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断奶 > 断奶

断奶第24集剧情

申城开始限购,万众瞩目的房产税也全面出台。俊鹏趁机在 吴菲和 李建熙面前说明如再上 安琪家拆迁安置房的产证就会有多缴纳房产税的风险,吴 菲这才作罢。此时申城幼儿园入园遭遇前所未有的高峰,安琪为了给宝宝买学区房而研究起了入学细则,被俊鹏笑为杞人忧天。然而,安琪发现,一些好的学区房不 但规定了孩子的户口所在地,就连户主也必须是直系亲属,但是如今自己和俊鹏住的这套房子的产证上只有公公的名字,俊鹏如不上产证根本没办法做户主。女儿现 今的户口在父母老宅,正对着一家"三流学校",俊鹏回家对父亲说自己可以出上房产证所需的那3%的契税,李建熙却支支吾吾地试图回避,安琪立即会意又在提 防自己。安琪决定这次一不做二不休,一次性解决学区房问题和产证问题。和父母商议起了拆迁款的分配。

方惠茹为了解决外孙女入园和入学的问 题,表示会将大部分拆迁款贴给小两口买房,房产证上就写小两口的名字,但前提是俊鹏家必须出不少于女方的款项,以示公允。吴菲害怕一旦安琪和俊鹏有了属于 自己的房子就不再受自己掌控,表面满口答应,表示会把小两口现在居住的房子挂牌出售来支持二人买房,但却故意在中介那里提高售价,导致房子少人问津。安琪 这头兴高采烈地开始穿梭于各中介推荐的学区房进行踩点,并对上家的孩子在读情况仔细调查,以保证宝宝到时能顺利进入对应小学。而自己的CPA复习不得不又 暂时搁置。优优自己那套小屋的房款尽数给了中林,表示愿意入股,与中林共同进退。

中林和优优怀着共同的梦想,一起憧憬着未来。 秦玉萍路过中 介,看到安琪的婚房被挂的价格和安琪说的有出入,高于同小区的相同房型,心中起疑,于是进内一探究竟。中介大吐苦水,说吴菲坚持非此价格不卖,令购房者望 而却步。秦玉萍知道又是吴菲在搞鬼,于是回家把这事告诉了安琪一家。安琪怒火中烧。俊鹏向父亲求助,妻管严的李建熙提出了一堆安琪价值观有问题的论调,最 后也置宝宝的入园问题于不顾。俊鹏转而请求安琪放弃购买学区房,安琪对俊鹏说公婆不该把自己玩弄于鼓掌之间,白白浪费了自己看房的经历和时间,更践踏了自 己对婆家的信任。还说"后妈干政,天理不容"等话来发泄对吴菲的不满,准备冲到婆家找吴菲算账。俊鹏训斥安琪太过鲁莽,这样会撕破脸皮导致家人关系破裂。 再也无法忍受不公待遇的安琪眼看女儿可能进入对口的"三流学校"而心急如焚,要俊鹏在其和家人间做出抉择。

失去理智的俊鹏失手将安琪推到在 地,宝宝吓得大哭起来。一向冷静的方惠茹忽然一反常态,把中介的名片和楼盘的宣传资料统统拿了出来,气势汹汹地直奔安琪婆家,安琪等人紧随其后。方惠茹将 这些资料当着吴菲的面撕了个粉碎扔在了她的脸上。吴菲虽然心虚却不甘示弱,正准备和亲家大干一场的时候,方惠茹情绪过度激动而晕倒,安琪夫妻两慌忙把其送 进医院,被医生告知血压到了230……

吴菲和李建熙害怕方惠茹就此一去而忐忑不安,为了弥补自己犯下的错误,主动提出到医院陪夜遭到安琪全 家的拒绝。安琪望着年迈的母亲微弱地躺在病床上的模样,心痛不已。在公婆和俊鹏的面前,她无所畏惧地提出了"媳妇是免费房客"的观点,男方的婚房在不停的 升值,女方的陪嫁却是不停地贬值,投资性支出与消费性支出不可同日而语,滔滔不绝的一番理论让其余三人哑口无言。俊鹏更是无地自容。抱着赎罪的心情,俊鹏 日夜守候在岳母的身旁,不眠不休地端水送药。原本下定决心离婚的安琪和 安孝国渐渐被其真心所融化。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