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川军团血战到底 > 川军团血战到底

川军团血战到底第30集剧情

几天巷战过后,街上枪声稀落。

日军翻译通过喇叭四处叫喊:川军弟兄们,你们已经失败了,任何抵抗都是徒劳。皇军优待俘虏。限定你们中午十二点之前全部投降。如果继续抵抗,皇军将彻底围剿。现在投降还来得及。

躲在暗处的李猫神出鬼没,打得敌人昏头转向。野岛苍二带领士兵尾追堵截,将李猫堵在了一个院落中,鬼子进入院落四处搜索,每每被灵巧的李猫击毙。野岛仓二恼羞成怒,调来大炮将李猫藏匿的院落炸成一片废墟……李猫的半截枪把飞向半空,落在了废墟上。

在一间民居后院一偏房的墙角,跟在李德明身边的只有三个人了。四个人对着对着一个瓷碗艰难地撒着黄尿。只有半碗,这恐怕是他们最后的水分了。完事后李德明将瓷碗端起,喝了一小口,然后端到一个受伤士兵面前!那位士兵舔舔干裂的嘴唇,皱着眉头有点恶心。

李德明生气道:老子不比你讲究。喝!喝完了有了力气,还要跟鬼子拼呢。

那个兵见状接过来强忍着喝了一口,问道:营长,今天几号了。

李德明:估计二十号。

那个兵:日本人会搜到我们吗。

李德明:会!他们已经占领两天了。

那个兵问李德民。营长,你说我们死了,还有人记得到我们没有?

李德明脸一黑:害怕了?

那个兵摇摇头说又不是新兵蛋子,死倒是不怕,就怕当孤魂野鬼回不了家。我们村子的老人说过,死了没有埋到家乡,就算不得村子里的人。

另一个兵讥笑道:龟儿子死都不怕,害怕当孤魂野鬼?要老子说,老子还就要当个孤魂野鬼,专门搞鬼子。

第三个兵也说道:那是,刘长官说的,‘抗战到底,始终不渝,即敌军一日不退出国境,则川军一日誓不返乡’,当了鬼就忘了每天背的话了?鬼子还在中国的土地上,老子的魂魄就是能回去,也不敢回去。

李德明眼一热,差点落下泪来,稳住自己的情绪说道:当孤魂野鬼有啥子好怕的?有全川军数万兄弟陪着,等抗战胜利了,我们跟着刘长官一起回去。那个时候我们也不用再走路那么辛苦了,请个和尚道士袖子一挥,吹口气就到了。

三个兵竟然都被说笑了。

说话间,附近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动,几个人立刻戒备起来。原来是孟光德。

李德明一怔赶紧喊道:孟光德!我是李德明,狗日的还没有死?赶紧过来。

孟光德出来一把抱住他,带着哭腔:营长,找了两晚上,终于找到你了。

李德明眼里含着泪花,却强忍着没让它落下来。任由孟光德哭了一会才说道:我不是好好的嘛,哭啥子哭,年纪比我还大。

孟光德伸手抹了抹眼睛:属下忠心耿耿好不容易找到你,你也不能这样说风凉话嘛。一滴眼泪一瓶酒,打个整数,算我落了30滴,记到起,30瓶酒哈。兄弟们,你们也给我做个证,到时候也有你们一份哦。

李德明终于也笑了:吹牛不打草稿,30滴眼泪,你晓不晓得你比红楼梦里头的林妹妹还能哭哦。

这一说,其他兵也跟着笑了起来。

李德明抽起那杆烟枪,问道:看到猫没有?

孟光德半响痛苦无语,慢慢从怀里掏出小半截枪把:谁都知道,李猫枪不离人,人不离枪。捡到了他的半截枪把……说着失声痛哭。

李德明很平静。拍了拍孟光德的背,安慰道:不过是先走一步,帮我们探探路,没啥子大不了的。

天亮了。外面开始响起零零星星的枪声,日军开始了今天的清剿。外面七鬼子成一条横线,正慢悠悠的搜索过来。

孟光德舔了舔嘴唇:好机会埃

李德明嘲笑道:不着急。鬼子以为这里没有中国人了,麻痹大意到这个地步。正好等他们进来给我们送武器。

孟光德一想觉得有道理:干了,我们两个人负责一个。

结果这一支搜索队被李德明他们很轻松地用刺刀解决了。过了大约十分钟,估计发现了异常,日军用喇叭大声喊着什么。野岛仓二正拿出望远镜观察。

孟光德用望远镜看见了,低声说道:少佐!可惜有点远。

话音未落,李德明的枪就响了。竟没打中!

孟光德讥讽道:啥子枪法嘛。

李德明:李猫在就好了。

突然喊话声走近了。众人屏住呼吸。悄悄转移到另外一个屋子,防备日军的大炮,但是不多久,他们等来的不是炮弹,却是一个举着白旗的汉奸。

一边喊,那个汉奸一边颤巍巍地站起来:别开枪!对面的兄弟别开枪。

孟光德骂了一句就举起了枪:狗日的死汉奸#直接一枪算了?。

李德明解释道:唉,城破至今,我们一直联系不上其他部队,现在又这么个机会,至少还可以向他问问城里其他兄弟的情况,也算是死而无憾了

孟光德无奈地摇摇头。向外喊道:狗日的,过来吧!

听到回答,那汉奸半转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随即野岛仓二站了出来,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了屋子。

李德明和孟光德都没有想到会有一个日本军官亲自过来。赶紧整理了一下军容,凛然望着来人。

野岛仓二是来劝降的。他知道守军已经弹尽粮绝。汉奸对李德明介绍道:长官,这位是野岛仓二……

李德明一口打断了:你没必要说他的名字,他们只有一个名字,都叫鬼子,有屁就放!

听了翻译的话,野岛仓二一愣,仔细打量李德明。:是你,我印象很深,我记得你好想做过我们的俘虏。

李德明:你被蒙骗了。那一次我们是假俘虏。

野岛仓二:没关系,这一回做真俘虏还来得及,奉濑谷起旅团长命令,我要请求你们放下武器投降。请诸位勇士注意,我用的是‘请求’而不是‘要求’,已经非常表明了皇军的诚意。不然,他就是下常说罢,朝外挥挥手!

几个日军拖着断了双腿的孙和走了进来,他的脸上已是一片血肉模糊。是昏倒在街角被抓,死不投降,叫喊让鬼子开枪。

野岛仓二:可以轻柔一点,一小片一小片个割他的肉。

一个日军用刺刀一下割下一片肉,孙和惨叫。

孙和血汗直流,瞪着众人:谁也不要投降。让他们割吧,就是只剩下白骨,老子也不投降。

野岛仓二面不改色又说一通?

汉奸说道:太君说了,大日本皇军已经击溃中央军,并且占领了临城,你们已经陷入了绝境。仗打到了这个时候,你们已经完成了作为一个军人的职责。现在放下武器,皇军保证不会伤害你们,还会给你们发路费,让你们回家乡四川。

李德明想了想说道:告诉我们城里其他部队的情况。你他妈的还有点中国人的良心,就老老实实地说。

汉奸和野岛仓二对了一会话,说道:太君说,你们城里的部队已经全军覆灭,即使有一些逃出西门,渡过微山湖的军队,今早上也受到皇军的攻击,全死了。太君说,你们在东门城墙打了那么久,皇军损失严重,被迫改变攻击地点;城破以后,你们几个坚持到现在,实在是军人的这个。说到这里竖起了大拇指。

接着又说:皇军攻城以来,就数在你们手里损失最大,他们很敬佩你们。现在你们已经毫无生路,所以秉着军人的荣誉,请求你们放下武器。

李德明沉默半响,终于哈哈笑起来:孟光德,听见没,鬼子居然用荣誉、职责来劝降老子,还以为是高官厚禄。

孟光德听出了李德明嘲讽的意思,也跟着大笑,。

野岛仓二脸上勃然变色。即使他听不同汉语,但是同样能听出来笑声里面对自己这一劝降行为的嘲笑,他忍无可忍骂了一句:八嘎#

孟光德上前一把把汉奸的衣领抓住:八你妈个头!荣誉?荣你妈个X的誉。你告诉小鬼子,烧杀掳掠,他们狗日的还有什么脸来谈‘荣誉’?鬼子要是有所谓的荣誉的话,那些惨死在他们屠刀下的老百姓会活活撕碎我们的。

汉奸发着颤音哀求道。长……长官,不……不干小的事啊

李德明收住笑声对孟光德喊道:放下他!待那汉奸站稳后冷笑着说:你问问鬼子,鬼子军队有荣誉吗?叫他不要侮辱‘荣誉’这个词。

见那汉奸还傻乎乎的愣着,孟光德踢了他一脚:说啊!

还没等翻译,野岛仓二对孟光德的行为有些恼怒,大声问了一句汉语。

汉奸道:长官,太君说您就是这样带兵的吗?还问您考虑得怎么样?

汉奸的话,让孟光德冷静下来,冷笑着退到了李德明身后。

李德明瞪着野岛仓二,对翻译说道:告诉那个鬼子,藤县已经失守,作为守卫藤县的我们,军人的职责或许是结束了,但是我们还有一个职责没有结束。

野岛仓二惊讶地问道:纳利?

李德明这个词听得懂,姚拯国教过。他马上接着说:作为中国人的职责我们还并没有结束!

这话掷地有声,汉奸的惊愣地望着李德明。

李德明手指野岛仓二:你告诉他,我们会血战到底的!会尽到我们做中国人的职责。我们倒下了,还有千千万万的中国人,我们的血,会唤醒更多的中国人起来抗争,会有更多的中国人尽他们的职责!这场战争,胜利必将会属于我们!

那翻译越听脸越白,几乎是哀求地喊了一声:长官!投降吧!

李德明厉声道:别废话,照实翻译!狗日的,亏你还是孔圣人和亚圣人的家乡人,当个汉奸卖国贼还挺会替主子考虑的。你如实翻译,我在阎王老子面前也算你一个功德。

听完翻译的话,野岛仓二道:作为军人,我尊重你的选择。说罢深深地鞠了一躬转身出去了。

汉奸转身走了两步,又跑回来给他们鞠了一躬:在下已经深入歧途,不可救药了。愧对诸位。另外,在下听见说贵军没有投降的,就是被俘虏,也是因为伤重无法行动。唉,据在下所知集中起来处死了。那位周县长也跳了城墙。

李德明:你能主动通风报信,也算是一件功德,以后做什么事都问问自己是什么人。

野岛仓二和翻译的离开后,所有人都知道最后的时刻马上就要来临。

面对集合起来的战士,李德明问道:兄弟们,今天就是我们的死期,这里就是我们的死地,你们怕不怕?后悔不后悔?

众人回答掷地有声:不怕!不后悔!

李德明举手敬礼,久久不愿意放下:兄弟们,再啥子,都是废话,都是对大家的不尊重。还是那句话:能和你们这样的汉子一起战斗,是我的荣幸,是我这辈子最骄傲的事情。兄弟们,你们刚才也听到了,我们川军的兄弟没有一个投降,更没有一个当汉奸。你们说,到时候我们该怎么办?

孟光德哈哈大笑:营长,你也太不相信兄弟们了。这些还用你讲?说完解下绑腿,把两颗手榴弹捆在胸前,拿掉盖子,捋了捋拉火环。

其他的人也学着他的样子做着准备。那个喝尿的兵手里拿着日军的91式手榴弹为难地问道:我这个怎么办?要敲一下才能响,怎么绑在身上?

孟光德骂道:笨蛋,绑两个手榴弹就够了,未必然你要全部绑到身上?这个甜瓜是鬼子的,当然要还给他们了,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嘛。

李德明干完这些,取出孙和的那根烟杆,仔细地抚摸了一下,小心地放进了怀里。

劝降失败,日军开始从两个方向发起了进攻。

在此起彼伏的手榴弹爆炸声中,李德明听见不远处传来骂声,是孟光德的声音。他拔出驳壳枪赶了过去。刚过拐角,就看见孟光德仰面躺在地上,两个日军用刺刀刺穿他的左右肩膀,第三个日军正从他的腹部往外拔刺刀。

啪啪李德明抬手就是两枪,打死两边的日军。李德明扫视了一圈,跑到阳台身边,这才发现孟光德的两只胳膊已经从肩膀断了,留下一层皮连着。

孟光德石看着李德明干掉三个日军的,苦笑道:营长,帮帮我!倒霉求的很,拼刺刀的时候,手榴弹掉了都不晓得,把自己搞成这样子。

李德明驳壳枪,打开看了一下,还有一发子弹。

孟光德平静地说道:给我。

李德明点点头,就在扳机扣动的瞬间,孟光德忽然喊道:等等!

李德明一愣望着孟光德。

孟光德:我怀里有十个大洋的钞票,看谁能活着回家,替我捎给幺妹,不是她不嫁我了,是我如今娶不成她了。

李德明点点头,准备开枪。

孟光德又道:等等。

李德明一怔

孟光德:照片!口袋里的照片。那个生死照片。就只剩下我们俩了。

李德明立刻明白。从孟光德兜里翻出那张照片。拿到没有双臂的孟光德面前。

孟光德看着,笑了:哥几个又能在一块了。突然,脸上的笑凝固住了:把骚鸡公给扣掉!

李德明摇摇头:留着吧,好汉和孬种都是一种留念。

孟光德:动手吧。

李德明声嘶力竭地狂喊着:孟哥!孟哥!

一声枪响,孟光德的头猛地垂倒在李德明怀里。

李德明扔下枪,掏出五张合影,与孟光德那张合在了一起。六张照片成了厚厚的一张。

李德明看着,悲壮的哼鸣声里。渐次出现一组画面。

胖娃憨笑着和有财走来。

酒鬼醉态地走来。

孙和笑骂着走来。

李猫走来。

孟光德急急朝前走去,站住,回头一笑。

骚鸡公嬉笑着走来,突然被什么东西绊倒了,摔在了地上。

方琴柴万红赵怀金李自新姚拯国韩三娃站在一起,依然如他们生前一样神态。

李德明将衬衣脱了下来,一把撕成两边,一片用来写好遗书,另一片将张照片包裹好。走到一墙角,埋了起来。然后,在腰间捆好两颗仅有的手榴弹,走了出去。

野岛仓二看见李德明举着投降的姿势走了过了,嘴角露出一丝胜利者的笑容。

李德明看着野岛苍二,嘴角一丝轻蔑的浅笑,伸手拉掉胸前手榴弹拉环,猛然扑上前去……

爆出一片红色的画面。

静静中,一声婴儿的啼哭,骤然响起。先弱后强,直到更强。

1945年抗战胜利后。梅月君独坐桌前,缓缓打开那个血染的包裹,翻看着一张张生死照片。身边一个七岁小男孩在欢快戏耍着。

李德明的画外音:好心人,拜托您按照上面的地址把您捡到的东西寄走,里面的钞票聊做薄谢,请您收下,不胜感激。

梅月君看着遗书。

李德明画外音:月君吾妻,永别了。一定按照每张照片背后的姓名和地址寄给他们的家人。生不能回家,就让生死照魂归故里吧。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