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大家庭 > 大家庭

大家庭第4集剧情

袁刚准备接陈涵秋下课,到了学校门口,却见着久未见面的李劲松。 袁刚和李劲松也是同学,又一起下乡,此时倍感亲切,正要上前打招呼,却见李劲松和陈涵秋在争执什么。 陈涵秋要走,李劲松拦住她,努力向她解释当年自己的离开并非自愿,是迫不得已迫于家庭压力。陈涵秋漠不关心,她控制着怒火,请李劲松让路。李劲松却很想了解陈涵秋近况,不放她走。 袁刚此时也猜出了大概这两人之间是怎么回事,他极不舒服,想离开,但眼看着陈涵秋情绪就要失控,她脸上又出现了当年生产队时的仇恨和绝望,袁刚及时上前,一把将陈涵秋拽到身后,故作没事同李劲松一通客气寒暄。 李劲松吃惊,没想到陈涵秋会下嫁袁刚这种粗糙男人。 碍于袁刚,李劲松不好再纠缠下去。 袁刚装傻充愣嘻嘻哈哈,将陈涵秋拉走。 一路上,袁刚努力振作,问陈涵秋发生什么事,陈涵秋不说话,袁刚开始天南地北的胡乱猜测,试图逗笑陈涵秋。 陈涵秋冷着脸,心烦意乱,质问袁刚你装什么傻呀!想问什么就问啊?! 袁刚不再嬉皮笑脸,沉默下来。 见袁刚拉下脸,陈涵秋一赌气,招呼也不打,从袁刚自行车后座跳下来,扭伤了脚。 袁刚终于借题发挥,大怒,他妈疯了你!找死啊?! 袁刚边骂边要搀扶陈涵秋,陈涵秋不理,横冲冲甩开袁刚,一瘸一拐地往家走去,袁刚望着陈涵秋背影,一腔怒火无处宣泄,转脸走回学校去找李劲松。 袁刚堵住李劲松,态度和刚才完全不同,直截了当质问李劲松对陈涵秋到底做过什么。李劲松冷嘲热讽,我和你什么关系,我有什么义务告诉你?我和你老婆的关系你老婆才应该告诉你。 袁刚说不过李劲松,火冒三仗,一拳抡去打倒李劲松。 李劲松从地上爬起来,一边擦着脸上的伤痕,一边嘲笑袁刚根本就是粗人一个,除了打架还会什么?一辈子也配不上陈涵秋! 袁刚愤愤回到家,见陈涵秋正在打包收拾东西。袁刚受不了,以为陈涵秋要投奔李劲松。陈涵秋大怒,两人吵起来,孩子吓得号啕大哭,袁父袁母不知发生什么,赶来劝架,陈涵秋气急,抬手给儿子一嘴巴,袁刚火了,把孩子抢在怀里,指着陈涵秋,这是我儿子,你再敢碰他一下试试! 陈涵秋大哭起来。 陈涵秋委屈,越哭越伤心,骂袁刚没良心,到现在居然还不相信她。袁刚心立刻软了,内疚不已,将陈涵秋搂在怀里,一个劲道歉,连哄带安慰。 袁父袁母悄悄退了出去,袁母私以为儿子这么惯媳妇太不成体统,她没想到陈涵秋脾气这么大,将来儿子不全被陈涵秋牵着鼻子走?以后自己老了还得看陈涵秋廖静脸色不成?袁刚愿意成为陈涵湫的靶子,但是袁母就不同意了,袁母心里对陈涵秋态度开始改变。 家里没有洗衣机,涵秋有时会把要洗的东西带到妈妈那里去洗。几次下来,袁母就不高兴,多少年都是用手洗的,做月子时候就算了,怎么成毛病了? 陈涵秋听了不好意思,只得妥协。为了省水,用桶接水,来回倒,耽误时间,还费劲。涵秋碰到袁母不在的当口,放开来洗,袁母回来后知道媳妇儿用了大量的水,脸色就不太好看,说话也不好听。 廖静知道了也很不高兴,觉得袁母是冲她来的。 廖静那天听见袁刚和陈涵秋吵架,又见女儿走路一瘸一拐,就觉得女儿在袁家尽受委屈了。廖静自己也不顺,在医院受人排挤,不给她安排职位,迫使她提前退休。自己身为医院专家,却连给女儿换个好工作的能力都没有。廖静希望陈涵秋多陪陪她,听她诉苦,陈涵秋却忙着工作忙着孩子,没有时间。房子问题上,廖静没少受李美娣的气。李美娣总是带头挑拨离间,怂恿袁母欺负廖静。 廖静唯一安慰的是,陈致秋让大伯顺利办出了国。廖静天天盼着儿子学成归来。 陈涵秋内心最渴求的,是希望能有套自己的住房。 事无巨细,没完没了的琐事,叫袁刚和陈涵秋焦头烂额,疲惫不堪。最要命的是在一个院子里和两方家长住在一起,两个人的性生活都要小心谨慎,匆匆了事。 袁刚能理解陈涵秋,但他没有陈涵秋对独立房子那样急不可耐,一大家子的热闹劲儿还没过完没过够呢。 新来的文厂长以为机械厂是个肥缺,又在市区里,没想到刚来就要面对令人头疼的分房问题。他还没把这些干部认全,因为分房,矛盾纠纷就已经摆出一大堆。厂干部中只有工会主席袁父不参加分房,袁父原先是作为军代表来这个厂,市房管所分给他现在所住的这套房子,后来他就转业进厂,一直住在这里。 于是文厂长请袁父出任分房领导小组组长。 听说公公当了分房领导小组组长,陈涵秋立刻问袁刚能不能给我们弄套房,袁刚没当回事,随口敷衍。陈涵秋天天追着袁刚问,终于让袁母听见。 袁母很不高兴,挤兑陈涵秋,还真是想什么就说什么,真敢想啊。袁刚自己没什么感觉,也就没留意到陈涵秋有多没面子。 五岁的袁小刚有一搭没一搭地去上幼儿园,原因很简单,爷爷奶奶惯孩子,就说不去了,反正家里有闲人带就行了。 看着爷爷奶奶惯袁小刚宠袁小刚,陈涵秋心里不是滋味,在教养孩子的问题上,陈涵湫抓得比较紧,用穷养儿子的理论指导自己的育儿经,却屡屡遭受袁家那种自然成长理论破坏,袁刚一切出发点就是高兴就好,没有原则,在袁刚的不断袒护下,袁小刚无法无天,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陈涵湫使用各种方式讲道理、体罚等等手段都无法具体实施。和袁刚的无条件对孩子的宠爱与陈涵秋对儿子的严格要求相比,连家人都觉得陈涵秋有让人误以为是袁小刚的后妈的嫌疑。陈涵湫很无奈很沮丧,却不肯放弃与袁刚在教育问题上的对抗,这种夫妻俩的战争经常就演变成袁家和陈家的战争,最后胜利的总是袁小刚,袁小刚对父亲佩服得不行,在袁小刚的世界里,妈妈和姥姥都是大灰狼,袁小刚能躲就躲。围绕教育观念与而观念的不同,陈家和袁家很多矛盾。 袁父一下班就把孙子扛在肩上,到处溜达;平时节省到小气的婆婆,每次上街买菜都会给孙子带点他喜欢吃的零食。 有一次晚上小刚做梦吃饺子,醒来闹着要饺子,袁刚和陈涵秋正在哄孩子入睡,却听到爷爷奶奶爬起来进厨房要去给孩子包饺子。袁刚的小妹妹袁禾心生嫉妒,父母把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孙子身上,对自己不闻不问。袁禾本来是家中唯一女孩,父母亲曾经对她疼爱有加,自从小刚出生,这一切都改变了。 袁父和文厂长,就制定分房细则的争论,反映出了很多问题。公平,是每个人的口头禅,但恰好就是因为觉得对自己不公平才使用的。 房源本来就少,加上经济不景,厂子处于半开工状态,这个时候分房子,必然是狼多肉少,怎么分都是问题。有人已经占了好几套住房,分给自己的儿女,大多数职工却都是一大家子挤在狭小的空间,急待改善住房条件。新来的文厂长明白在自己没来之前,就把分房弄成既成事实,这就是本厂三朝元老王向群给自己出的难题,如果这次王向群不满意,日后他还会给自己找麻烦。因此文厂长特意要求袁父照顾王向群,无论如何要给王向群再解决一套房子。袁父对文厂长的提议有保留。他在分房小组会上提出,分房子应该是给本厂职工解决住房困难问题,不是给厂领导子女解决住房问题,有些人已经有两套以上住房,分给儿女,要是这样下去,我们是不是连他孙子外孙的住房都要准备呢?袁父的观点在厂里悄悄流传开来,职工们都觉得有希望了。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