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新西厢记 > 新西厢记

新西厢记第26集剧情

杜确叫 郑恒别提封帅的事,郑恒不安觉得功劳该归于杜确,郑恒要回京禀明圣上把功劳归还给大哥。 崔夫人喝下药问张珙是否来信,担心张珙变心,莺莺叹气, 红娘说张珙不会辜负他的,两人打趣闹了一番。燕娘问是否该给小姐准备嫁妆,崔夫人恐于太后赐婚。见郑恒回来郑德泽激动恭喜他成为大将军,郑恒认为大丈夫不能抢功,郑德泽说他不能妇人之仁,不让郑恒接着再问什么君子行为。张珙想出京看看心上人,裘大人高兴准备为他在皇上前请辞。郑德泽为刘裕出丑感到苦恼,因为霍启忠的提醒郑德泽才想起皇上下的两道旨相矛盾,刘裕自然无罪让他写一封诬告信有备无患,郑德泽对他刮目相看。刘裕写完霍启忠说他竟能写出两份相反的供词,别以为太师不知道,仍出剑让刘裕自行解决,刘裕痛心反手冲向霍启忠却被剑穿透,痛苦地说我刘裕是死在反复无常上,但是明白不像你只怕会死的糊涂便倒下。裘勉之说刘裕及几位考官离奇死亡,拿出刘裕的供词,皇上担心裘勉之的安危,太后建议委屈他先投入大牢,再给张珙一个皇亲国戚的身份。郑德泽求见拿出刘裕证词指证裘勉之,皇上下旨将他押入大牢亲自审问,郑德泽认为张珙也有勾结,太后已经招为驸马。府中郑德泽吩咐通知在朝的官员还有在外的节度使有要务都直送给他负责,让太后颐养天年,让皇上成为宫中宠物。郑恒觐见要归还功劳,郑德泽急着阻止,皇上特封杜确为云麾将军。张珙和郑恒互相恭喜,张珙正要去找莺莺,郑恒要进宫请辞婚约,禀明太后才知张珙已是驸马。

莺莺给母亲送药,崔夫人仍在叹气。郑恒呵斥张珙攀附权贵,普救寺所为就不是光明磊落的君子踹倒桌子离去,圣旨到张珙才知自己被招为驸马,张珙一怔。面见皇上请收回成名,皇上决意不收,问他皇上跟心上人都面临险境选谁?张珙不明,皇上才说出苦衷,命他彻查科考一案和粮草一案,先放放儿女私情。霍启忠讥笑没想到保护一个人还能放进大牢里,郑德泽说没出大唐都在掌控中。狱卒绑好裘勉之鞭抽让他交代怎么作弊的,皇上驾到见裘勉之被打的不成样子叫人把狱卒砍了,情急下狱卒说受郑太师指使,皇上没想到郑德泽的党羽都渗透到身边了,要重振朝纲。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