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三十而立 > 三十而立

三十而立第22集剧情

乔爱丽知道周乐天退了从程建那里买的房子,误以为是周乐天逼姚思洁所为。觉得周乐天实在不懂事,找到严凤英,说坚决不同意两个人结婚。严凤英自尊心受到伤害,当即表示乔爱丽看不是周乐天,她也看不上姚思洁。

乔爱丽找姚思洁谈话,要姚思洁立即跟周乐天分开,说即使不找程建,也不能找周乐天。姚思洁决定快刀斩乱麻,跟周乐天提出领证结婚,想借此彻底摆脱程建的纠缠和母亲制造的压力。周乐天要姚思洁冷静,说这个时候结婚,两边的家庭就乱了,劝姚思洁不要火上浇油,等两位母亲冷静下来再结婚。姚思洁心里憋屈,问周乐天究竟爱不爱她?无论周乐天怎么解释,姚思洁都很伤心。

许安波知道了周乐天的困境,找周乐天喝酒。苦恼的周乐天要许安波分析一下他跟程建之间的差距,问许安波谁更适合做姚思洁的丈夫。许安波告诉周乐天,论现实他现在还无法跟程建相比,但他永远相信周乐天和姚思洁是最美好的一对。说以前最欣赏以前周乐天身上那种混不吝的劲,鼓励周乐天不要退缩。

玩具联盟要扩大规模,资金瓶颈出现。一位叫陈强的人出现提出给周乐天投资,周乐天经过交谈,很信任陈强。陈强的资金很快到位。

许安波当然不可能让怀孕的妻子养自己,许安波一边四处递简历,一边到画廊想着给别人画“行画”。画“行画”的是一个圈子,许安波跑了几个画廊,都没有接下几个活。一段时间下来,许安波既没找到工作,行画也没画成几张。

姚思洁知道了左玲的情况,觉得左玲的压力太大了。哪有男人失业,女人撑起一个家的。都说男人三十而立,看来女人也要三十而立了。左玲告诉姚思洁,“三十而立”其实没有性别。姚思洁深有感触地告诉左玲,男人有时候比女人更脆弱。

一个月下来,许安波都没找到工作,行画也没画成几张。左玲顿感肩上的担子越来越沉重,有一个班的老师休了病假,左玲为了挣课时费就把那个班的语文课接了下来。

单位的同事都觉得左玲疯了,一个人带那么多的课。可靠学校的课时费,连房供都交不起,左玲又开始在外面做校外家教,一下子接了四个家教的活。

陈强提出要在周乐天的玩具上做广告,周乐天表示自己的产品不附带广告。陈强坚持,周乐天在网上搜索,才发现陈强的公司是程建集团下属的企业。周乐天这才知道,原来给自己投资的人是程建。

程建见隐瞒不下去,就找到周乐天,说这仅仅是一次投资行为,之前隐瞒是担心他们之间的关系太特殊,怕周乐天不接受。他告诉周乐天,这是他和周乐天之间的生意,他的目标就是赚钱,要周乐天不要多想。周乐天明白程建心里隐晦的目的,但还是大度接受下来,表示一切按合同办。

周末左玲做校外家教出来,左玲为了省钱不舍得叫出租车,公交车上很拥挤。下车的时候,左玲被人挤了一下摔了下来。左玲爬起来走了两步就觉得小腹剧痛,就站不起了。路人把左玲送到医院。

等许安波赶到医院,医生说左玲只能流产了。原本不管多难,都要把这个孩子要下来的打算泡汤了。许安波躲在洗手间里,狠狠地抽了自己十个耳光。他从来没像现在这样痛恨过自己,他觉得他是这个世界最无耻的废物。

晚上,许安波、左玲抱在一起,像孩子一样得哭了。

通过程建介绍,一家国际背景的天美丽的风险投资公司找到周乐天,要为玩具联盟注入上亿的资金,但开出的条件是整理股份,要周乐天清除所有原来股东。周乐天为保护大家的利益,拒绝了天美丽。程建不满周乐天的决定,指责周乐天自不量力,要周乐天赶紧答应天美丽的条件,说这是让姚思洁过上好日子的机会。周乐天忍无可忍,两人争吵起来。

可天有不测风云,玩具联盟的加盟工厂着火,原材料和玩具全部焚毁,损失惨重。危机时刻,玩具联盟的股东们纷纷捐款,姚思洁也拿出两人买房的钱,姚思洁告诉周乐天,他俩结婚可以没有房子,要周乐天拿去应急。

张晓舟回来了。三个朋友又聚集在一起。周乐天开着宝马车,张晓舟坐在副驾驶座上。三位好友又说又笑,就像回到了从前。

张晓舟带周乐天去参观自己的公司,在一幢写字楼上,装修得也很好。周乐天对张晓舟的迅速发展十分惊讶,张晓舟告诉他,他现在做的是私募基金,已经成为一家私募企业的大股东。许安波说了周乐天玩具联盟的困难,张晓舟立即表示帮忙,给周乐天投资一千万。

张晓舟留两位朋友留下来吃饭,说要等一个人,宣布一个重大消息。来人竟然是柳梦,张晓舟告诉两位朋友,他要和柳梦结婚了。柳梦像换了一个人,显得木讷、沉默。原来刘开明成为植物人之后,股东们纷纷退股,刘开明的建筑公司就垮了,生活已经把柳梦彻底改变了。被罪恶感折磨着的张晓舟终于找到了赎罪的机会,一年来他都在支付刘开明的住院费用,并决定和柳梦结婚,给她幸福和温暖。

晚上张晓舟接到医院打来电话,说刘开明已经出现了肾衰竭的状况,生命有危险。医生觉得刘开明已经进入植物状态一年,再抢救刘开明已经没有意义,张晓舟告诫医生,不管花多少钱,他必须要刘开明活下来。周乐天、许安波被感动了,觉得张晓舟是个有情有义的男人。

左文宣的腿渐渐恢复,把书稿又改了一遍,交给出版社还是没有回音,心情越发抑郁,觉得社会文化简直混乱,像他这样的作品居然没有发表的空间。左母回到家,见左文宣又没做饭,老两口闹起了别扭,左文宣嚷嚷说他退休回家不是做饭的,是要做学问的。

张晓舟听说许安波的岳父病了,就来探望,送来了一套他正在代理的包间平均年,叫茶多酚,说这种保健品很神奇,含多种营养元素,要左文宣放心服用。还邀请左文宣参加他们公司的活动,服用这种保健品的大都是一些老教授,他们公司有一个俱乐部,要左文宣不忙的时候来散散心。

左文宣在家里终究呆不住,就打电话给张晓舟说想参加一下俱乐部的联谊会。联谊会在一家酒店大厅举行,十几张大圆桌前坐满了老人。张晓舟介绍左文宣,称他是著名文学评论家,竟然迎来一片掌声,左文宣嘴上谦虚着,心里却说不出的愉快。

两位朋友大吵一架,周乐天见劝说不成就要离开。张晓舟拿出两个月的薪水要给周乐天,周乐天拒绝。张晓走把一沓钞票狠狠地砸在周乐天的脸上,大骂周乐天不知道自己是谁,说他穷一辈子活该。他要是这样下去,他永远就是“穷二代”,他的孩子将来就是“穷三代”!要不是许安波拉开,两人就要打在一起了。

张晓舟打电话约刘子山见面,提出与他的合作结束,不想再做这种以集资为目的的保健品公司了。他要和柳梦结婚了,张晓舟想给柳梦安全踏实的生活。原来张晓舟的保健品公司和他和刘子山合作的项目,假借开发保健品集资,已经在全国有数家分公司。可此时的张晓舟想撤出谈何容易,刘子山警告张晓舟,如果他执意要撤出,就把那次泄露标底的事情告诉柳梦,他这辈子就别想得到柳梦的原谅,他赎罪的机会再也不会有了!现在资金困难,要张晓舟继续到外地集资,他正在运作资金做一笔更大的生意,事成之手他会让张晓舟心满意足地离去。

周乐天向姚思洁说了他从张晓舟公司辞职的事,说挣那边的钱不踏实。现在他要当爸爸,不管穷富,他必须保证挣踏实的钱,干踏实的事。姚思洁支持周乐天决定,只是觉得他太辛苦,周乐天告诉他,他只管在家里“孵化小鸟”,他这只大鸟一定会“衔食”回来喂她。

第二天姚思洁还没睡醒,周乐天起了一大早,就跑到玩具市场去卖玩具了。

许安波很珍惜左玲为她创造的条件,虽然他还是一幅画都没卖出去,却被画商们认为很有潜力。周一,画廊老板突然约他到郊外别墅谈事,说有一个画商想见见他。许安波急着赶过去,换了一辆又一辆公交车,赶到别墅,画商已经离开了。老板告诉许安波,那画商原本打算给许安波一次机会,可迟到了,事情就黄了。

左玲知道了许安波因为迟到,失去了一次机会,心里就盘算着为许安波买辆车。恰好跟左玲合作办学的合伙人要换车,左玲一咬牙卖掉了陪伴她多年的老钢琴,又凑了些钱,买下了合伙人的旧车。许安波知道,左玲为他买车卖了自己的钢琴,心里既感动又心酸,左玲却告诉许安波,他早就该有辆车了,这样出去办事也体面一些。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