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大家庭 > 大家庭

大家庭第3集剧情

孩子生下后,袁刚欢天喜地,比谁都高兴,整天把孩子抱在怀里爱不释手,袁刚是真爱这个孩子,这是遗传,袁家父母都特别爱孩子,被袁刚发扬壮大,他一直盼着这孩子出生,现在他把他当自己的亲生儿子。陈涵秋看得出他是真心爱这个孩子。陈涵秋做月子,身体虚弱,需好好调养。袁刚不让陈涵秋沾水,洗尿布的任务他全包揽下来。袁母发现儿子在洗尿布,很不高兴,唠叨自己年轻时候刚生完孩子照样在河边结了冰的水里洗尿布,怎么儿媳妇怀孕要泡脚、做月子不能洗尿布,就那么娇贵?袁刚不愿顶撞母亲,叫陈涵秋将尿布先藏起来,等他回来再偷偷塞给他。诸如此类小事,袁刚将陈涵秋伺候得相当周到。袁刚一边照顾陈涵秋,一边向她保证,让她安心静养,等她身体恢复,虽然不舍得,但他保证一定同意离婚,绝不再勉强她,不让她再受半点委屈,只是希望能让他偶尔去看看孩子。 陈涵秋被这个单纯男人的善良和真挚彻底感动了。袁家一家人对袁小刚的疼爱,对陈涵秋的无限关爱,也都让陈涵秋感同身受。陈涵秋身体慢慢恢复过来,想出去买菜,透透气,出门时天气大晴,走一半就下起瓢泼大雨,陈涵秋想往回赶,没跑两步跌倒,体力不支,竟站不起来。陈涵秋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发现自己已经被袁刚用雨衣裹得严严实实,抱在怀里。袁刚抱着陈涵秋往家跑,一路数落陈涵秋不知道爱惜身体,想逃跑也得看看天气预报,还得等身体好了再跑,现在跑能跑多远?跑不远还被逮回去!陈涵秋倚在袁刚的怀里,感觉这个男人如此可靠。 当晚,袁刚感冒了,躺在地上哆哆嗦嗦,一个劲打喷嚏。陈涵秋看不过去,叫袁刚上床,换她躺在地下,袁刚坚决不同意。陈涵秋让袁刚到床上,两人一起睡,袁刚还是不肯。陈涵秋硬将袁刚拖上床,捂进被子。进了被窝,袁刚脸朝外,不看陈涵秋。陈涵秋完全不了解袁刚情况,碰到袁刚脖子,发现袁刚浑身滚烫,陈涵秋以为袁刚发烧,很是担心。袁刚急赤白脸,叫陈涵秋闭嘴,不想被强暴就别理他。陈涵秋这才明白过来,袁刚身体有反应了。这一晚,这对夫妻终于名副其实。 五年后。袁小刚五岁。袁刚去幼儿园接儿子。一到幼儿园,老师拉住他告状,小刚又把别的孩子打哭了。袁刚当着老师面表决心回家一定好好收拾儿子,还告他妈去。一边说着一边把小刚带出来,出了幼儿园,袁刚就问儿子怎么打的,小刚一通吹,袁刚直夸儿子打得好。父子俩感情好成一团。袁刚把自己小时候玩过的各种游戏跟袁小刚分享,比如抓麻雀,做捕鸟夹子,老鼠屁股放烟花等等现在的孩子绝对没有见过的各种游戏。陈涵湫痛斥父子俩的这种残忍游戏,陈涵湫害怕袁刚这种不善良不环保的举动会让袁小刚的心灵受伤,但陈涵湫仍然不能阻挡袁刚只要高兴就好的教育态度。袁刚骑车载着儿子没几步路,被同学张从军截住了。 张从军从小和袁刚一起长大,下乡时被保送上大学,后来又考了研究生。张从军是个喜欢热闹的人,赶时髦,什么新鲜都少不了他,这阵子综着袁刚,知道袁刚修车技术过人,想和他一起搞承包,说是看好了一个汽车维修厂,已经和人家讨论了承包条款。张从军一个人干不踏实,一个劲儿怂恿袁刚下海,和他摽在一起。张从军对目前厂里搞的目标管理,不屑一顾,他分析得头头是道,他告诉袁刚,现在只有承包才能救厂子,他说了一大堆人名,马胜利,步鑫生,关广梅,都是袁刚没有听过的。袁刚不想折腾,不想下海,只希望厂子能搞好点,凭自己的手艺技术,还是可以站得住脚的。袁刚一直搪塞,见着张从军就想走。张从军揶揄袁刚整天不是骑个破自行车跑幼儿园接儿子,就是回家伺候老婆,太不像个男人!见袁刚仍不理会,张从军告诉袁刚不用他下海,自己已经办完了手续,只要袁刚答应给他兼个职。袁刚着急走,一听不用下海只是帮忙,就含糊答应下来,一蹁腿骑着单车没影了。到了家,袁刚直接奔厨房向媳妇汇报儿子情况。 五年后的陈涵秋已然恬静了许多,下乡留下的阴影在她身上逐渐看不到了。虽然陈涵秋心中仍有一些不安,但总得说来日子不错。她现在一家普通纺织工厂当工人,与袁刚生活甜蜜温馨,孝敬公婆,与小叔子小姑子和睦相处,邻里关系也处理得很好。经济条件虽然比较拮据,钱紧的时候,袁刚为了省一分钱,可以绕道买东西,省一分钱的快乐让陈涵湫觉得袁刚的快乐太简单。。廖静看在眼里,也会在陈涵秋缺钱的时候,接济一下女儿。但袁刚和陈涵秋还是把全家的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廖静对涵秋过早结婚生子耽误考大学耿耿于怀,涵秋因此选择到电大去学习。此事却让婆婆不高兴,有冲突。 袁母一是担心陈涵秋忙不过来,光是工作和家里杂务已经让她有些力不从心,还学那些洋码子,累不累啊;再者,一个孩子妈,和一群孩子坐在教室当学生,不怕丢人?袁刚却觉得挺好,支持陈涵秋不断学习,补充知识,并努力说服袁母。这天,坐在电大教室的陈涵秋正在想着毕业拿到文凭后换工作。上课铃响打断了她的梦想。代课老师的自我介绍让陈涵秋心中一凛,她浑身颤抖,脸色苍白,头也不敢抬,课也没心听,就盼着快下课走人。但事与愿违,老师偏偏提问低着头的陈涵秋,当陈涵秋不得不抬起头时,这面对面的师生二人万分尴尬。这位老师正是和陈涵秋当年一同下乡的高中同学,李劲松。也是他,让陈涵秋怀孕,并抛下她一走了无音信。本已忘却的耻辱回忆再次袭击陈涵秋。 当年在生产队的陈涵秋看似高傲坚强,其实内心脆弱,不堪一击。陈涵秋刚刚懂事就赶上文革,父亲被打死,同为医生的母亲当了多年清洁工,自小便成了黑五类的孩子。李劲松正是抓住了陈涵秋柔弱的心,一举将她攻破。陈涵秋本来并不那么喜欢李劲松,但李劲松喜欢读书,性格成熟稳重,谈吐风雅,陈涵秋终于没有抵抗住李劲松的激情,他的甜言蜜语和他的海誓山盟。李劲松得到了陈涵秋的同时,家人也帮他联系好了工作,要他马上回北京。李劲松一走就是两个多月,没有半点消息。没有信,没有电话,任何消息都没有。陈涵秋越等心越凉,终于得到唯一的消息,北京回来的知青告诉陈涵秋,李劲松已经结婚。这并不是最让陈涵秋难堪的,最绝望的,是当她发现自己怀上了李劲松的孩子。一瞬间的尴尬过去后,陈涵秋眼里透出冰一样的冷厉,她绝不承认自己认识对方,她视对方为陌生人。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