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三十而立 > 三十而立

三十而立第27集剧情

生活仿佛给周乐天开了一个玩笑,他似乎一下失去了生命中所有的感情,一切被他搅乱了。

在安如意的帮助下,理查德跟周乐天坐在了谈判桌上,最终双方达成协议。;理查德为周乐天的玩具联盟注入风险投资一亿元整。

周乐天找到姚思洁,向姚思洁求婚,他告诉姚思洁,他的确在心里放不下安如意,曾经爱过安如意,并且对安如意心存愧疚,但这毕竟已经过去了,不管他心里有多少牵挂不能释怀,这只能过去了。他现在决定好好珍惜姚思洁,姚思洁被乐天的赤诚深深地打动了,答应了周乐天的求婚。

理查德给安如意打电话,告诉跟周乐天签约的消息,也知道了安如意要离开北京定居美国的打算。理查德给周乐天打电话,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周乐天。

左玲的家教学校越办越好了,虽然规模不大,但已经开始了有了口碑,生源逐渐多了起来。

左玲招聘了一些老师,保证对学生的一对一的辅导。父母见女儿整天忙忙碌碌,整一个女强人的形象。事业不用愁了,就更担心女儿的生活,每次旁敲侧击地问左玲有什么想法,左玲都以太忙做推辞。其实在左玲的心里,她从来没有放下过许安波。

左玲从心里放不下许安波,许安波的心里也有左玲。看着许安波跟左玲离婚一年了,迟迟不跟任何异性交往,徐青山问儿子的打算,明白了儿子心里还装着左玲,就鼓励儿子主动去找左玲,说他一直觉得左玲一家待他家不薄,先不说前些年给人家添的那些麻烦,就是离婚的时候,左玲还是考虑许安波没有家,把房子坚持让给他了。

可许安波觉得,左玲条件那么好,估计早已经有人了,他不敢再去找左玲。

许青山决定代儿子先见一下左玲。许青山去了左玲的学校,把左玲约出来到饭馆吃饭。许青山首先请求左玲原谅自己,因为他的原因给她的一家带来了很多麻烦,他觉得自己是许安波、左玲分手的罪魁祸首,一不小心就把两个孩子的生活毁了。左玲也向许青山道歉,说自己过去不懂事,不理解许安波很多难处。

有了许青山的撮合,许安波放下包袱,下班时间去找左玲。许安波下了班去找左玲,许安波提议,干脆今天不开车了,他想带左玲去做公交车。许安波还像以前一样为左玲抢了一个座位,让左玲坐下。许安波向左玲道歉,说他虽然已经过了而立之年,可还不算是一个大男人,他并没有觉得成为一个画家就多么骄傲,他现在最大的抱负不是画画,而是给左玲做一个好丈夫。将来,他还想做一个好父亲。左玲抱住许安波,说她会帮助他实现这个目标。

左玲、许安波决定立即复婚,左玲现在一心想着,赶紧怀上一个孩子,她太想做妈妈了。

美国的金融危机严重影响了外贸产业,周乐天孤注一掷,把所有的资金压在一单出口的货物,美国一方却突然取笑了订单。个人命运终究无法逃脱时代的定数,金融危机竟然影响到了他。

周乐天一夜之间破产了,从一个老板重新成为了穷光蛋。

周乐天以前住在公司里,现在公司倒闭,无处可去的周乐天住进了许安波的画廊。许安波怕周乐天想不开,晚上来陪他,周乐天已经睡着了。

第二天,周乐天给许安波留下一封信就离开了。他在信里告诉许安波,三十岁之前想象着三十岁的时候会大展宏图,为爱情,他挣扎过,奋斗过;为理想,他挑战过,彷徨过,坚持过,也背叛过。可奋斗到现在,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彻底失败了——惨败!他现在无颜面对姚思洁,无颜面对孩子,无颜面对母亲。

周乐天消失了,手机也处于停机状态,谁也找不到他。

许安波、左玲把周乐天的信交给了姚思洁,说要姚思洁放心,说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周乐天找回来。严凤英直到现在才知道,在周乐天和姚思洁之间发生的变故,她气愤填膺得要找出周乐天,让他向姚思洁道歉。

姚思洁却阻止了大家,说不要去找他,既然他愿意出去溜达溜达,就让去好了,他已经三十多岁了,如果他觉得想独处一段时间,那可能是真得需要吧。她告诉朋友们,她觉得周乐天并没有走得太远。

周乐天又找到了彩霞,又一次做起了玩具批发的生意。彩霞很信任他,把一些好的货源介绍给他,周乐天起早贪黑地忙乎,由于他待人坦诚、实在,一段时间下来,生意做得还不错。这次进货,周乐天看见一只憨态可掬的狗熊,就留下来,赶到儿子周小乐的幼儿园,把玩具熊放在传达室,要别人把熊送给周小乐。

下班,姚思洁来接周小乐,发现小乐怀里的狗熊玩具,她知道这是周乐天送给孩子的。看来,周乐天果然没有走远。

周乐天每隔一个月的最后一天都到幼儿园传达室给小乐送一个可爱的玩具,每次又都离开。一段时间下来,小乐的玩具多了起来,可周乐天还是没有回来。左玲看不下去了,她告诉姚思洁,既然知道周乐天的规律,就要她在幼儿园门口蹲点,直接把他抓住,问清楚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姚思洁告诉左玲,他觉得周乐天在犹豫,他既想回来,但又没有勇气。

一年就要过去了。第十二月的最后一天,姚思洁去接周小乐,没有发现孩子手里的玩具,她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她想也许难道周乐天再也不会来了。

姚思洁把孩子送回家,不甘心的她又来到幼儿园门口,天黑了,周乐天的玩具还是没有送到。十二个月的规律打破了,姚思洁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就在姚思洁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人气喘吁吁地跑来了,是抱着玩具的周乐天,路上堵车了,周乐天来晚了。

姚思洁问周乐天,以后还会不会来给孩子送玩具,周乐天说不会了,因为他想回家,他用了一年的时间才从人生失败的阴影里走出来,也攒够了请求原谅的勇气,如果姚思洁原谅了他,他想回家。

周乐天和姚思洁的手终于拉在了一起。

张晓舟终于东窗事发,公司被查封,公安局以传销、诈骗等罪名拘捕了张晓舟。张晓舟在被带走之前,终于泪流满面地向柳梦承认了他就是那个标底的泄密者,从那一刻开始他都活在罪恶感的地狱里,原本以为他会有救赎的机会,现在永远不会有了。

预审阶段结束,开庭之前,周乐天、许安波去看守所探望张晓舟,三个人回忆起在操场上准备创业的那个下午,感慨万千——张晓舟自嘲地告诉许安波,许安波可以再为他的“三十而立”组画添一张他的新面孔,就是他带着手铐望着铁窗的形象。虽然他没有立住,但他也曾经有过梦想。

生活仿佛又恢复了平静,周乐天每天都去做他的玩具生意,晚上陪儿子和姚思洁。就在周乐天以为生活这样延续下去就可以的时候,安如意突然打来电话,说要约见周乐天。原来周乐天之前写的那份名叫“三十而立”的创业企划书,在几年之后终于得到了一家投资公司的认可,认为这份企划书具有开拓性和可行性,答应先期投入一笔钱作为创业基金。

周乐天陷入矛盾之中,一方面创建一家文化公司是他的梦想,可想到这件事情跟安如意有关,他决定拒绝这项计划。可姚思洁反而劝他接受下来,她告诉周乐天,之前安如意已经给她打过电话,她同意周乐天接受下来。因为她知道,创建一家文化公司是周乐天的梦想。一个人无论到了什么时候,不该放弃自己的初衷,把梦想遗忘。

周乐天终于决定接受这笔资金,周乐天、姚思洁、许安波、左玲立即忙碌起来。公司成立的前一天,光学仪器厂的家属院终于也要拆迁了。周乐天、姚思洁回到家帮着严凤英、乔爱丽、姚家征收拾东西,住了几十年的街坊走到街上,互相道别,留下电话。

不久的将来,这里会变成一个高档居住区,专供富人们居住,这些老工人们永远没有机会再回来。

到了公司注册的日子,大家要周乐天给公司起一个名字,周乐天说,就叫“三十而立”吧。

【全剧终】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