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借用一下你的爱 > 借用一下你的爱

借用一下你的爱第8集剧情

平安在整理首饰之间,赫然发现少了珍珠耳环,于是想起了早上在应许河的失误,于是马上起身回应许河寻找。喜乐原想帮忙平安,却受到丽莎的阻止,藉口身为模特儿的喜乐得要去SPA一番,喜乐找不到拒绝的办法,喜乐一脸担忧、丽莎则是看好戏的样子。

SPA间,丽莎一直在话语间离间喜乐与平安的感情,区隔出两人的身分。并要求喜乐帮助自己追叶晨,丽莎就会教喜乐关于「上流社会」的生存法则。喜乐听着,似是接纳了丽莎的建议。

平安找了整晚,却找不到那对遗落的珍珠耳环,此时,叶晨出现要平安先回去休息,明早视线较好时再来找。平安失落的回饭店,却见丽莎与喜乐在说笑,敏锐的察觉两人关係似乎变亲近了。也在平安向喜乐说明找不到首饰时,喜乐忍不住发了脾气,平安也在喜乐一句小声的「害怕将来你会拖累我!」震慑住,久久不能回神。隔天一早,平安悄悄的起身,看向一旁的喜乐,难过的不能自已,走回河畔,看见叶晨竟在河畔找了一夜。顿时平安感动的环抱住叶晨。看着平安,想到自己的付出终于有了回报,叶晨微笑。

子文从护士手中拿到了资料,看着资料内容,子文得意的脸逐渐震惊。他发现了白明俐天大的祕密-脑癌末期。半响,他才惊觉世城手上也有一份一模一样的资料…隔天一早,子文进会议室时,见明俐桌边的水杯后,心知明俐刚用完药,更加把握了病历的真实性。

平安、喜乐一行人结束拍摄回到公司,平安看着前方丽莎与喜乐的互动,又想到喜乐对自己的失望,心裡一阵难受。在叶晨鼓励的眼神后,才又振作。

世城已知明俐的病情,故召集部分股东,打算在他们面前公布白明俐的病历资料。此时子文来拜访世城,说是已以他的名义取消了今天的股东会面。并且拿出一迭季世城的贪污资料,已此要胁他不可公布白明俐的病情。世城以为子文的行动是受了白明俐的指使,子文却也直说了白上不知此事。世成提议子文一同联手扳倒白明俐,两人达成共识,却也各怀鬼胎。

明俐带着平安去巡视装潢完的美食街,平安见到福伯、翠姨等人,开心的上前与他们打招呼。明俐和善的态度也令美食街一干人等受宠若惊。明俐也表示会继续留平安在身边工作,大伙听到平安不会回美食街工作虽感到惋惜,也为她感到开心。

子文在厨房替喜乐准备晚餐,喜乐在子文的房裡四处晃,看见了一个小木盒,喜乐好奇的打开盒子,却见平安给子文的蛋糕画合一张旧照片,照片裡有年轻时的子文、叶晨和一个她不认识的女孩。喜乐心裡一直惦念着那个早晨子文梦话裡的女子名。子文煮完晚餐,正叫着喜乐,声音越来越近,喜乐急忙的将木盒归原位。子文正巧进门,看着木箱的方向,怀疑但不动声色。

子文见喜乐闷闷不乐,便试探的问喜乐,喜乐在子文的诱导下说出了心裡的疑惑。子文沉着的应对,骗喜乐照片裡的玮真是自己的亲妹妹。喜乐进一步问子文为何不曾介绍两人认识,在喜乐的追问下,子文一时失控,竟将玮真已身亡、父母也因生意失败而双双离世的过去一股脑的向喜乐吼去。喜乐听到了事实,一时震惊。子文一度要喜乐离开他,却在冷静后想到自己的计画,才奔下楼挽回喜乐。喜乐向子文承诺自己绝对不会离他而去,此刻的子文对喜乐的告白有着真实的感动。

平安在书桌前埋首苦读,盼望自己能得到明俐说的员工进修补助。平安想到了叶晨惧怕蝴蝶结的样子,思索了许久,平安忿幛扯櫣哣袷嵌宰游牡陌闡虞厜表姹鸢愕厥詹仄鹄础

平安下楼泡了一杯热牛奶,刚好遇见明俐,也帮明俐泡了一杯,温馨的气氛之下明俐一时脱口平安比喜乐更像亲生女儿的话语,随即藉口是因为喜乐不常在身边的缘故。明俐试探平安对于母亲的印象,平安也直说了对母亲没有太多的印象外,也对她离开父亲的原因不能谅解,明俐听着,心中一阵酸涩。

美食街重新开幕前一天,叶晨载平安到花市准备花篮,叶晨得知平安收起蝴蝶结是因为自己而感动。回购物中心路上,叶晨见黑仔一行人,黑仔将手上的小东西交给对方,叶晨起疑但碍于平安,没敢轻举妄动。

美食街开幕,季家人全聚集到购物中心。季世城进了白明俐的办公室,不怀好意的提点她。此时,子文偕喜乐而来,见季世城也在场,子文表现的一脸坦荡。一行人鱼贯出办公室,在子文擦肩而过时,世成丢下一句别有深意的话后离去,子文低头微笑不语。

白明俐在开幕酒会上致词间昏倒,所有人惊呼,媒体勐按快门,子文与世城了然的互看一眼。救护车离开后,子文藉故进明俐的办公室,将手上的药包与药罐的药对调。明俐经过医院检查,路医生向大家说明是由于药物过敏,却私下要求叶晨将明俐食用的药物带给他。

喜乐、平安都在病房裡看顾白明俐,喜乐见明俐的手竟覆在平安手上睡去,心生不满,便让平安先回家休息,由自己来照顾母亲。平安离开后,明俐在昏沉之间喊了「咪宝」。

平安从明俐家骑车出发去上班,却遇季霍英,霍英提议开车送平安,但被拒绝,于是拿出了一支智慧型手机,藉口是尾牙抽剩却用不到,要平安帮忙收下。平安为了工作方便,接受了霍英的礼物。到公司后,巧遇子文,面对子文询问蝴蝶结的下落,平安随口找个坏掉的藉口便要离去,子文原想再送一支,但在平安的拒绝后,子文也明白平安是想避嫌之间的关係。平安离开后,子文慨然一声。

路医生怀疑明俐是误食药品,但药罐经检查后确定无碍,此时叶晨说出自己的推测,指出有人调换了药品,在达到目的后又调换了回来。明俐一听也觉不无可能,思索一番后,要叶晨去找律师修改遗嘱,并请路医生和叶晨在隔天当她的见证人。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