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三十而立 > 三十而立

三十而立第6集剧情

周乐天、安如意托福考试的成绩下来了,两人都被加拿大哥伦比也大学录取。严凤英也从丧失丈夫的悲痛中走出来,坚定地支持儿子出国。

周末,严凤英买菜回家,刚进家门,两个陌生人就来了,拿出欠条交给严凤英,严凤英一看,欠条上都是丈夫周洪涛的名字。原来,周洪涛当初承包小水厂时,凭借自己的老面子,向别人借了二十五万,作为工厂的启动资金与他的几个合伙人公担风险,自然借来的钱也该大家共同承担。

当初跟周洪涛合伙的都是厂里的人,严凤英拿着欠条去找,却吃了闭门羹。大家竟然不认账了,都说他们只能算打工,并不是周洪涛的合伙人。更为不利的是,当初周洪涛大大咧咧,并没有跟大家签下字据。

口说无凭,原本大家的债务一下子全部压在严凤英的身上,其实也就是压在了周乐天的肩上。

要债来的人频频上门,怕钱还不上,话说得也难听了。严凤英告诉债主们,只要有他严凤英和儿子在,这钱就会还上,让债主们放心。周乐天不理解母亲的举动,母亲却告诉周乐天,毕竟是周洪涛亲手借了人家钱,有字据为证。现在周洪涛去世了,父债子还天经地义的事。他父亲一辈子都是好名声,现在去世了,她不能让别人戳他父亲的脊梁骨。如果周乐天还孝敬他的父亲,就要维护父亲的名声。

周乐天当然不能让别人戳他父亲的脊梁骨,面对这么一大笔债务,周乐天盘算着接下父亲的小水厂,用经营小水厂的钱还债。

周乐天不能出国了,安如意对周乐天的出尔反尔异常恼火。她告诉周乐天要面对现实,他留下来除了能给严凤英一点精神安慰,并不能解决任何实际问题,她不相信他能经营水厂还清债务。

安如意说不通周乐天,就私下里找到严凤英,诚恳地说出了心里话,她觉得周乐天当务之急是先要建立自己的生活,这个家庭已经像一只沉没的船,如果周乐天留下,也许就会毁在这里,问严凤英究竟是在意逝者的名声,还是周乐天的前途。严凤英恍然大悟,觉得安如意说的有道理,说平时没白疼了安如意,关键时刻还是她头脑清醒。晚上,严凤英告诉周乐天,说她想通了,要周乐天跟安如意出国,在那边好好学习、生活,不要担心家里。她打算卖掉房子还债,她到自行车棚边上搭一个小屋照样能住。周乐天坚决不同意,说那是父亲留下来的,必须留住。

周乐天再次没收了房本。事到如今,他只好背着安如意,找到债主,把父亲的借条改成了自己的名字,决定应经小水厂替父亲还债。父亲的记事本里,有一个人叫刘开明,上面标明了父亲向他借了钱,可上门要债的人里竟然没有他。周乐天还是按着地址找了去,刘开明是建筑公司老总,以前在国企工作时,曾经跟做过推销员的周洪涛有过交情,说既然周洪涛去世了,他也不缺这点钱,区区几万块钱就不用还了。周乐天却坚持要刘开明拿出欠条,改成了自己的名字。

周乐天表示不能出国了,安如意见周乐天态度坚决,想想自己为周乐天的忍耐和付出,感到无比的委屈。

但安如意无法放下周乐天,犹豫着是不是该留下来。

安母跟女儿通电话,感觉女儿情绪不高,放心不下女儿的安母来到北京,当她知道女儿依然想着为周乐天留下时,安母觉得这一次她必须找周乐天好好谈谈了。安母和周乐天见面,安母态度诚恳地希望周乐天考虑跟她女儿的未来。安母告诉周乐天,她现在已经没办法做女儿的工作,只能来跟他谈。她希望周乐天不要再耽误女儿的前程,她一个人省吃俭用、含辛茹苦培养安如意长大成人,女儿已经有一次出国留学的机会都被周乐天耽误,她不希望周乐天再耽误她女儿更久。作为独生女,她一辈子的希望都寄托在安如意身上,她希望女儿的人生能幸福美满,否则她这个当妈的一辈子就白活了。她希望这次谈话不要让安如意知道,她只要一个结果。要么跟安如意一起出国,要么让安如意一个人离开。

安母恳切、坦诚的一席话,让周乐天的心一下子全乱了。

一边是自己的爱情,一边是家庭的责任,他不知道该处理。一想到这笔债务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上,周乐天绝望了。

心乱如麻的周乐天关了手机躲到游戏厅里打电子游戏,正好遇到柳梦也来玩。柳梦是周乐天的师妹,是刘开明的女儿,对英俊、帅气的周乐天一直以来抱有好感。虽然知道周乐天有女友,但只要见面就要打打闹闹一番。柳梦请周乐天去夜店喝酒唱歌,在kTV恰好遇到呼朋唤友出来玩的袁杰。

袁杰见周乐天跟一个小女孩在一起,就打电话给安如意,别有用心地告诉柳梦,周乐天正在和一个女孩在唱歌。安如意来找周乐天,恰好看见柳梦正亲昵地靠在周乐天的身上点歌。周乐天将错就错,拉着柳梦的手不松开,安如意误会了,哭着离开。

第二天,安如意要周乐天解释清楚,问周乐天还爱不爱她了,周乐天狠下心来,说不爱了。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