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三十而立 > 三十而立

三十而立第11集剧情

月底周乐天兴冲冲地去配送站结账,结果却大失所望,结账的现金少得可怜。周乐天拿出乐天水厂收到的订单,觉得这么多订单怎么会仅有这么一点钱,配送站指着堆积如山的乐天牌纯净水告诉周乐天,他的水没人要,几乎都扔在那里。配送站的人暗示周乐天,这一片的水厂都是宏发水厂的丁哥说了算。他最好主动跟宏发水厂的丁哥聊聊,丁哥很少露面,说找胖子就行了。

胖子代表宏发水厂的丁红军来跟周乐天谈判,绵里藏针要周乐天听从安排,把整个乐天水厂纳入丁红军水厂的管理和营销,无论价格、销售都要丁红军说了算。周乐天终于明白了是宏发水厂欺行霸市,一口回绝。

谈判破裂,周乐天的麻烦来了,胖子授意配送站拒绝接收周乐天的水。周乐天想把水送到别的配送站,一连找了三个,都被拒绝。周乐天看出了端倪,这个区域的配送站都被丁红军控制了。胖子又来水厂找周乐天,说只要周乐天答应,就给周乐天一个台阶下,周乐天死扛着,楞是没服软。

老板又向姚思洁催要周乐天的广告费,话说得有些难听了。姚思洁回到税务局宿舍就要周乐天尽快还钱,周乐天说了实话。姚思洁才知道周乐天遇到了更大的麻烦,广告费还是还不上,顿时又气又急。劝周乐天不要死倔,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说她父亲姚家征有一个朋友马叔叔在附近开水厂好几年了,都不敢跟丁红军较劲。

晚上,姚思洁刚睡着,周乐天就兴奋地敲门叫醒了姚思洁,说他想了又想,想让姚思洁引荐一下她说的那位马叔叔,说他想通过那位马叔联合附近的小水厂,组织自己的配送站,对抗丁红军的欺行霸市。姚思洁觉得周乐天是个好斗狂,简直不可思议,自不量力,完全不靠谱。周乐天怄气,说姚思洁不帮忙,他这样就不可能挣到钱,那广告费就永远还不了。两人有了口角,姚思洁气坏了,骂周乐天是赖皮。

眼看着满院子的水桶,周乐天决定直接往写字楼送水,卖出一桶算一桶。周乐天刚出水厂不远,小胖就带人拦住周乐天,问周乐天考虑得怎么样。周乐天忍着要离开,小胖带人上来推搡周乐天。刘大嘴带着工人们赶来,小胖不但没占着便宜还吃了亏。

老板叫姚思洁来办公室,没再提周乐天广告费的事,酸溜溜地说晚上他想请姚思洁出去坐坐,竟然有开始打姚思洁的主意。姚思洁看出老板想拿拖欠广告费的事占她的便宜,一气之下去拿出自己所有的积蓄把拖欠的广告费还上了。

回到宿舍,姚思洁说了替他还广告费的事,要周乐天给她写个欠条。周乐天很过意不去,说有了钱一定会还把钱还上。再次要姚思洁引荐一下那位开水厂的马叔叔。姚思洁说出心里话,说她不是不想帮忙,她是担心周乐天闹大了反而对他不利,是为周乐天好,社会的游戏规则已然如此,周乐天凭一己之力挑战根本没戏。周乐天说他被逼到这份上了,他不得不如此。姚思洁体会到周乐天的不容易,觉得见死不救太不仗义。

姚思洁带周乐天到洪光水厂找到马林江,周乐天要马林江联合附近的小水厂,从丁红军的配送站撤出,大家联合起来组织自己的配送站,只要星城了集团作战的的优势,就可以架空丁红军的配送站,逼着他放弃他的霸王条款。马林江觉得周乐天太幼稚,劝周乐天别折腾,说丁红军这人水很深,在地面上很有渊源,附近的小水厂都宁肯损失点收益也不敢得罪马林江,折腾不好反而损失更大,回绝了周乐天。

左玲开始准备结婚的事,可结了婚就要做上门女婿的现实,让许安波对即将到来的婚姻没有任何幸福感。

没有房子,家具不用买了,可总要买一张结婚的新床。左玲下了班跟许安波约好在家具城见面,许安波来晚了,左玲火气一下子上来了,问许安波到底要不要结婚,结婚都没让许安波家里送什么,已经够便宜他了,他倒还拿起了架子,不结婚就拉倒。许安波告诉左玲,他做梦都想跟左玲结婚,可他现在都三十岁了,在北京连个立锥之地都没有,这跟他想象的结婚不一样。许安波有如此感受,左玲作为女孩又何尝不是呢。可左玲已近厌倦了为了恋爱整天压马路的生活,结束这种状态对她也是一种解脱。

许安波、左玲的婚礼终于举办了。

洞房花烛夜,父母的卧室就在隔壁,许安波、左玲反而显得有些拘谨。许安波、左玲想甜蜜一番,可房间实在不隔音,左玲又担心父母没有睡着,说等凌晨十二点以后才安全。可好不容易等到十二点,劳累了一天的新左玲已经睡着了。

中介给姚思洁打来电话,说找了一处一居室的房子,姚思洁的生活逐渐正常起来,觉得没理由再跟周乐天合租在一起,准备搬家。

姚思洁提出吃一顿散伙饭,饭桌上劝周乐天不要再一意孤行,就跟丁红军合作算了,大家都那样,要周乐天学会随大流。小胖突然带人闯进餐厅来报复周乐天。胖子挥起一个啤酒瓶,一片混乱中,没砸到周乐天,姚思洁头上却挨了一下,姚思洁顿时头破血流。

从医院回来的路上,姚思洁一言不发,周乐天以为姚思洁恨死了自己,姚思洁受伤毕竟是自己引起的。就等着姚思洁骂自己,没想到姚思洁的斗志反而上来了,觉得胖子他们实在欺人太甚,主动带着周乐天又去找马林江,合起火伙来劝马林江跟周乐天一起合作,说对周乐天的计划有信心。马林江经不起姚思洁、周乐天的煽动,被年轻人的激情感染,叹口气说,窝囊了好几年了,以前哪受过这种气,答应他这个老东西听周乐天这个小东西的,试着搏一把。

周乐天乐了,调侃说姚思洁没有白挨这一酒瓶子,终于,明白了哪里有压迫哪有就有反抗的道理。

姚思洁晚上就发烧了,这祸既然是他惹的,看来照顾姚思洁的任务他必须负责到底,只好帮着姚思洁退了房子,让她在这里继续住下去。

新的配送站在周乐天水厂成立了,在马林江的号召下,几家小水厂同一天退出了丁红军的配送站,在周乐天的号召下另起炉灶。

前途未卜,晚上周乐天激动、忐忑地睡不着,姚思洁也惴惴不安没有睡意,两人在客厅坐下聊天。姚思洁问周乐天,要是这次输了怎么办,怎么还债。周乐天调侃说,要是这次输了,说明这个城市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地,他就当败家子卖掉父亲的房子还了父亲欠的钱,然后再跟妈妈一起回父亲老家种地,再找个貌美如花的柴火妞结婚生子,过男耕女织的生活。姚思洁被周乐天的情绪感染了,说周乐天是个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东西。

周乐天想姚思洁说了感谢,说在他最孤独的时候,是姚思洁支持了他。姚思洁说,她就是倒霉,不知不觉就被周乐天搅和进来了。

乔爱丽来税务局宿舍看望女儿,才知道了姚思洁掺和了周乐天的事,还受了伤,不禁有些担心,责怪她一个女孩子家这么意气用事会惹来麻烦。

严凤英也知道姚思洁帮了忙,在家属院见到乔爱丽很客气。严凤英却不领情,说严凤英这个儿子太鲁莽,害得她闺女挨了别人一酒瓶子,说周乐天这脾气不改改,在社会上还要吃亏。严凤英被噎得说不出话来,晚上见到周乐天,忍不住挖苦乔爱丽没什么了不起,闺女都傍过大款还那么牛气,他儿子怎么鲁莽了?!那是有正义感。周乐天要母亲不要跟着家属院里的婆婆妈妈们乱说,说姚思洁跟程健是有感情的,绝对不是傍什么大款。

可严凤英对姚思洁的印象是无法改变的,虽说姚思洁帮忙可,还是要儿子跟姚思洁保持距离。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