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借用一下你的爱 > 借用一下你的爱

借用一下你的爱第7集剧情

丽莎将喜乐推下泳池的这一幕正巧被平安撞见,平安气愤的也将推丽莎推入水池。霎时间,会场乱成一团。子文跳下水救不会游泳的喜乐,叶晨也因替曝光的丽莎遮掩,而被丽莎推下水,丽莎发觉自己曝光,愤而离去。喜乐与丽莎回房收拾一身的狼狈,之间,喜乐从丽莎手腕上的伤痕发觉了丽莎就是小时候育幼院的莎莎。丽莎被认出时很是惊慌,随即央求喜乐不要跟任何人提起这段往事,尤其是对平安…

子文在家等待喜乐来找他为今天的事道谢,原来子文做的一切都是有预谋的,只是没想到,先来找他的并非喜乐而是黑仔,于是子文就顺势与黑仔做了一个交易。黑仔正要离去之时,喜乐正巧出现,子文为了不让黑仔与自己的交易曝光,用吻转移了喜乐的注意力,而喜乐也在这一吻之中,完全沦陷。

明俐在宴会结束后找平安至房间,没有训斥她早上的鲁莽,反而称许了一番,另外,明俐送出了一颗未完全成形的珍珠给平安。这颗珍珠却包含了明俐最珍贵的回忆。明俐主动为平安带上,动作中有着母亲对女儿的细心与温柔。此外,白明俐以家宴举办成功为由,将平安升职为行政助理。

早晨,喜乐悄悄的起身怕吵醒了还在熟睡的子文,却在子文的梦呓中听到玮真这个女生的名字,另外喜乐也在子文的衣着上发现平安的领带夹,喜乐沉思。

叶晨在麵摊巧遇徐警官,从他口中得知黑仔的告诉已被撤销,叶晨知此事定不是白明俐的决定,而对子文起了怀疑。

霍英邀喜乐作为她珍珠专柜的model,一群人浩浩荡荡地来到了度假村,平安看到佈置的美轮美奂的房间不觉露出孩子般的惊喜,喜乐也趁机会问平安领带夹的下落,平安一时心虚,竟不敢向喜乐坦白,推说送给了叶晨,而叶晨也可能遗失了。试探的结果令喜乐眼神一黯,随即改变话题,提议今晚来个四人约会。

世城怀疑明俐住院的原因不单纯,于是假借儿子的名义约出一个爱慕霍英并且当天在场的护士,计画从护士那裡得到事实。女护士也在金钱和季少女友头衔的诱惑之下,决定将所知的告诉季世城。

在渡假村的拍摄活动顺利展开,期间,丽莎对平安像对小妹一样使唤,喜乐知情后为此不平,一度要向平安说明丽莎就是莎莎的实情,但终究没有说出口。另一方面,叶晨跟子文也抵达了渡假村,叶晨向子文询问黑仔被撤销告诉的事,子文机灵的将事情推给白明俐,说是她的主意,叶晨深思的望向子文的眼裡,却看不出任何端倪。在叶晨被餐厅接待请走后,子文鬆了一口气,望着叶晨的背影,心知要对叶晨更加提防。夜晚星空餐厅,叶晨被接待领到了餐厅,没想到邀请叶晨的竟然是丽莎,叶晨一看是她,想都没想便掉头离去。丽莎面子挂不住,硬是拖住了叶晨不让他离开,这时子文与喜乐正巧走来,子文邀请叶晨一同晚餐,喜乐也笑说平安待会也会出现,听见喜乐这么说,叶晨停下脚步。在场子文、丽莎都注意到了叶晨的反应,丽莎不敢置信自己的魅力竟比不过谢平安。

房间内,忙了一天的平安瘫在床上,她一想到晚上的西餐跟西餐礼仪就头大,上次西餐课,她的注意力全在子文身上,根本记不得他究竟说了什么…平安只好赶紧拿出电话,向小三求救;此时,霍英正巧来敲门,说是要找喜乐,打断了平安与小三的通话。两人一同往餐厅去。六人聚集在星空餐厅,丽莎盯着平安,心裡打着坏主意。餐点陆续上桌,此时,侍者送上一客英式螃蟹,却没人认领,就在众人疑惑之际,丽莎出声说明餐点自己点给平安的。丽莎表面体恤平安不熟悉西餐餐点,暗地却等着平安因吃蟹而出糗。一旁的叶晨看出平安的不安,主动与平安交换餐点以化解尴尬场面,丽莎出言刺激,平安牙一咬,婉拒了叶晨的帮助。平安硬着头皮拿起刀叉,但蟹壳着实难倒了连西餐餐具使用顺序都不懂的平安。原本平安还顾及形象、秀气的处理着螃蟹,但蟹壳滑熘,根本整治不了螃蟹的平安最后不耐烦,发狠下刀。不料,蟹壳不仅飞出餐盘、掉到地板,还被无意的客人踢来踢去,增加了平安捡回蟹壳的难度。只见平安蹲在地板上追着蟹壳,喜乐、子文、叶晨看到这种窘境,都出声阻止平安的行为,只有丽莎得意、掩嘴而笑。平安终于捡回蟹壳,得意的平安从桌子底下窜出,却没注意到迎面而来的侍者,两人相撞,蟹壳竟往丽莎头上飞去,毁了一头精心吹整的髮型。丽莎见蟹壳竟在自己头上,只觉噁心、尖叫的要霍英拿下蟹壳。但娇贵的季家兄妹哪裡忍受的了髒兮兮的蟹壳,最后还是喜乐憋着笑意,出手帮了丽莎。精緻的妆容全毁、还在意中人眼前出糗,丽莎愤而拿起果汁泼向平安后离去。

平安梳洗完换上乾淨衣服,拿着一本笔记坐在饭店外的露天咖啡座烦恼。虽然才在餐厅出了大糗,但平安没放在心上,反而烦恼明天导演要的侧拍照会因为自己的手机萤幕太小而给导演观看上的麻烦。叶晨走来,听完了平安的烦恼,拿出一支笔及几张画纸,没多久就把萤幕上的场景跃然纸上。看着叶晨的素描,平安一脸惊喜。顿时回忆起叶晨总是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帮助她,不觉增加了许多好感。没过一会,叶晨便将场景素描画好,平安眼看波光闪耀的应许河,不捨离去。叶晨于是兴起游河的念头,拉起平安往应许河的方向走。夜间静谧的河流上,只有月光像水面上的珍珠,隐隐发亮,透着神秘。平安问起了叶晨入狱的原因,叶晨不想欺瞒,便诚实告知是顶替朋友入狱。叶晨也落寞的坦白,后悔没有亲自守护重要的人。叶晨满眼的悲伤,回过头来,却见平安已靠着船缘熟睡。叶晨微笑,拿起画笔素描平安熟睡的面容。时间缓缓滑过,叶晨也在之间不自觉睡着。

小岛池畔,喜乐身穿洁白婚纱在礼堂进行拍摄。拍摄当中,喜乐幻想新郎是子文的形象太入迷而失神,平安走来喜乐身旁,已此为玩笑原想捉弄喜乐,让她能放鬆点,没想到喜乐却因子文对平安的暧昧态度,反而无法坦然的面对平安、无法回应她的戏言。喜乐还指责平安虽和叶晨在一起,却也别耽误了该完成的工作。平安的好意,反倒惹来喜乐的责备,平安一脸不解却也没将喜乐的反常放在心上。

河畔,平安拿着贵重的首饰,在丽莎的呼来唤去之下,一时不察脚边的繫船绳索而绊倒,不仅手上的首饰散落一地,连平安自己也差点落入水中,幸好子文手快,拉住了平安。但子文见平安差点落入水中时,叫的却是「玮真」的名字,在一旁的叶晨怔然。平安慌乱的捡起四散的盒子,没发现藏于草地中的珍珠耳环,丽莎捡起藏在手心,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拍摄继续,喜乐此时在应许河中央,她四处张望,寻觅子文的身影却看不到。原来子文先前要黑仔跟踪季世城,当天季世城与护士的会面也落入黑仔眼裡,于是赶紧打电话通报子文。通话后,叶晨刚好出现,要子文不要将平安当成玮真的化身、与喜乐的感情也不要因为她是白明俐的女儿。此时,喜乐正好走近两人,叶晨的问话也让她听个正着,喜乐震撼的站在原地无法动弹。子文馀光看到喜乐,于是假意的说出「他是真心爱喜乐,希望叶晨能祝福他们」。霍英突然插话,称子文行事狡猾,要与他来场竞赛,若他季霍英输了就成全他与喜乐。

七人聚集马场,霍英提议与子文来场赛马,要叶晨当评判。比赛开始,场边,丽莎、喜乐、平安各自为子文、霍英加油。霍英骑术不差,在第一圈时稍微领先,却在第二圈时,馀光见平安卖力的为子文加油到竟爬上栅栏,霍英因为担心她的安全一时分心,落后了子文,输了比赛。霍英气恼的看着害她分心的平安,直觉认为她简直是大衰神。一方面,闷了一天的丽莎看见叶晨从马场走回来,想到那天在泳池叶晨的出手相助,于是想故技重施。跑到霍英的马旁边,故意耍任性也要试骑,没等霍英反应便一脚踏上马蹬。丽莎故意踩空,往叶晨的方向倒去,没想到叶晨竟闪开,一旁的霍英见了赶忙伸出手接住丽莎,由于事发突然,霍英自己也跌落在地,起身时,听见一旁的平安惊呼说他的裤子破掉了。

夜裡,子文跟黑仔碰面,黑仔告诉子文护士拿了一迭文件给季世城。子文为了得知文件内容,大胆的出现在护士面前,并欺骗她自己是季世城的助理,藉口资料被季误丢碎纸机,要在取得一份。护士相信了子文的说法,与他约在上次跟季世城会面的咖啡店,并将资料交给他。

渡假村会议室,丽莎故意留下平安一人整理凌乱的拍摄用具。喜乐原想帮忙平安,却受到丽莎的阻止,藉口身为模特儿的喜乐得去SPA一番。平安在整理首饰之间,赫然发现少了珍珠耳环,平安想起了早上在应许河的失误,于是马上起身回应许河寻找。一旁的喜乐担忧、丽莎则是一脸看好戏的样子。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