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大家庭 > 大家庭

大家庭第5集剧情

袁家热闹了。 天天都有人来排队,向袁父反映情况,搞得鸡犬不宁。 这帮人闹得很,耍无赖,要求吃住在袁家,要等袁父一个话儿;哭诉的,好像在忆苦思甜,又像是沿街乞讨;愤怒声讨的,举报别人多占住房;也有嘲笑袁父,看热闹的,哪里来这么一个大头? 什么类型都有,袁家门庭若市。 袁母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情况,抱怨老头子揽事,袁父躲在屋里不出来。 大家缠上了袁刚和陈涵秋,夫妻俩很是为难,不知怎么处理得好。 有人为贿赂袁刚,送他一台洗衣机。 袁刚一想到陈涵秋每次洗衣的不方便,当即就收了洗衣机,并天真告诉对方等到时候把钱一凑够了就还给人家。 袁母看儿子搬回来洗衣机,一看牌子比廖静家的洗衣机高级,功能又比她家的多,袁母更是开心得意。袁母得意归得意,可舍不得用洗衣机,嫌费水费电,整天摆出来观赏。袁刚陈涵秋看着袁母这般幼稚,实在好笑。 行贿的人找到袁父,话里话外将送洗衣机的事说了出来。 袁父大怒,回家质问儿子。袁刚没想到父亲会发这么大火,找到行贿的人,要还他钱,对方坚决不肯收,赖皮赖脸的说,反正你拿了我的,你就得替我办事。 袁刚无奈回到家,袁父差点气得犯病。 袁母指责陈涵秋,弄这个破洗衣机全都是为了她。 袁刚要将洗衣机扛走,还给人家。袁母摸着一次也没用过的洗衣机,恋恋不舍,后悔不已,早知道怎么也该用几次的。 袁刚越想越窝囊,回来时又扛了台新买的。陈涵秋心疼,何必呢。 陈致秋回来了。 陈致秋和大伯在海外一直关注着大陆变化,根据政策,有地契是可以收回祖产的。陈致秋已经给有关方面寄出了地契复印件,并承诺此事办妥,可考虑回国投资。 陈致秋前脚回来,民政局后脚来人,测量小院面积。 袁母和李美娣发现情况不对,和测量人员打听,判断是廖静所为。但廖静并不知情,李美娣讽刺廖静虚伪,这不是你丈夫的祖产吗你不知道谁知道啊。 李美娣一贯地欺负陈致秋,找上门骂街。 重新回来后的陈致秋不再胆小懦弱,他变得刚强而游刃有余,谁也不知道他在国外吃了什么苦,经历了什么,总之他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陈致秋打心眼里憎恨李美娣,他句句狠话直戳李美娣心窝,说得李美娣到最后竟然哭闹起来。院里的人都傻了,那个凶神恶煞的李美娣居然被弱不禁风的陈致秋骂哭了。 廖静和陈涵秋没想到陈致秋此次归来会有这么大动静,都有些摸不着底,不了解陈致秋究竟在想什么。 陈致秋对母亲和姐姐的反应感到诧异,想什么还用问吗,当然是把房子收回来!让那帮不属于这个家的人都他妈滚蛋啊?! 见廖静陈涵秋沉默半天,陈致秋急了,他本以为母亲姐姐应该全力支持自己,怎么也没想到竟然还会反对! 陈致秋本以为趁着这次机会,姐姐就可以和袁刚离婚。他从骨子里就看不起袁刚,从来不认为姐姐嫁给他是正确选择,又听廖静说了许多陈涵秋在袁家受委屈的事情,还误会袁刚家庭暴力,虐待了陈涵秋。 陈涵秋哭笑不得,问廖静什么时候发生的?廖静装聋作哑,廖静不大相信变化来得这么快,对时代变化的大起大落心存疑忌,没有在姐弟俩面前表态。也没有完全转变到儿子一边。 陈致秋坚信姐姐当时是迫于无奈,无路可走了,才会嫁到袁家。但现在社会改革,机会有得是,根本没必要再和那种窝囊废在一起。 陈涵秋震怒,她不许弟弟侮辱看不起袁刚。姐弟俩大吵起来,陈致秋嘲讽姐姐思想落伍,跟着变得这么没骨气,不离婚就是自甘堕落,活该挨打受气。 廖静也劝陈致秋,若非袁父文革中救了她的命,她恐怕也和丈夫一起魂归天外,他们姐弟俩早成了孤儿,袁家无论如何有恩于陈家。 陈致秋心里明白,但他绝对咽不下这口气,母亲欠了老子的情,姐姐居然又欠了儿子情。廖静不解,陈涵秋下嫁袁刚,谁欠谁啊?陈致秋冷笑,他根本不相信袁小刚是袁刚的亲生儿子,长得一点也不像。 陈涵秋一惊,反手给弟弟一个嘴巴。 陈致秋本来只是随口一说嘲讽袁刚,但看到陈涵秋的激烈反应,他疑心更重。 袁家能隐隐约约听到陈家的争执,袁家此时也争个不休。 李美娣跑到袁家,和袁母一起同仇敌忾。 袁母怒不可遏,她怎么也无法接受陈致秋居然要赶他们走,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出趟国回来,良心都喂狗了! 袁母一通臭骂,袁刚父子陷入沉默,弟弟妹妹则相当乐观,琢磨着搬到更好的地方去住。李美娣在一旁添油加醋,拱起他们的怒火。 陈涵秋疲惫不堪的回家,袁刚心疼,忙安慰老婆,袁母指桑骂槐,骂袁刚不孝。 陈涵秋试图向婆婆解释,袁母沉着脸,理都不理儿媳妇。连一贯中立的袁父也忍不住话里话外带了刺儿,对陈涵秋有成见。全家除了袁刚,都在敌视陈涵秋,像是陈涵秋要把他们从这里赶走一样。 陈涵秋无力地表态,替弟弟道歉,解释他不懂事,她们母子一定会尽力说服他放弃收回房子的。 卧室里,陈涵秋缩在袁刚怀里哭,袁刚心痛不已。 袁刚找陈致秋谈。 陈致秋对袁刚很不客气,蔑视的问袁刚是来打人吗?袁刚不理会陈致秋的挑衅,只是平静的告诉他,他姐姐这些年来过得多么平静快乐,他现在是在破坏她的生活。 陈致秋冷笑不止,嘲笑袁刚这种人根本不懂什么叫快乐,姐姐和这种不理解她的人在一起一生注定不幸,怎么可能快乐? 袁刚尽力表达他的想法,见和陈致秋实在无法沟通,只得黯然离开。 陈致秋突然叫住袁刚,问他想知道小刚的父亲是谁吗? 袁刚一愣,他跨上一步,揪住陈致秋的领子,平静的说,我是袁小刚的父亲。袁刚警告陈致秋,如果他再敢伤她姐姐的心,他绝不放过他。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