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三十而立 > 三十而立

三十而立第1集剧情

眼看着儿子周乐天要三十岁了,老工人周洪涛一心想着给儿子买套经济适用房,让周乐天赶紧结婚。

周洪涛在经济适用房售楼处看好一处七十平米的小户型,售楼人员说经济适用房比商品房紧俏,没关系肯定拿不到指标,暗示周洪涛拿出三万块钱来打点关系,否则没戏。周洪涛一下子急了,岂有此理,他儿子本来就符合经济适用房的条件,再说三万块钱可不是小数目。周洪涛说看看再说,就离开了。

歌舞剧院舞美设计周乐天正在剧场里合成一台舞剧,女友安如意就神色慌张地赶来了。安如意接到母亲的电话,母亲已经在火车上了,明天一早就到北京,说白了突然袭击就是来视察周乐天。安母对安如意的恋爱要求很明确,一定要安如意找一个家庭条件好、事业有成的男人,一辈子过苦日子的她不希望重蹈她的覆辙。之前安如意为了安抚母亲,对母亲吹牛说周乐天已经买了房子、汽车,就等着结婚了。

可安母明天就要来了,房子、汽车在哪儿呢?

安如意要周乐天赶紧想办法借一处房子、一辆汽车,应付母亲的考察。周乐天觉得这是在骗人,觉得没必要涂脂抹粉,自信的他宁愿保持本色。可安如意清楚母亲希望见到的男友绝不是一穷二白的周乐天,只好连哄带吓,她告诫周乐天他现在不是小男生了,马上要到而立之年了,他的三十而立当务之急就是要在她母亲面前立祝

事已至此,周乐天只好哥们儿总动员,叫来自己的好友许安波、张晓舟想辄。张晓舟在天昇私人会所做服务员,一位客人要出售一套高级公寓,就把房钥匙交给了张晓舟,要他带人看房。张晓舟答应把房子借开周乐天应急。安如意找到在广告公司工作的姚思洁借车,老板程健在外地出差,姚思洁答应明天一早把老板程健的车借给安逸如。

晚上姚思洁晚上来到西餐厅和一位男士见面,这是母亲乔爱丽为她安排的相亲。姚思洁直言不讳,说自己没有相亲的愿望,但为了不驳母亲的面子才来见面。考虑到母亲肯定会跟他们的介绍人联系,她希望这位男士能配合一下,跟介绍人说双方都觉得不合适就可以。吃完饭,男人结账时忍不住说,觉得他俩很合适,建议试着交往一段时间。姚思洁一听,赶紧抢着把单买了,说要男人一定体谅自己,这顿饭就当她请客。

母亲乔爱丽见姚思洁又无功而返十分不满,说这都是她通过朋友关系为她千挑万选出来的,有事业、有资产,问姚思洁究竟要个什么样的。说姚思洁都快三十岁了,这样下去以后小心嫁不出去!第二天一早,周乐天从姚思洁那里取了车,来不及去看一眼公寓所在的位置,就和安如意一起开车去火车站接安母。与此同时,许安波带着女友左玲一早就赶到公寓去收拾、打扫,遵照周乐天的要求,许安波把周乐天、安如意的几张合影镶进了相框挂在了墙上。

毕竟不是自己的家,从来没来过,周乐天一进小区就转向了,带着安母在小区绕了一圈才找到公寓的楼号,上门开锁又遇到麻烦,进门连洗手间的位置都指错了,好在安如意在一边打掩护总算没有穿帮。可纸里包不住火,晚上安母刚要睡觉,房主回来取东西,房主也是一个女的,一进门竟然看见陌生人在家里顿时惊恐万分,等不及安母解释,就尖叫着叫来保安,把安母当贼扣了起来。

安母被在小区物业。扣了三个小时,直到周乐天、张晓舟来了,才被放了出来。安母当晚只好住进了宾馆。

骗局被戳穿,后果很严重。不管安如意如何为周乐天开脱,安母对周乐天的印象彻底完蛋了,觉得周乐天马上就而立之年了,不但一穷二白,做人还有问题。

安母打定了主意,一定看看周乐天究竟是什么一个家庭条件,拒绝了周洪涛在饭店吃烤鸭的安排,直接去了周乐天家里,一看周乐天家竟然住在工厂家属院里,家里的陈设竟然还停留在八十年代,

心里就彻底凉了。虽然安如意一再劝告母亲,不要当着周乐天父母的面再提之前发生的事,但安母还是没给周乐天留面子,把自己周乐天骗自己的事当面揭穿。

周洪涛、严凤英顿时觉得在亲家面前颜面尽失。原本和谐的家长见面一下子变得尴尬之极。

严凤英狠狠地数落周洪涛,觉得儿子都快三十了,早就该给儿子准备结婚的房子,儿子闹出笑话,他们当父母的也有责任。第二天一早,周洪涛赶到经济适用房销售处,找到之前那个要三万块钱的业务员,说愿意出那三万块钱了,可这期的经济适用房已经卖完,没指标了!回到家,严凤英又数落老伴,怪他没当机立断出那三万块钱。现在经济适用房买不了了,商品房价格是连想都敢想的。

周洪涛乐观主义精神又上来了,发誓给儿子买一套房子,说没钱就攒,为了表决心,狠心戒了烟,连两块五一盒的都宝也不抽了。

周洪涛心烦意乱,到厂里的老职工活动室打牌,遇到姚思洁的父亲姚家征。说还是姚家征有个女儿好,像他这种养儿子的,还要想着给儿子买房,要是女儿就不用这么麻烦。姚家征则感叹,女儿姚思洁现在还没男朋友,她妈都快急死了,感叹说,男孩女孩到了三十岁都是一道坎,都够当爸妈的喝一壶的。

姚思洁吃过晚饭,就出门赶到机场接出差回来的程剑其实姚思洁早已心有所属,她爱上了她的老板程剑程健和妻子感情长期不和,妻子常年在国外,感情名存实亡。当年程健创业时曾得到过岳父的帮助,程健一直感念于岳父的恩情,这些年才没有离婚。

华丽的西餐厅,场面有些郑重,程健拿出一条镶嵌着十克拉钻石的手链给姚思洁,姚思洁很失望,说她只想得到一枚戒指(结婚钻戒),不管多小的钻石她都愿意。她母亲现在整天想着给她介绍男朋友,问程健他什么时候离婚,她一个人快承受不了了。程健告诉她快了,等他妻子回国,他就离婚。

安母一天也不想在北京呆下去,提出要带安如意辞职,带安如意回杭州,她已经看不出女儿留在北京的理由。安母告诉安如意,要么她出国学习她的服装设计,要么就回杭州找一个条件好的男人结婚。安如意坚决不答应,安母这才发现女儿留在北京就是为了周乐天,可安母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女儿爱上周乐天的现实。

周乐天担任舞美设计的一台歌舞剧要上演了,这是周乐天第一次署名舞美设计的作品。安如意顿时觉得机会来了这是一个在母亲面前挽回周乐天印象的好机会,她想让母亲知道,周乐天虽然暂时贫困,但在国家级剧院已经成为一名设计师,有着光辉灿烂的前程。安如意让周乐天要了票,陪母亲一起去看。

儿子设计的作品要公演,周洪涛也觉得扬眉吐气,终于等到了儿子出息的这一天,就在老职工活动室宣传了一番。平时一分钱掰开花的周洪涛竟然自己掏钱买了票,带着过去的老工友们一起去看演出,见证儿子迈出重要的一步。

演出结束,导演上台介绍主创人员,主创上台和演员一起谢幕,可叫到舞美设计的时候,周乐天激动地站起身,听到的名字却不是周乐天,而是周乐天的主任。周乐天顿时傻了,跑到剧场外看海报,设计的一栏的署名竟然又不是自己,明明是自己的设计,又被主任剥夺署名权,据为己有了。本来是想挽回面子,倒头来安母反而更觉得周乐天嘴里没一句实话,周乐天、安如意有嘴也说不清了。周乐天的父母更是尴尬之极,第二次在亲家面前丢了面子。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