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三十而立 > 三十而立

三十而立第8集剧情

程健下楼开车,遇到回来的周乐天。今天是程健四十岁的生日,程健请周乐天吃饭,忍不住向周乐天倾诉苦恼,说姚思洁不理解他,他发誓他真得爱姚思洁,做梦都想跟姚思洁结婚。可一个四十岁的男人毕竟输不起,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因为离婚而破产。一个男人可以不爱江山爱美人,可没有一个美人是不爱江山的。周乐天似懂非懂,问程健对姚思洁的打算,程健说姚思洁就是在耍小孩脾气,等她闹够了,还会回到他的身边。

周乐天回到宿舍就被姚思洁狠狠地数落,责怪把自己的地址告诉程健,要他以后少管她的闲事,问现在周乐天已经不是程健的员工了,干嘛还要做他的狗腿子。

左文宣和沈娟决定,不再让许安波一个人承担买房的负担,左母告诉左玲,等着许安波的家人来操办婚事不现实,干脆不要让许安波一个人背负买房的压力,他们愿意出点钱,帮着许安波把房子买了。尽快结婚,不要再拖了。

左玲觉得这是一个好消息,下了课给学生布置完作业,就张罗着许安波一起看房子。许安波觉得让女方家长买房很没面子,左玲要许安波记住跟她结婚,他占了大便宜。

许安波从出版社下班,回到宿舍,见父亲许青山在门前等自己。许青山来北京给许安波哥哥做好的假肢。许安波哥哥是大货车司机,一次外出发生车祸,为了保命只好截肢锯掉了一条腿。没有得到赔偿的哥哥没有收入来源生活困难,时间长了,嫂子和嫂子的家人自然也有了要离婚的想法。好在父亲含辛茹苦竭力帮助,竭尽全力贴补他们,才保全了哥哥的小家庭。

许青山知道了儿子要结婚的事很高兴,许安波觉得许青山该上门看看左玲的父母,可走到半路又觉得这次来得突然,又自卑起来,说身上没带多少钱,也没买什么礼品,空手去了没面子,干脆下次再见。

许安波下了班陪父亲去医院办完了事,陪父亲吃饭,父亲说了自己的打算,许安波的哥哥最近一直在学习按摩,父亲想给他哥哥开一个按摩馆,这样他哥哥也能有些收入。父亲告诉许安波,前段时间他嫂子又跟他哥哥闹离婚,他哥哥必须有点活干,才能让这个家安稳下来,要不然他嫂子肯定会跟他哥哥离婚。许安波拿出钱来给父亲,父亲坚决不答应,说许安波结婚的事他帮不上忙就很过意不去了,这种事上不能再给许安波添麻烦。

临走前一夜,许安波趁着父亲休息,还是偷偷把一张存折塞进父亲的提包夹层里。

姚思洁终于决定出去找工作,去广告公司参加应聘,广告公司说女性员工年龄要在二十五岁以下,而三十岁的女人都面临结婚生育会影响工作。姚思洁应聘几家都没有结果,很失落。

许安波打算瞒着左玲,下了班就忙着到画廊画一些工艺品画,下了班就躲子啊出版社仓库里画梵高的系列,想尽快再把钱赚回来。

左玲几次催他去看房子,他都借故有事蒙混过关。教研室的同事黄小梅恰好最近也在看房,就叫上左玲一起去,左玲看上了一套七十平米的小房子。左玲从母亲那里拿了钱,要许安波把钱拿出来一起去交了首付。许安波瞒不下去,只好说了钱给哥哥开了按摩店。左玲一下子火了,他觉得这样无休无止得实在看不到希望。许安波觉得,他已经到了而立之年,他不得不为家庭承担责任。左玲却不客气告诉他,什么叫三十而立?!要许安波先在她面前立住再说!在自己的女人面前都立不住,还立个狗屁。

左玲回到家,说了许安波把钱给了父亲的事,说这婚没法结了,话里话外的意思是希望得到沈娟和左文宣更多的帮助,沈娟不但不安慰她,还说嫁什么人就过什么样的日子,之前她本来就不看好许安波和左玲的关系,是左玲不听家人劝告一意孤行,要左玲面对现实。

左玲在家里受了一肚子气,见到许安波不给他好脸色,许安波低声下气地陪着小心。

许安波心里憋屈,去水厂去找许安波,两人还没坐下,工厂就出事了。水厂门前停车场的一辆车失窃了,丢的是一辆三菱越野车。车主叫李家祥,一口咬定是工厂里的民工偷走的,由于车还没上牌照,没有保险,车主急得要报警。周乐天发现工人刘大嘴不见了,想到几天前李大嘴说家里急需用钱,不禁怀疑是刘大嘴偷了车。周乐天觉得一旦报警,刘大嘴就是罪犯了,就先稳住了车主先别报案,说自己一定会把车找回来。

工人告诉周乐天刘大嘴喜欢泡网吧,经常在QQ上跟老家的女友聊天,周乐天急忙赶回税务局宿舍,拿了姚思洁的笔记本电脑回厂里上网挂在QQ上。姚思洁回家,见电脑不见了,急着用电脑的她打电话给周乐天,知道周乐天拿了她的电脑,就跑到工厂来要。周乐天顾不得解释,把姚思洁赶了出去,不明所以的姚思洁生气地等在外面。

晚上,周乐天发现刘大嘴上线了,给网管打电话,通过IP地址查到了刘大嘴的位置,急忙赶到郊区的一个网吧,抓住了已经六神无主的刘大嘴。

周乐天把汽车还给了车主,车主李家祥见车找回来了就答应不再报警,觉得周乐天是个仗义的老板。大嘴回到厂里,越想越后怕,要不是周乐天仗义,他现在可能已经进公安局了,认识到是周乐天救了他一命。问周乐天还敢不敢让他留下干活,周乐天说没什么不敢。周乐天的举动深深感动了工人们,刘大嘴和工人们都觉得,自从进城打工,就没见过这么仗义的老板。周乐天告诉工人们,他们是农民的儿子,他是工人的儿子,大家都差不多,他接受这个厂子是为了给父亲还债。工人们纷纷表示不急着补他们工资,愿意跟周乐天共度难关。

姚思洁一天应聘了几家公司,都无功而返,约左玲出来吃饭,说她发现自己简直没有一点能力,以前程健是一棵大树,她一直在这棵大树下乘凉浑然不觉,现在离开了才知道,她才发现眼看着自己快三十了,其实她一无所有,她现在必须从头开始学会自立。姚思洁喝多了。

姚思洁回住处,十二点以后电梯没了。姚思洁醉醺醺地坐在楼梯上。周乐天晚归回来,发现姚思洁,背姚思洁上楼。周乐天终于说了对不起,觉得要不是因为那天送自己去医院,姚思洁也不会是现在的局面。姚思洁却说,幸亏那天送周乐天去医院,要不然她还不清楚她在程健心里的位置,也许一辈子都要这样糊里糊涂。问周乐天在他眼里,她是不是就是一个傍大款的女孩,是被有钱人包养的情妇。

周乐天把姚思洁背上楼,把姚思洁安置好,第一次感受到了姚思洁的痛苦。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