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窦天宝传奇 > 窦天宝传奇

窦天宝传奇第2集剧情

洞房花烛夜,窦天宝因嫌新媳妇大俊貌丑,假托上厕所之名连夜逃离了大兴。大俊家在当地也是富户,加之大俊貌丑性憨,而且自我感觉极其良好,从来不觉得自己丑,觉得自己肯下嫁完全是看窦家已故老爷子的面子,觉得窦天宝太不知趣,于是发誓天涯海角也一定要找到窦天宝。 窦天宝来到天桥,正碰到何人乐要上天桥说相声,于是要听一段。在天桥的各种摊位中间,窦天宝坐在相声摊的场面桌旁,听二娘们和陈世忠说相声。窦天宝听出二娘们艺业不凡,有点自己的玩意,便很爱惜,掏出钱来放在场面桌上。何人乐一边道谢,一边询问窦天宝的近况。言语间一来二去提到了雪梦华,窦天宝于是去戏班找雪梦华。 窦天宝来到后台与雪梦华聊天。没说几句话,雪梦华就说自己饿了。窦天宝急忙出去买点心。哪知提着点心回来后,伙计却再不许窦天宝进后台找雪梦华了,都言不认识他。窦天宝想起当初花在戏班身上的钱,深感这些人太过绝情绝义。出得戏班,却发现归来路上不小心被小偷偷去了身上钱袋。身无分文的窦天宝去店里投宿,想先欠着或者,结果被伙计赶了出去。    窦天宝去相声艺人何人乐家借宿。何人乐说自己丈母娘明天要过来住几天,实在不方便,告诉窦天宝可以去说相声的陈世忠家借宿,说相声的最讲义气,肯定没问题。说完了还不停的夸窦天宝的大褂好。窦天宝脱下大褂赠与何人乐。何人乐一边推托,一边收下。窦天宝来到陈世忠家,摸着陈世忠家门上的大锁,叹着气,转身离去。    深夜里,窦天宝穿着短衣裤抱着肩在街上走。一辆洋车从对面跑来,车里坐着的赫然是自己心疼许久思念许久的冰清姑娘。窦天宝急忙上前将车拦住。冰清却对他说自己叫玉洁,冰清已经死了。洋车就地而去,风中传来冰清的轻笑。窦天宝站在电线杆下大哭。对面走来窦天宝多年不见的儿时好友没溜。没溜将天宝带到自己家中。原来没溜爹妈死了之后,自己去了一趟两广,没挣到钱,只好又孤身回到北平。从此窦天宝就借住在没溜家中,但是两个人约定白天各做各的营生,谁也不许管谁,只是晚上回来一处睡觉而已。    这一日,街上有个骗子用十个碗骗钱,说自己是山东来送礼的,可那家人不在了,手里拿着信,说这十个碗是上等瓷器“十老会”。没想到还没骗到钱就被上一次受过骗的人发现了,追打而去。恰好窦天宝从此经过,捡起十个碗和写着“十老会”的信,兴冲冲来到一家古玩铺。柜上一个先生看碗,另一个先生查瓷器谱,却说瓷器谱上并没有“十老会”的名字,不收。窦天宝不甘心,直夸自己的碗好,不小心打碎了一个,无奈悻悻离开。    窦天宝来到梁宅,给梁大元看自己带来的九个碗。梁大元差小笔去取瓷器谱。窦天宝心虚,包上碗欲走。小笔却说这碗在谱,叫“九龙图”。梁大元立刻出一千元将碗买了下来。窦天宝不由叹气,碎一个到对了。当晚,窦天宝和梁大元一起到酒楼吃饭、听曲。窦天宝多日不听曲了,这次格外高兴,把弦师和唱曲的都赏了个遍,刚刚卖碗赚的钱,转眼已花去了六百多。席间梁大元问窦天宝今后的打算。窦天宝于是托梁大元帮他找家戏班,自己要下海唱戏。梁大元刚带窦天宝来到戏班后台,窦天宝就成了众人的笑话。他根据自己的理解改了唱词,把《珠帘寨》原板“哗啦啦”改了“咕咚咚”,还说出自己一番道理。碍着梁大元面子,窦天宝留下来搭班唱戏,说定明天就派戏。第二天,班主单独和窦天宝谈,说没法给他派戏,因为他不会整出的戏,就是学也是以后的事了。窦天宝头一天搭班,先是《捉放曹》演个猪,他在台上不好好演,学猪叫。然后《牧羊圈》演羊,他又学羊叫。最后压轴戏《黑驴告状》那驴本该窦天宝演,管事的不让他再演了。窦天宝心中本就有气,才在演猪演羊时故意搅了场,一听管事的话,上去就和他扭打在一起。两人一直打到台上,把戏彻底搅了。恰巧小笔来到园子,偷偷趁乱拉窦天宝衣襟将他拉走。    原来小笔找窦天宝是有事,街北平安戏院开业,大破台缺一个吊死鬼,酬劳是二百。窦天宝毫不犹豫应下了。回到家里,没溜听闻此事,心中迷信,劝他别去。窦天宝不听,坚持要赚这二百元钱。晚上,窦天宝到后台扮上,有人给勾脸,有人嘱咐路线。窦天宝扮好了一路跑来,不时被桌椅绊倒,最后跑到后台门口,有人把他推出去,扔给他二百元钱。窦天宝好不容易才爬起来,捏着二百元踉跄回家,不想路上又被人将二百元抢去。窦天宝扑地痛哭,巧遇评戏班小主演十二红和她的母亲李妈。李妈与窦天宝的母亲旧日相识,又见他实在可怜,于是将其带回家中。李妈劝慰窦天宝“有享不了的福,没有受不了的罪”。十二红提议让窦天宝跟她们搭班唱评戏。早上,窦天宝正在没溜家勤奋的练嗓子,小笔来邀请他参加梁大元生日。窦天宝酒席宴间百感交集,喝了一个大醉,把梁大元的生日宴弄得不尴不尬。两个仆人将其扶出。窦天宝糊里糊涂上了一辆不知是谁的汽车。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