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大家庭 > 大家庭

大家庭第1集剧情

1979年夏天。内蒙古,黄河边。一片广阔原野上,在内蒙古下乡的北京知青袁刚驾驶着拖拉机,来来回回进行着农耕作业。此时他一天的工作早已做完,他留在拖拉机上是为等着一个人。他知道每天这个时候陈涵秋必经这条路。天气阴沉闷热,几个知青和村民像往常一样取笑调侃着驾驶着拖拉机的袁刚,袁刚充耳不闻。众人皆知,工人子弟家庭出身的袁刚一直爱慕着他的同班同学,同样来自北京,出身知识份子家庭的的女知青陈涵秋。陈涵秋出生在医学权威家庭,生活优越。从小被父亲母亲按才女的要求培养,琴棋书画都懂一点。十岁前后失去父亲,从才女沦落到黑五类再到可以被改造的女知青,陈涵湫经历了生活的巨大变迁。 袁刚心里却明白,在这个集体户里,陈涵秋追求者众多,她不假辞色,一一拒绝,孤傲而清高。看到涵秋拒绝了那么多人,袁刚更加自卑,深知自己配不上陈涵秋。在袁刚眼里,陈涵秋是高不可攀,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转眼间,天空翻卷乌云,天气大变,下起倾盆暴雨。知青及村民们赶着避雨往回跑,袁刚在雨中看见陈涵秋模糊的身影。陈涵秋疯狂奔向河边,看着汹涌的河水,一幕幕耻辱的回忆让她丧失理智,陈涵秋不能原谅自己以及她腹中的孩子,她悲愤而绝望,纵身跳进河里。袁刚赶到,震惊之余来不及多想,跟着就跳进河里,一通折腾,将陈涵秋打捞上来。河边破旧的草屋里,当陈涵秋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是袁刚一双焦急关切的眼睛。见陈涵秋醒来,袁刚着急忙慌问她怎么这么不小心掉进河里。陈涵秋用她仅剩的所有力气狠狠推开袁刚,再次昏迷。 公社卫生所里,袁刚手足无措地在病房外等待着医生的消息。抢救陈涵秋的医生护士们查出陈涵秋怀孕,众人又都知道袁刚爱慕陈涵秋,理所当然以为袁刚是孩子父亲。袁刚得到陈涵秋怀孕消息,当即傻了,不肯相信,他想当然以为小护士在开他玩笑,他向护士们发怒,发誓在刚才从河里将她捞上来之前,他连陈涵秋的手指头也没碰过一下。当医生确认陈涵秋怀孕后,袁刚如五雷击顶,非常不堪,对陈涵秋顿起厌恶之情,他忍不住想知道谁是孩子的父亲。陈涵秋对这个救命恩人不屑一顾,理都不理。陈涵秋冷漠态度刺伤袁刚,袁刚一气之下愤然离去。袁刚刚走,陈涵秋的冷漠倔强土崩瓦解,捂在被子里,无声痛哭。 在这个过程中,谣言已经风传出去。陈涵秋出身不好,平时又落落寡合,与领导关系不好,早是领导们的眼中钉,一直被人监督,眼下终于逮着批判她的机会。生产队办公室里,民兵,村干部,妇女主任等等不理会陈涵秋虚弱身体,也不关心她生死,只是逼问陈涵秋究竟和谁私通,孩子父亲是谁。村民们围观,并不断通知让大家来看热闹。村民们一边吆喝着"有破鞋大肚子"一边往生产队办公室跑。袁刚逆着村民而行,他知道他们是去看谁的热闹,他痛苦不堪。办公室里,无论村干部如何恐吓威胁,妇女主任甚至破口大骂,陈涵秋态度自始至终没有变化,坚决不肯说出孩子的父亲。陈涵秋的强硬态度激怒村干部和妇女主任,辱骂陈涵秋,越说越难听,办公室窗户大开着,不堪入耳的话接连不断传出,袁刚再也无法忍受他心爱的女人受到如此巨大侮辱。 袁刚难过,大骂自己王八蛋,大嘴巴抽自己,他明白,他接下来要做的选择是让自己承认这份耻辱,他要保护这个女人。他没有别的办法了。袁刚推开生产队办公室的大门,告诉众人,他是孩子的父亲。陈涵秋大怒,急赤白脸的辩解,却没人相信她。袁刚出身好,表现也好,深得公社生产队领导喜爱,袁刚出面,村干部们无话可说,只是深深同情袁刚被这个出身不好的女人拖下水,袁刚向村干部等人承诺自己要娶陈涵秋。堕胎手术需要开介绍信,没有人会给陈涵秋开。陈涵秋肚子里的孩子越来越大,根本无法做掉。村民们但凡见了陈涵秋,都要挨着个关心地问她孩子几个月了,什么时候同孩子爸结婚,陈涵秋快气疯了。避开众人,陈涵秋大骂袁刚不要脸,多管闲事。袁刚的解围让陈涵秋更觉得屈辱恶心,她早听人说袁刚对自己有意,现在更是断定他不怀好意,想趁机占她便宜。 陈涵秋悲愤交加,号啕大哭。见陈涵秋哭,袁刚急了,他张口结舌的解释着,吃力的表达着自己想法,努力告诉陈涵秋,他愿意娶她,愿意做孩子父亲。陈涵秋根本不听,叫袁刚别再接近她。不管袁刚几次来找,几次表达心意,陈涵秋通通不理。对于袁刚的好意,陈涵秋并非看不见,她也逐渐了解袁刚不是她之前所想的那种流氓无赖,对他产生的误会慢慢打消了,但她仍然极为抗拒,她不肯接受袁刚对她的怜悯和同情,不肯与袁刚交谈。袁刚问陈涵秋,不嫁给他也可以,但她想怎么办?能怎么办?再去死吗?陈涵秋再次来到黄河边,袁刚跟着,吓坏了,以为她真想再去死,追上去阻拦,质问陈涵秋又想跳河吗?想跳就跳吧,我绝对不拦你!绝对不救你!一个人死过一次,绝不会有再死一次的勇气。 陈涵秋正是如此,她并不想自杀,她看着袁刚为她气急败坏的样子,突然觉得生活也没她想得那么糟糕,还有一些温暖和好玩的东西。袁刚大喊大叫,结果脚一滑,顺着滑坡滚了下去。陈涵秋大惊失色,本能拉住袁刚,这要紧关头,袁刚仍然担心陈涵秋的身体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一个劲叫陈涵秋放手放手,别动了胎气。结果袁刚掉进河里,等他狼狈不堪地爬回来,看着被他吓得花容失色的陈涵秋,自嘲的大笑起来。陈涵秋也终于笑了。两人当即结婚,袁刚用草绳和野花给陈涵秋作了个戒指,还信誓旦旦说将来一定会给陈涵湫送真金白银的,虽然袁刚知道自己在开玩笑,但袁刚的表白让陈涵秋很感动。 袁刚和陈涵秋在口头上达成了协议,保证一回北京就离婚。袁刚不断声明既然结了婚,陈涵秋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他的了,他会看着她,她不好好生下来,他不会放过她。而陈涵秋则三番五次告诉袁刚,自己绝不会赖着袁刚,不拖累他,不让他戴绿帽子,不让他当乌龟王八。正是鸡同鸭讲,各说各话。陈涵秋奇怪,问袁刚这样不觉得屈辱吗?袁刚赖皮赖脸说不觉得,没这个他还娶不到媳妇呢,现在赚了,不但娶到媳妇还白添了个儿子。袁刚口气虽然轻浮,但陈涵秋从他的眼里看出他的真诚,善良。袁刚是一个充满喜感的糙男。他难过,但他真爱陈涵秋,于是他骂自己煽自己大耳光,但他还是会娶陈。陈涵秋跟袁在一起,也会逐渐变得喜感。最后会因为这个喜感而真正喜欢上这个糙男。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