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三十而立 > 三十而立

三十而立第20集剧情

期末考试前,左玲又忙了起来,班里的三好学生评选刚结束,区三好学生又要开始评眩

罗娇娇的妈妈梁卉打来电话,请左玲外出吃饭,左玲推脱了。梁卉凑着接孩子的时候来到学校,见到左玲,把左玲拉到一家高档餐馆,说了今年要评区里的三好学生,要是罗娇娇评上区三好学生,以后小学升重点初中的时候就有希望了,希望左玲帮忙。左玲吓了一跳,说这种事完全是全体教研组的老师投票,她一个人的意见不重要。梁卉就像没听见,就说孩子的事就拜托给左老师了,说平价烟的事让左玲尽管放心,孩子的舅舅在烟草公司又晋升了,到时候会有价钱更合适的香烟提供给她公公。

左玲回到家说了梁卉的事情,觉得不能再从梁卉那里给许青山进香烟了,马上要评三好学生了,她作为班主任老师,起码要有一个公正的态度。许青山晚上来家里吃饭,知道了孩子们的打算,说不能因为卖烟影响左玲的工作,以后不再从梁卉那里进烟了。

梁卉来接女儿放学,左玲向梁卉表示了感谢,说以后不需要再从她这里进烟了。为了不让梁卉尴尬,左玲主动表示,期末考试前,她会帮着罗娇娇复习功课,要梁卉放心。

乔爱丽去税务局宿舍找姚思洁,见周乐天和姚思洁手拉手走在一起,顿时懵了,上去拉住姚思洁的手就回了家。质问女儿怎么放弃一个钻石王老五,跟一个一穷二白的穷小子好上了,坚决反对姚思洁跟周乐天在一起,说她就这么一个女儿,要姚思洁有点责任感,给家里招一个立得住,可以壮大家庭的成功男人。

乔爱丽立即让姚思洁搬回家里来祝

严凤英也是一样,她觉得以前姚思洁跟程健相好绝对是一个污点,是嫌贫爱富的表现,她坚决反对儿子跟这样一个女孩恋爱、结婚。周乐天告诉母亲,姚思洁和程健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他和姚思洁在一起会幸福。

乔爱丽和严凤英在家属院碰上,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还是严凤英先开了口,说要乔爱丽放心,她会看好自己的儿子。严凤英当仁不让,说她也会看好自己的闺女。

姚思洁找到周乐天,说她会做母亲工作,要他有耐心。周乐天说他也一样,母亲早晚会接受姚思洁。

学校教研组开会,从班里的三好学生中推荐区三好的名单,名单里就有陆洋的名字。左玲拿起笔来,在罗娇娇的名字上犹豫了,终究无法逾越自己的道德底线,还是把罗娇娇的名字勾去了,把票投给了李毅。

左玲回家把投票的结果告诉了许安波,许安波觉得左玲很伟大很正确。左玲说,是无记名投票救了她,否则她心里不会那么踏实。

学校公布了区三好学生名单,李毅被选上了。左玲为李毅的当选感到高兴。晚上,许安波、左玲回家,李毅的父亲又来了,说他就是一个菜市场卖菜的,李毅当上了区三好学生多亏左玲的培养,他这次没敢搬蔬菜来,他知道左老师不会收,他来就是要给左老师鞠一躬。李毅父亲给左玲鞠了一躬就走了。

姚家征见严凤英和乔爱丽各不相让,在家里做乔爱丽的思想工作也没有进展,感叹自己这个过去党委书记在老婆面实在没威信了。

姚家征觉得这样下去只会苦了孩子,就找到周乐天,暗示周乐天他已经默许了姚思洁和周乐天的关系,要他俩该准备什么就准备什么,当妈的没有不为自己家孩子好的,但还是嘱咐周乐天,要他俩想办法买一套房子。周乐天感谢了姚家征的支持。

在税务局宿舍,周乐天和姚思洁看好了一套二手房,可距离首付还有十多万的差距,就跟房东商量先付了定金,等过几个月再付余下的钱。房东爽快地答应了。

期末考试的成绩下来了,左玲的班级又是全年级第一,左玲松了一口气,凭借着两年全年级第一,她觉得她的二级职称十拿九稳了。左玲和许安波高兴地吃了一段饭。第二天,左玲来到学校,看见公布职称的布告栏上,竟然没有自己的名字。

左玲就找到教研主任,她不明白自己各项考核都是优秀,按照年限该当选的职称为什么会出现这种问题。教研室主任告诉左玲,学校也正要找左玲谈话,说有匿名信反映左玲跟家长关系不清不楚,收受家长贿赂。左玲委屈,要教研室拿出证据。王主任摆摆手说算了,以后注意就行了,学校会保护老师的声誉不会声张。左玲急了,要打破砂锅问到底,说左玲一直从罗娇娇家长那里拿低于市价百分之五十的香烟。左玲说不可能,以前她是从孩子家长那里进过平价香烟,是烟草公司明确的平价烟,不是什么特殊的低价。王主任觉得左玲嘴硬,直说去问问你公公。

左玲简直气疯了,回到家叫上许安波就去小卖铺找到许青山,要许青山拿出记账本看香烟的进价,一看价钱,许安波惊了,一条芙蓉王进价才一百二十元。左邻顿时明白,怪不得罗娇娇家长那么理直气壮地要求帮她的孩子评区三好学生,原来公公收到这么便宜的烟,几乎等于收了人家的钱。

许青山此时才知道,香烟这么便宜是因为孩子家长想贿赂自己的儿媳妇,顿时懊恼万分,觉得给左玲添了麻烦,解释说,刚开始收到这些烟的时候他也觉得过于便宜,当时他还以为是烟草公司的内部价格就是这样的。

左玲的委屈化为怒火,一下子发泄出来,觉得许青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就是为了贪图那点小便宜,连他儿媳妇的脸面都不顾。许安波要左玲别说了,可哪里拦得住,许安波抬手打了左玲一记耳光。许青山反应过来,生气地打许安波。但左邻已经跑开了。

左玲晚上没有回家,回到母亲家里。左玲父母知道了学校发生的事,也知道了许安波打了左玲,左文宣和沈娟都很生气,觉得许安波一家素质太差。他们这么帮助许安波一家,那对父子竟然还做出这种不堪的事情。

一晚上,左玲没有接到许安波的电话,更加伤心。第二天左玲负气给许安波打电话,说咱们离婚吧,许安波竟然答应了。左玲的心彻底掉进了冰窟窿。

周乐天的玩具联盟遇到了大麻烦,东莞的货源出了问题。一段时间下来,缴纳完各种费用,周乐天几乎赚不到钱。姚思洁所在的广告公司也风雨飘摇,公司的业务越来越少,姚思洁在公司已经无用武之地,到月底也只能拿到可怜的底薪。

姚思洁去买房子,在某楼盘销售处,再次遇到了程建。此时的程建已成为上市公司的老总,但仍旧对思洁念念不忘。两人相见,百感交集。程健主动提出要姚思洁再回他的公司。原来程健的奋斗终于有了回报,他的传媒集团在香港已经上市,他已经不是那个过去的小老板,这次他回来是为了收购几家出版社和广告传媒公司,进一步壮大自己集团的实力。程健告诉姚思洁,他的岳父去世了,上周他和妻子已经办理了离婚手续。他想忙完这几天再去找姚思洁,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碰到了。姚思洁直言不讳地告诉程健,她不会回再他的公司,她准备和周乐天结婚了。

程健对姚思洁要和周乐天结婚的消息感到惊讶。在程建的坚持下,姚思洁买了一套打折的房子。

许青山主动来左文宣家里道歉,说都是他的错给孩子惹了麻烦,沈娟、左文宣对许青山态度都很冷淡。许青山知道,这一回把左玲一家都伤着了。

程健约周乐天见面,周乐天知道了程建的近况,周乐天祝贺程健实现了梦想,也知道了姚思洁从程建这里买下的一套房子。回到出租屋,周乐天调侃姚思洁说姚思洁隐瞒从程建那里买房的情况,姚思洁感到一丝丝的紧张和尴尬。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