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爱,在离别时 > 爱,在离别时

爱,在离别时第3集剧情

14年后的再次相会,但是悲玲和明伟都认不出对方。悲玲反倒亲切地问:“是到哪里呀,好像是从外地来的人吧”之类的话。但是明伟却对这种客套话感到很厌烦,让悲玲很难堪。火车站,赵明伟好不容易到了火车站买了去上海的三等席火车票,但是无法忍受那乱七八糟的环境和不舒服的感觉,对他来说三等席火车旅行是件难以忍受的艰苦行程。再加上坐在旁边位置的刚才村里的那个巴士司机悲玲,用她那脏乱的手拿食物让明伟尝一尝,明伟感到很讨厌,到了再也无法容忍的地步。但是悲玲也让这个坐在旁边的男人(明伟)很倒霉。人总归要有分寸,每件事情都让悲玲如此难堪,只是打瞌睡的时候不小心滴了一点口水在他西服上,就一副暴跳如雷的模样。不仅如此,这个男人到了上海火车站以后,把明明先坐在出租车里面的悲玲拽下来,说是没有在指定地点乘坐,自己却坐上那辆出租车走掉了。因此,阿姨托悲玲带给正峰的那些精心包好的补药和小菜都丢掉了。悲玲想到阿姨知道会大发脾气,所以感到发晕。幸好正峰说没有关系,还说乡下的食物已经不合自己的味口。果然,正峰看起来好像很成功的样子,办公室和所住的楼房很豪华。那天晚上,他们在上海最贵的宾馆餐厅吃了饭。小时候是那么欺负悲玲的正峰不知不觉喜欢上悲玲,所以,以上海的事业做借口把悲玲叫了过来。那天晚上,正峰想拥有悲玲,但像小时候一样还是被悲玲揍了以后赶了出来。悲玲担心以后在上海的生活,但是为了萧白军叔叔,她打算怎么样也要把正峰变成懂事的人。另一面,从美国留学回来的素敏和明伟再次相会。已成为淑女的素敏和小时候比起来,简直就是180度的大转变。又善良又亲切,再加上对父亲王学友特别有孝心。但那只是知道自己不是父母的亲生女儿,所以素敏怕穿邦而故意改变成现在的模样。失去妻子后的王学友,也是以极大的关爱把素敏抚养长大。两个家族见面的时候总是会自然的提起明伟和素敏的婚事,而两个当事人也是觉得理所当然的接受此事。与此同时,正峰在公司的合作伙伴许冠杰一直没有出现在公司,正峰一脸思索的面孔,感到很不安。因此有一天晚上,正峰说要出差几天就拿着行李走出了住所。随后的第二天,悲玲独自守着的办公室里冲进来一群人,很猖狂的说是被正峰所欺诈。悲玲被带到警察局接受调查。她不相信正峰和冠杰欺诈别人,所以竭尽全力替正峰辩护...公安人员用一副怀疑的眼神看着此刻的她。过了48小时以后,悲玲精疲力尽的回到了办公室。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没想到一些人正在搬着办公室里的物品。说是被正峰欺诈巨额的一个叫‘C&R索夫特’公司的人,悲玲听到此话后直接奔到‘C&R索夫特’公司,在那里再次的遇见公司社长赵明伟。明伟看到踢门而进的悲玲那副荒唐的样子而不看好她,就如好几天都没有洗脸般,头发乱成一团,衣物上有污迹,甚至还有汤水流下来的痕迹,看起来是个非常凌乱的女人。但是这个女人却亲切的装着和自己认识一样(悲玲暗自庆幸和明伟在火车里相遇),说只要给一次机会的话,就会努力赚钱还清债款,悲玲正在说着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恰好,正在开公司重要会议当中的明伟,感到不耐烦,所以叫了保安要把她赶走,但是悲玲还是坚持的站在那里。无法再容忍的明伟,终于打了悲玲一个耳光,瞬间再也按耐不住的悲玲则发挥柔道技术,一把把明伟摔倒在地...!但是,事态就此麻烦起来。悲玲把明伟摔倒在地的时候不小心把他的腰给弄伤,要10周的康复时间。因为这样明伟无法处理一些重要的事情,所以他绝不饶恕悲玲。纯真的农村姑娘唐悲玲就这样以暴力罪被监禁。

第4 集/ 出狱后与赵明伟再次相会的悲玲

6个月后。唐悲玲带着暴力前科的罪名刑满出狱。在狱中所认识的扒手梅和舞小姐雪兰为悲玲送行而准备了鞭炮,可鞭炮只是噼~的一声后就没有爆炸。悲玲见到此景后感觉,这就像是以后展现在自己前面的黑暗的未来,因此打不起精神。不喜欢别人说她是死刑犯的女儿,所以悲玲比任何人都想着要认真的过日子,但是现在却成了有前科的人。悲玲觉得命运对自己很冷酷,因此感到凄凉。但是想到眼前最重要的还是生活问题,悲玲想勇敢地站起来面对生活。事实上,悲玲感到出狱以后的生活更茫然。萧白军和村里人什么都不知道,悲玲找不到正峰之前是回不去的。幸好可以在梅和雪兰所租的家住下,但想到眼前的日子感到很茫然。梅要把偷东西的技术,雪兰要把勾引男人的101种技术传给她。但是悲玲没有被她们的话所诱惑,果断的拒绝。虽然被无辜的理由而贴了前科的头衔,但宁可饿死也不能当违法的人。但是悲玲没能容易的找到工作,刻薄的梅和雪兰说“不工作的人不许吃饭”,就这样把悲玲给饿着。在监狱的时候倒也没这么饿过,吃着梅和雪兰吃剩下的面包沫,悲玲感到自己很凄惨。随后,悲玲在驾驶学院找到了一份清扫工的工作。难道悲玲和明伟是冤家吗?上班的第一天,悲玲在地铁站碰到了赵明伟。恰好有一个小偷在地铁里偷赵明伟的钱包,被赵明伟质问后把钱包塞到悲玲的包里,下车时被赵明伟发现而被明伟误以为是现场做案的扒手而被抓,使悲玲的模样很难堪。幸亏媚儿抓到了小偷悲玲洗脱了扒手的怀疑,但是因这件事情,驾驶学院知道她是有前科的人,因此被学院开除了。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工作就这样被丢掉了。但是听完事情经过的素敏理解悲玲的处境,因此提议让悲玲到货品仓库当司机。明伟虽然不喜欢,但还是按照素敏的意思重新录用悲玲。与此同时,出狱后干一些琐碎事情还欠了一屁股债的林英花偶然地在报纸上看到素敏。林英花看到穿露背装的素敏背上的伤疤。24年前,在狱中的时候听到死刑犯姜周进说把自己的女儿和大东化学的女儿给掉了包,其证据就是背上的这个疤痕。那时候,周进向英花留下遗言说自己很爱女儿,如果以后能见到自己女儿的话求她一定要把这句话转达。但是英花无视这些话而忘记了。但是林英花想着周进的话很可能会是个事实。有一天,她假扮是个杂志社记者出现在王素敏面前。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