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川军团血战到底 > 川军团血战到底

川军团血战到底第26集剧情

姚拯国告诉大家,那个日军翻译叫高远,是他在青岛大学日语班的同班同学。刚才怕高远认出自己惹出麻烦。所以一直低头回避。

众人一番商议,决定由姚拯国想办法找到高远刺探情报。众人在马家面馆会面。届时等待和寻找可能被鬼子拉走的“骚鸡公”。

此刻李德明已经按事前约定带着队伍进驻了一个叫玉泉村的地方,老百姓纷纷腾出家院,让寒风中露宿村头的战士进屋休息。李德明拒绝,宣布了部队纪律,乡亲们目露感动。

久久没有赵怀金他们的消息,让李德明暗暗焦急。同孙和等连排长紧急商议对策。直到凌晨,等在村外路口的接应的孟光德带着赵怀金他们才气喘吁吁赶了回来。

李德明发现骚鸡公没有归队,忙问其故。赵怀金说可能是被鬼子拉到乡下运粮食。众人一片担忧。

听完韩拯国的汇报,得知鬼子少将的行踪后,李德明当即决定发动一场伏击战,争取活捉少将。这时,军部传令兵送来了电文,军部命令他们独立营火速赶到某地与722团汇合。一看日期,已是几天前的电文。李德明没有细看便撕个粉碎。

曲阜城门外,野岛仓二派出一个中队和一个连的伪军护送介川少将前往黄村。

这场伏击,鬼子为了拼死保护他们的少将,表现的比以往他们见到的鬼子更加勇猛。对独立营来说,绝对是一场硬战。

战斗中,赵怀金率领的大刀队在肉博时大发神威。鬼子和伪军战死无数,日军中队长带着一小股仓皇逃窜。正当大家为即将活捉少将兴奋时,突然一声枪响,方琴开了枪。

战士们围了上来,纷纷责问方琴。忽见三娃跌跌撞撞跑来报告赵大叔不行了。

浑身是血的赵怀金半靠着大石头正在大口吐血,对李德明和孙和艰难地怒出一个内疚的笑容,低缓道:唉,老了,四年没练刀,弄了。三个就他娘的没力气了。窝囊啊,俺娘。要是知道头一仗我就。没命了,到了阴曹地府他还会骂俺。没出息埃说罢泪水和脸上的血汇流而下。

众人一片抽泣。

赵怀金死了。这个被母亲以死相逼重回战场的昔日英雄,不甘心地嘲骂着自己,至死没有闭上眼睛。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