸水突然来到现场,浓妆艳抹打扮妖娆,借口来给任总送东西,其实是急于显示自己的存在!

原来晓岩跟任大伟缓和关系以后,任大伟痛定思痛,决定彻底斩断和小三的关系,小三本想放长线钓大鱼,不料这么快就线断鱼跑了,当然不甘心,找上门来示威,不仅对晓岩冷嘲热讽,还把任大伟如何拖延时间、如何做好了离婚准备的事全都抖搂了出来!

本来对前夫还有一丝幻想的晓岩忍无可忍,可她一个女书生又不能撕破脸皮跟小三厮打,只能跟任大伟争论。晓珺那火爆脾气一点就着,哪能看姐姐受人欺负,拎着婚纱、带着保安把任大伟和小三轰出了酒店,回头一看,姐姐已经趴在桌上泣不成声。

前厅里还没消停,后厨又出事了!顾老爷子拎着菜刀威武现身,一帮徒弟见师傅驾到,全都捏了把汗,可谁都不敢阻拦,心想这下完蛋了,新郎官儿估计要变肉馅儿!顾爸爸黑着脸就一句话“菜单拿给我看看!”

前厅婚礼照常进行,后厨顾爸爸煎炒烹炸、挥汗如雨,徒弟们忙活着打下手,谁也不敢多一句嘴。

宴席大开,服务员奉上热菜,本要挨桌敬酒的晓珺发现主宾席上菜的规格远远超过了自己下的订单,不禁心生疑惑,伸筷子尝了一口,这一尝不要紧,眼泪刷就下来了!细心的顾妈妈赶紧也尝了一口,立刻明白这菜是老头亲手作的,女儿已经吃出来了。顾妈妈跑到后厨,死活拉老伴去前面见见闺女。“女儿一辈子就结一次婚,当爹的总得喝杯喜酒吧!”“谁说她就结一次婚?凭那老头的岁数,再过二十年说不定还能赶上一回!”顾爸爸包好菜刀就往外走。

众宾客还等着一对新人敬酒呢,新娘子却红肿着眼睛穿堂而过,把顾爸爸堵在酒店门口,各种埋怨、各种争吵、各种动情、各种流泪,场面比电视剧还有戏剧性,惹得宾客们饭也不吃了,全跑到大堂里看热闹!“什么路数啊,老爷子还拎着菜刀呢!”

一时间酒店门口挤得水泄不通,宴会厅里只剩下新郎官自斟自饮,婚礼成了一场混乱不堪的闹剧!众人散去,微醺的欧阳剑忍不住感叹“这婚礼根本不是为咱俩办的,是为你爸办的!”

一对男女,如果说恋爱时比的是谁更爱对方,那么结婚后比的就是谁的忍耐力更强。

结婚前,对欧阳剑来说,晓珺就是一针注入他体内的造血干细胞,整个人都年轻了,颇有两世为人的感觉;对晓珺来说,欧阳剑是一张坐旧了的真皮沙发,柔软舒服。可真结了婚过起日子来,两人之间的矛盾和差异渐渐显现出来。

就说睡觉吧,晓珺入睡容易,睡得沉,睡姿也是五花八门,翻身打滚抢被子,动不动就是难度系数三点零;欧阳剑上了岁数,入睡困难,觉轻,刚要迷糊着,要么突然飞来一脚,要么被子给卷走了,好不容易等她不磨牙了,刚一闭眼晓珺又说上梦话了。大夜里的还挺瘆人!

按理说两人新婚燕尔,睡前运动少不了,可两人的生物钟根本不在一个时区里。欧阳剑睡得早,说好了早点儿上床你侬我侬,可都半夜了晓珺还瞪着眼看碟,欧阳剑躺在床上跟困神作斗争,眼巴巴惦记着好事儿,可等晓珺关了电视爬上床时,老家伙已经困得倆眼揉不开了!晓珺信誓旦旦的保证,明儿一早给补偿。第二天早晨,欧阳剑满怀憧憬不到六点就醒了,赶紧刷牙洗脸坐在床边等好事儿,可眼巴巴看着晓珺变换各种高难度睡姿,就是不醒!下楼买个早点回来,晓珺没醒,看一圈报纸回来,晓珺没醒,写本毛笔字回来,晓珺还没醒!欧阳剑等得都快崩溃了,眼瞅着十二点了晓珺才扒拉开眼皮,可欧阳教授这会儿该睡午觉了。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