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三十而立 > 三十而立

三十而立第21集剧情

左玲周一从学校出来,突然感到一阵恶心,去医院检查,医生竟然说她怀孕了,顿时悲从中来哭了,孤独极了。

许安波没来电话,左玲想来想去更难过,就找到姚思洁,要她陪着去医院做掉孩子。姚思洁一听吓坏了,想方设法稳住了左玲,要左玲别冲动。左玲说她不会给一个不疼爱自己的男人生孩子,见姚思洁不陪自己,就自己赶往医院。

许安波正在参加单位的业务考核,接到姚思洁的电话,才知道了左玲怀孕的事。许安波一路狂奔,赶到医院拦住了左邻。还没开口,许安波眼泪就留下来了。他向左玲道歉,说他知道他错了,请求左玲的原谅。左玲也哭了,问许安波还要不要离婚,许安波抱住了左玲,说他从来没想过离婚。

一场危机就这样化解了。可左玲的职称评选失败了,二级教师只能再等明年了。

乔爱丽腿疼的老毛病又犯了,医院检查出是股骨头坏死,处理有可能落下残疾。医院确诊要做手术换股骨头。

医院床位紧张,乔爱丽无奈住在楼道里,手术的安排看上去遥遥无期。姚思洁要周乐天想办法,借此在母亲面前表现一下,也好让母亲改变一下对周乐天的印象,是一次他和乔爱丽之间接近沟通的好机会。周乐天竭尽全力,也只能让姚思洁失望,乔爱丽还是住在楼道里。姚思洁无奈,只好打电话找程建帮忙。

程建安排安母住进了高干特需病房。程健又叫来了院长,院长亲自安排了后天的手术。院长还告诉安母,在医院就像在自己家一样,有事尽管吩咐。周乐天知道了程健所做的一切,嘴上不说,心理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压力。

程健来医院探望乔爱丽,主动地说起过去的事,说过去他曾经给乔爱丽一家带来伤害,请求乔爱丽的原谅。乔爱丽说过去的就过去了,此时一比一时,不想再提,也知道程健现在已经离婚了。在程健的安排下,乔爱丽的的手术格外顺利,医生、护士也格外用心,完全是高干的待遇。

乔爱丽也觉察出程健直到现在也没有放下姚思洁。程健有时间就来病房关心乔爱丽,乔爱丽对程健的印象越来越好了。

晚上姚思洁过去陪母亲,乔爱丽流露出对程健的好感,觉得程健成熟、稳重,事业又那么好,现在心里还装着姚思洁,想试探一下姚思洁的态度。姚思洁知道乔爱丽的意思,打断了乔爱丽,要她不要有这个念头,他的男友是周乐天,一口咬定说他俩已经有了结婚的打算。

姚家征也责怪乔爱丽瞎想,女儿好不容易有了情感的归宿,要乔爱丽不要再添乱。

周乐天来看望乔爱丽,在高干病房前被护士拦住了,说病人指定的探望名单里没有周乐天,周乐天不信,护士拿出名单来看,周乐天发现名单上只有姚思洁姚家征和城建。周乐天这才知道,此时的他在乔爱丽心里已经没有了位置,跟程健无法相提并论了。

姚思洁责怪周乐天不看望母亲,周乐天说了探望名单的事。姚思洁在医院责怪母亲,乔爱丽承认自己从心里不接受姚思洁和周乐天的关系,她还是渴望一个能让这个家庭踏实、安稳的女婿,明确希望姚思洁跟程建和好。

姚思洁不满程建的感情伎俩,她找到程建,坚持退掉了从程建这里买的房子,并且并且告诉程建,希望两人以后保持距离,不要再见面。

程建误会了周乐天——误以为退房子是周乐天的主意,就找到周乐天,指责周乐天不懂事,逼迫姚思洁退房,教育周乐天不要小肚鸡肠,要周乐天以后要学会体贴姚思洁,弄得周乐天哭笑不得。周乐天懒得解释,调侃程建不要生活在过去,说姚思洁是自己的女友,如何对待姚思洁是他自己的事儿,不需要程建来指指点点。

程建找周乐天谈话的事,让姚思洁很烦感,她约程建见面,要程建不要再打扰他和周乐天生活。程健反而劝姚思洁跟周乐天在一起根本不可能幸福,提出要姚思洁回到自己身边,说他从来没有忘了姚思洁,当年不能跟她结婚也是为了他现在的事业,现在他成功了,他最想分享的是就是姚思洁。姚思洁表示不可能了,说程健的成就是他自己的,跟她没有关系,周乐天是她终身的伴侣。

许青山从一个渠道进香烟进到了假烟,顾客买了烟找他来换。送货的人来了,许青山要退还货物,送货人不认账了,不承认假货是从这里进的。许青山没办法,只好把事情告诉了许安波、左玲。两个人去找送送货人理论,话不投机,吵了起来。冲动的许安波急了,把送货人打了。许安波进了派出所。

左玲交了罚款,把许安波从派出所捞出来。左玲不满许安波冲动,说他们父子一个被城管抓,一个被警察抓,觉得他们处理事情不考虑后果。许安波觉得责任不在他们父子,要怪就怪这个城市对他们不公平。两人大吵一架。

许安波哪里料到,他的麻烦还没有结束。星期一上班,原本想让许安波腾位子的主任有了说辞,要许安波去发行处看图书库房。许安波知道单位故意整他,很气愤,可一想到左玲已经怀孕了,不敢丢了工作,只好忍了。

左玲怀孕一个多月了,上课又感到恶心,趁中午的时间她想去医院做一个检查,顺路去找许安波陪他去医院。到办公室去找许安波,才知道许安波已经下放到仓库了。左玲火了,拉着许安波要去找主任谈。许安波说没用,要左玲忍了算了。这次反而是左玲按捺不住,去了主任办公室,要主任给一个说法,说许安波工作勤勤恳恳,单位这么对他不公平。主任说话阴阳怪气,左玲终于火了,对主任拍了桌子,一怒之下说许安波辞职不干了。

左玲怀孕了,许安波当然不想辞职,说大丈夫能屈能伸,他回去跟主任认个错,还是想去看仓库。左玲的倔劲上来了,说单位欺人太甚,这个气不让许安波受了。左玲说,既然许安波的理想是画画,那许安波就好好画,大不了她养他一段时间。左玲告诉许安波,她的男人可以吃苦、受委屈,但她不能看着自己的男人受侮辱。

许安波也知道在单位干不下去了,就从出版社办理了辞职手续。

某开发商看好了姚家征家属院地皮,乔爱丽家里的接到了拆迁通知。拆迁办来丈量房屋面积,验收房本时,乔爱丽一下子慌了。因为当年乔爱丽仗着自己的丈夫姚家征是车间党委书记,一心想单位再分房时分一套更大的房子,为了保持无房户的记录,拖着没办房本。后来工厂转制,想办房本的时候工厂反而无人过问此事了。开发商认定乔爱丽的住房只有使用权,不具有产权,只补偿一半。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