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三十而立 > 三十而立

三十而立第13集剧情

周乐天要穆伟带他去听课,也叫上了许安波,偷偷混进了人群里走进了一间大会议室。张晓舟西装革履地上来了,开口第一句,说自己是个农民的儿子,现在靠这份事业已经赚了五百万,希望把这些心得传授给兄弟姐们们,让你们改变人生……台下立即报以热烈的掌声。下了课,一群人抢着上来拥抱张晓舟,说要粘粘张晓舟身上的贵气,抱着张晓舟说看到了人生的希望。周乐天、许安波突然走上来,张晓舟吓得扭过头去。

周乐天把张晓舟叫到一家小饭馆,当着许安波的面,挖苦张晓舟要他立即拿出五百万,说他正缺钱,借哥们一百万花花。张晓舟羞愧得说不出话来,承认他欺骗了朋友,他一直在北京没有去外地,是因为他太难了,不想给朋友添麻烦,想赚点钱混出个人样来再出现,要周乐天理解他。周乐天质问张晓舟有什么困难为什么不找他们,张晓舟急了,找他们有什么用,说许安波和周乐天又不是高干子弟、又不是大款的儿子……周乐天和张晓舟吵做一团,周乐天责怪他现在竟然干这种骗人的玩意,都骗到他熟人的头上了,要张晓舟不要再做这种昧良心的钱,跟他去水厂干。张晓舟打断了周乐天,说朋友三个里他最难,许安波可以做上门女婿,周乐天没地方去了至少可以回家。可他张晓舟什么都没有,连一份医疗保险都没有!

要不是许安波拦着,周乐天和张晓舟差点就打了起来。回来的路上,周乐天很伤感,说要是那次创业没有失败,也许张晓舟不会这样,安如意也不会走,许安波也不用做上门女婿。许安波说,生活没有如果……要周乐天给张晓舟一点时间,不要再逼他。

晚上张晓舟回到私人会所,见到刘子山,说这种课他不想再上了,觉得这完全是在骗人,是赤裸裸的欺骗,他不想再赚这种钱了。原来自从上次创业失败后,走投无路的张晓舟就投奔了刘子山。刘子山知道张晓舟见到了周乐天,说要张晓舟撕掉身上最后那点知识分子气质,说那些人活该受骗,这个社会永远都是牺牲掉一批人来成就一批人,区别就是你究竟是想做被牺牲的,还是想做被成就的,问他究竟要做哪一种?要张晓舟把他当成导师,他会教导张晓舟一步步走向成功。

临走,刘子山拿出一万块钱给了张晓舟。

星期一,许安波到了出版社就收到了父亲汇款单,原来父亲又把许安波给他的钱寄了回来,坚持要许安波留下,说哥哥开按摩店的钱已经凑出来了,他无论如何不想用许安波结婚的钱。左文宣又拿出了钱,两边的钱加起来,许安波左玲终于凑出了房子的首付。

有了钱,一切都是快节奏的。左玲、许安波很快装修,简单买了些家具,就搬了进去。住进新房的当天,左玲和许安波既幸福又伤感,幸福的是自己终于有了一块属于自己的天地,伤感的是两个人成了啃老一族。可最终幸福还是压倒了伤感,有了宽松的环境,许安波的脑子里也不会再去想那只被踢爆的暖水瓶,许安波也终于立住了,这对小夫妻终于可以放心大胆地进行甜蜜的事业了。

一段时间以来,乔爱丽耐着性子,不跟女儿提相亲的事情。这一天乔爱丽参加一个朋友女儿的婚礼回来,实在憋不住了把姚思洁叫回家吃饭,跟女儿说起婚姻的事,姚思洁不忍心看见母亲为自己的婚事再受煎熬,就告诉母亲她会尽快找个男友结婚。母亲立即把早已看好的人选和盘托出,原来乔爱丽的朋友介绍了一个做餐饮的年轻人,叫陈曦,今年三十八岁。

知道姚思洁要去相亲,周乐天鼓励姚思洁,这是新生活的开始,无论如何不能迟到。周乐天的善意,让姚思洁心里有了一丝感动。

姚思洁和陈曦见面,陈曦对姚思洁印象不错,说希望以后继续交往。周乐天听说姚思洁和陈曦关系不错,很为姚思洁高兴。

许安波、左玲的生活刚刚安稳下来,许安波的父亲的一个电话,又让许安波紧张起来。父亲许青山告诉许安波,哥哥开的按摩店刚刚起步,小地方的消费水平不高,生意做得并不顺利。他想来北京,盘下一个铺子卖点研究茶叶,争取多挣点,也好帮他哥哥一把。问许安波能不能帮他联系一些平价的香烟。许安波只好答应。

许安波找了周乐天,可周乐天这件事情也不能帮忙。最后只好跟左玲说了,左玲觉得这很不可行,要开烟摊可以在当地,不赞成许安波的父亲来北京。许安波告诉左玲,还是大城市里赚钱容易,要是在当地能赚钱,他父亲也不会来北京。       

左玲父母对许安波父亲来京卖烟的决定很不满,趁着吃饭的时间给许安波上课,说这会给左玲和许安波带来很多负担,要左玲跟许安波好好谈谈。

大学组织老教授外出旅游,左文宣在外地爬山摔伤了左腿,打了石膏,回到家,怎么照顾左文宣就成了一个难题。沈娟每天要上班不能请假,左玲学校离家很远,许安波自告奋勇说他可以骑自行车中午回家给左文宣做饭。

许安波开始每天照顾左文宣的生活,中午下了班就胡来做饭,做好饭再回单位上班。晚上,神经衰弱的沈娟和左玲住进了一个房间,许安波在左文宣的床边答了一个行军床,只要左文宣有动静,就起来照顾他上厕所、吃止疼药。

左文宣、沈娟终于感叹许安波是个难得的好女婿,左玲听了很高兴,要许安波再接再厉。

出版社派许安波出差,照顾左文宣的任务就交给了左玲。左玲晚上呼呼大睡,左文宣晚上起夜叫不醒左玲,自己拄拐上厕所差点没摔着。好不容易把左玲叫醒喂他吃药,睡得昏昏沉沉的左玲倒了开水直接递过去,把左文宣烫着了。左文宣怀念起许安波,盼着许安波回来,说许安波比左玲懂事多了,感叹许安波除了家里负担重之外,其实是一个难得的好孩子。

许安波出差回来,左文宣同意了许安波的父亲来北京开烟摊的事,要许安波处理好,别影响了他和左玲的正常生活。晚上许安波躺在床上很高兴,说前段时间真是没白照顾老丈人,左玲揪着许安波的耳朵说,原来许安波照顾她父亲是预谋,有条件的。

陈曦想对姚思洁有更深一步的了解,两人就说起之前的感情史。姚思洁直言不讳,说自己过去有过四年的恋爱但没有结婚,因为自己爱上一个有家室的男人。她觉得自己应该坦诚地说出来,看对方是否能接受。陈曦虽然钦佩姚思洁的坦诚,但显然不想接受一个有这种特殊情感历史的女人。姚思洁很理解,两人大方地说不再交往。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