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三十而立 > 三十而立

三十而立第5集剧情

安如意逼着周乐天回过去的单位歌舞剧院,可周乐天觉得好马不吃回头草,坚决不答应。

周乐天不甘心失败,拿着自己的企划案四处找投资,异想天开地幻想遇到伯乐,给他一笔启动资金,结果四处碰壁。安如意终于火了,觉得周乐天不面对现实,跟周乐天有了口角。

安如意只好找到姚思洁,让她帮周乐天找一份工作,姚思洁答应要周乐天来程健的广告公司做广告创意。周一,无可奈何的周乐天灰溜溜地去广告公司上班了。

自从没有帮助周乐天力挽狂澜,周洪涛仿佛一下就老了,把墙上的奖状和刊登他先进事迹的《人民日报》也摘了下来,要严凤英当垃圾给扔了,被周乐天拦祝

为了准备老职工的会演,姚家征叫周洪涛到老职工活动室排练《咱们工人有力量》,周洪涛唱着几句,就流泪了,说工人有什么力量啊,眼看着儿子受欺负都帮不了忙。憨厚的姚家征拿出老党委书记的口气开导周洪涛,说他的人生观世界观有问题,不能这么一件小事就灰心失望。还是工人老穆给周洪涛出了主意,老穆的儿子也要结婚了,他就把房子让出来,自己在自行车棚边上搭了一个平房,就带着周洪涛去看,周洪涛大受启发。

回到家,周洪涛说老穆都把房子让给儿子,他俩为什么不能呢。周洪涛决定卖掉老房子,先凑钱给周乐天把房子买了,好尽快让儿子有个房子结婚。他和严凤英商量,搬到他的小水厂凑活住就是了。严凤英支持周洪涛的决定,开始瞒着周乐天卖房子。

许安波回到出版社说尽了好话,出版社也不答应再让他复职。左玲的父亲是某大学中文系教授,因为过去出书跟出版社的一位老社长有些来往,最终还是左玲让父亲左文宣出面说清,许安波才勉强回去。左玲一连几天不给许安波好脸色,责怪许安波好高骛远、不踏实。

张晓舟接到家里电话,说老家农村出事了,说是母亲病了,要他赶紧回去帮忙处理。

周乐天和许安波来送张晓舟,张晓舟向周乐天道歉说上次不该跟周乐天吵架,之前开公司的时候他心态很急,是因为他把那次创业当成了他最后留在北京的机会。说这次回去,他会在县里找一份工作就不回北京了。在北京混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他的立足之地。他一辈都不会忘了北京,不会忘了周乐天和许安波这两个好朋友。

火车站,周乐天、许安波看着远去的火车,哭了。

周乐天没有从创业的阴影里走出来,工作中心浮气躁,总觉得有一肚子火气无处发泄。星期一上班,周乐天和姚思洁一起去给客户送创意,被客户批了一顿。广告客户刁钻刻薄,出言不逊,骂周乐天做的创意狗屁不是,周乐天顿时火了,姚思洁拦都拦不住,周乐天上去对客户就是一拳。

这单生意自然黄了。程健看了周乐天的创意,不但没生气,反而有些喜欢周乐天,调侃周乐天说他自愧不如,这个广告客户刁难了他好几年,没想到是周乐天帮他出了口恶气。程健的宽容和大度,给周乐天留下深刻印象。

直到周洪涛去跟买房人办理过户手续,才被周乐天发现,知道其中缘由的他顿时急了,说他不想啃老,可父母态度坚决地告诉周乐天,他眼看着就三十了,不给他买套房子看着他结婚,他们就不得安生。周乐天说三十岁是他自己的事,周洪涛反驳说,三十了就要成家立业,是全家的事!

周乐天找到了买房人,好说歹说才把房子赎了回来。为了断了父母再卖房的念头,周乐天把周洪涛的房本没收了。

周末,周乐天和许安波聚在一起,感叹三十岁实在太恐怖,不但成了自己的负担,竟然还成了父母的负担。

周乐天决定先把父母从为他买房的负担中解放出来,跟安如意商量出国,再这样下去,他父母会为了给他买一套房子活活累死。他想离开一段时间,让父母眼不见心不烦既然在国内一筹莫展,还不如到国外混两年,等翅膀硬了再回来。安如意觉得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她也可以躲过母亲和袁杰的压力,就举双手赞成。

周洪涛觉得周乐天出国是有出息的事,很支持。但电视上天天说房价,买房子的事却不敢放松了,周洪涛告诉老伴严凤英,儿子出国了也不等于给他这个老爸放假,还是要给儿子买下一套房子才踏实,周洪涛在水厂干得更卖力了。

一大早,周洪涛赶到小水厂,见工人们在往三轮车上装水,他上去帮忙抱起一个水桶,突然一个跟头摔倒在地上,昏厥过去。工人们打电话叫来120,把老周送到医院。可谁会想到,刚到医院周洪涛竟然突发心肌梗塞,刚送进急救室就离开了人世。周乐天做梦也没想到,这么早他就失去了父亲。

追悼会上,姚家征、老穆来了,周洪涛一辈子攒下的好人缘都来了,告别大厅里挤满了人。

周乐天给父亲整理遗物,发现父亲的抽屉里都是一摞摞的房产广告,都是给周乐天看房子的时候拿回来的。周乐天看着这些房产广告,痛哭流涕。
三十而立分集剧情介绍第6集

周乐天、安如意托福考试的成绩下来了,两人都被加拿大哥伦比也大学录龋严凤英也从丧失丈夫的悲痛中走出来,坚定地支持儿子出国。

周末,严凤英买菜回家,刚进家门,两个陌生人就来了,拿出欠条交给严凤英,严凤英一看,欠条上都是丈夫周洪涛的名字。原来,周洪涛当初承包小水厂时,凭借自己的老面子,向别人借了二十五万,作为工厂的启动资金与他的几个合伙人公担风险,自然借来的钱也该大家共同承担。

当初跟周洪涛合伙的都是厂里的人,严凤英拿着欠条去找,却吃了闭门羹。大家竟然不认账了,都说他们只能算打工,并不是周洪涛的合伙人。更为不利的是,当初周洪涛大大咧咧,并没有跟大家签下字据。

口说无凭,原本大家的债务一下子全部压在严凤英的身上,其实也就是压在了周乐天的肩上。

要债来的人频频上门,怕钱还不上,话说得也难听了。严凤英告诉债主们,只要有他严凤英和儿子在,这钱就会还上,让债主们放心。周乐天不理解母亲的举动,母亲却告诉周乐天,毕竟是周洪涛亲手借了人家钱,有字据为证。现在周洪涛去世了,父债子还天经地义的事。他父亲一辈子都是好名声,现在去世了,她不能让别人戳他父亲的脊梁骨。如果周乐天还孝敬他的父亲,就要维护父亲的名声。

周乐天当然不能让别人戳他父亲的脊梁骨,面对这么一大笔债务,周乐天盘算着接下父亲的小水厂,用经营小水厂的钱还债。

周乐天不能出国了,安如意对周乐天的出尔反尔异常恼火。她告诉周乐天要面对现实,他留下来除了能给严凤英一点精神安慰,并不能解决任何实际问题,她不相信他能经营水厂还清债务。

安如意说不通周乐天,就私下里找到严凤英,诚恳地说出了心里话,她觉得周乐天当务之急是先要建立自己的生活,这个家庭已经像一只沉没的船,如果周乐天留下,也许就会毁在这里,问严凤英究竟是在意逝者的名声,还是周乐天的前途。严凤英恍然大悟,觉得安如意说的有道理,说平时没白疼了安如意,关键时刻还是她头脑清醒。晚上,严凤英告诉周乐天,说她想通了,要周乐天跟安如意出国,在那边好好学习、生活,不要担心家里。她打算卖掉房子还债,她到自行车棚边上搭一个小屋照样能祝周乐天坚决不同意,说那是父亲留下来的,必须留祝

周乐天再次没收了房本。事到如今,他只好背着安如意,找到债主,把父亲的借条改成了自己的名字,决定应经小水厂替父亲还债。父亲的记事本里,有一个人叫刘开明,上面标明了父亲向他借了钱,可上门要债的人里竟然没有他。周乐天还是按着地址找了去,刘开明是建筑公司老总,以前在国企工作时,曾经跟做过推销员的周洪涛有过交情,说既然周洪涛去世了,他也不缺这点钱,区区几万块钱就不用还了。周乐天却坚持要刘开明拿出欠条,改成了自己的名字。

周乐天表示不能出国了,安如意见周乐天态度坚决,想想自己为周乐天的忍耐和付出,感到无比的委屈。

但安如意无法放下周乐天,犹豫着是不是该留下来。

安母跟女儿通电话,感觉女儿情绪不高,放心不下女儿的安母来到北京,当她知道女儿依然想着为周乐天留下时,安母觉得这一次她必须找周乐天好好谈谈了。安母和周乐天见面,安母态度诚恳地希望周乐天考虑跟她女儿的未来。安母告诉周乐天,她现在已经没办法做女儿的工作,只能来跟他谈。她希望周乐天不要再耽误女儿的前程,她一个人省吃俭用、含辛茹苦培养安如意长大成人,女儿已经有一次出国留学的机会都被周乐天耽误,她不希望周乐天再耽误她女儿更久。作为独生女,她一辈子的希望都寄托在安如意身上,她希望女儿的人生能幸福美满,否则她这个当妈的一辈子就白活了。她希望这次谈话不要让安如意知道,她只要一个结果。要么跟安如意一起出国,要么让安如意一个人离开。

安母恳切、坦诚的一席话,让周乐天的心一下子全乱了。

一边是自己的爱情,一边是家庭的责任,他不知道该处理。一想到这笔债务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上,周乐天绝望了。

心乱如麻的周乐天关了手机躲到游戏厅里打电子游戏,正好遇到柳梦也来玩。柳梦是周乐天的师妹,是刘开明的女儿,对英竣帅气的周乐天一直以来抱有好感。虽然知道周乐天有女友,但只要见面就要打打闹闹一番。柳梦请周乐天去夜店喝酒唱歌,在kTV恰好遇到呼朋唤友出来玩的袁杰。

袁杰见周乐天跟一个小女孩在一起,就打电话给安如意,别有用心地告诉柳梦,周乐天正在和一个女孩在唱歌。安如意来找周乐天,恰好看见柳梦正亲昵地靠在周乐天的身上点歌。周乐天将错就错,拉着柳梦的手不松开,安如意误会了,哭着离开。第二天,安如意要周乐天解释清楚,问周乐天还爱不爱她了,周乐天狠下心来,说不爱了。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