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大家庭 > 大家庭

大家庭第7集剧情

袁刚心里清楚陈涵秋的巨大压力,但却无能为力。他每天看着陈涵秋骑那辆破旧的男式自行车上班,心里不是滋味。袁刚跟张从军借钱,买了一辆女车给陈涵秋。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没想到车子买回来,妹妹袁禾喜欢得不得了,说嫂子在家休息的时候,她骑。结果等陈涵秋上班的时候,女车被袁禾骑走没回来,陈涵湫仍然骑着那辆破旧的男车。袁刚数落妹妹不懂事,又好言相劝,答应自己再挣钱一定给她也买一辆。袁禾不理,一生气跑去母亲那边告状。袁母自然向着女儿,又来主持公道,教训袁刚陈涵秋。 陈涵秋为了维持一家的和谐和自己当初的愿望,在袁母面前从来不直接顶撞,但是陈涵秋也会想方设法把自己的不满对着袁刚间接的表达出来,袁刚就成了陈涵秋的发泄对象,成了替罪羊。 袁刚烦了,臭骂袁禾一顿,袁禾大哭大闹,搅得家里不得安宁。 陈涵秋息事宁人,恳求袁禾收下那辆女式自行车。袁刚没想到给媳妇送辆自行车也能出这么多麻烦,三天两头闹腾。袁刚和陈涵秋商量,还是尽早搬出去得好,陈涵秋却已经没有那个心气,她此时因为厂子里的事情焦头烂额,担心失去工作。 李劲松来工厂找袁刚。 袁刚心里一紧,儿子就在一边玩,一派天真无邪,袁刚禁不住烦躁莫名,装不认识李劲松。 李劲松拦住袁刚,袁刚躲不过,急,你又找打是吧?! 李劲松不说话,递给袁刚一封档案信,打开来,是一份工作调令。袁刚看一眼,便知道这是给陈涵秋的。李劲松私下一直关注陈涵秋,了解到陈涵秋面临轮岗,便帮她联系了一份工作。他知道陈涵秋不会理他,才来找袁刚。 袁刚压不住心中怒气,骂李劲松臭不要脸,这不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吗?!陈涵秋工作用得着你来介绍吗?你还惦记什么呢! 李劲松冷冷道,工作调令是一个公司会计,但是时间很紧,不很快办,公司就会请别人。陈涵秋专业对口,她学的正是会计。 袁刚嘴上的劲儿已经泻了一半,心里没了底气,他手上捏紧了调令,还在死撑着,这什么破工作,纺织厂可是铁饭碗。 李劲松轻描淡写道,去不去你们自己决定,我只是看着涵秋太辛苦,如果涵秋是我老婆,我不会让她忍受这么艰难的生活。 袁刚蒙受羞辱却无法反驳。 袁刚很痛苦,两难选择,不要这份工作?男人的尊严保住了,可是陈涵秋还得继续受罪;要这份工作?自己颜面全无,不但要接受李劲松的馈赠和施舍,欠了他的人情,更不知道李劲松究竟安的什么心,日后还会出现多少麻烦。他身为一个男人,在李劲松面前已经输了,他连给陈涵秋买辆自行车的能力都没有。 袁刚警告李劲松离他们生活远点,他却只看见李劲松的一脸嘲笑。 袁刚抬不起头来,生活所迫,他不得不妥协。 陈涵秋在快要崩溃时,看到丈夫拿回来的这封信,激动万分,她连连追问袁刚这工作是怎么得来的,袁刚支吾含糊着敷衍过去。 看着陈涵秋如此快乐,袁刚后悔了,他觉得自己中计了,他明白李劲松成功的击溃了他的自尊。陈涵秋的快乐更坚定了众人所说的,这份快乐他袁刚是无法带给她的。 袁刚痛恨自己如此无能,赚钱的欲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强烈,在张从军那边帮忙的时间更多了。 而陈涵秋到了新的工作环境,久违的愉悦心情油然而生,脸上也总是充满了笑容,暗下决心好好工作,加倍努力。可是夫妻俩在家里共处的时间似乎比原来少了不少。 袁刚的弟弟袁田是个好说不好做的人,满嘴跑舌头,在学业上一直很失败,但自觉能干大事,他声称要做一笔买卖,短平快赚大钱,当万元户。 袁田磨叽哥哥想借钱,袁刚起初不同意,后见袁田真的靠从南方倒卖水果赚了不少钱,终于被袁田说服,哥俩一起当上倒爷。袁刚本该去工商局办营业执照,袁刚知道负责此事的是李劲松,死也不去。李劲松几次带人来查,袁刚兄弟俩东躲西藏,十分狼狈。 倒水果,倒衣服,一开始确实赚了些小钱,袁刚高兴,给家里添置了不少东西,不断给陈涵秋买她小时候玩过的袁刚能想起来的小玩具,让陈涵湫想起了小时候自己的娃娃被一个孩子抢了,袁刚为此跟那个孩子打了一架,夺回来的娃娃已经七零八碎了,陈涵秋当时光哭,没听清楚袁刚当时袁刚说了什么,看着这些玩具,陈涵秋想袁刚一定是为了那时的诺言才买这些东西。开始明白袁刚对自己好,陈涵湫沉没在童年的记忆中。 袁母开始以为给袁小刚的玩意,还觉得男孩子怎么能玩这些女孩子的玩具,得知是为陈涵湫买得,牢骚满腹,趁袁刚不在,袁母在饭桌上借题发挥,指责媳妇为老不尊,陈涵湫美好心情被打破,愤怒直接反驳,让袁母始料不及。袁母感觉媳妇在变,时代在变,变化对自己似乎不利,不能明着反对儿子给媳妇买东西,袁母开始跟儿子要钱,让袁刚经常缺钱,不能给陈涵湫买东西。 陈涵湫为了避免跟婆婆再起冲突,告诉袁刚不要再买这些娃娃什么的,说那个娃娃袁刚根本就不可能买到,那个芭比是从美国买回来的,袁刚不信邪,说我袁刚一定能实现自己当初的诺言,陈涵湫气急,警告袁刚再买就会当垃圾扔出去,袁刚受到刺激,希望早日把那个什么比弄到手,不能让老婆看不起自己。为了手头有更多的钱,袁刚没日没夜的干。陈涵秋总觉得不塌实,劝袁刚差不多收手,袁刚不听,自信心膨胀,误认为陈涵秋只是不知足,自己还没有彻底征服她而已。 陈涵秋对财务公司的业务越来越熟练,老总对她的信任也有增无减。这天临近下班,接到老总电话,要她送文件到一家酒楼。 到了酒楼,老总身边坐着李劲松。 陈涵秋无视李劲松,微笑将文件递给老总,不料李劲松接过文件,并礼貌的握住陈涵秋的手。陈涵秋刹那间仇恨憎恶感情通通上来,她强迫自己面带微笑。精明的老总发觉到陈涵秋和李敬松的关系绝非知青同学那么简单。 老总琢磨着如何牵这条线,利用它为自己服务。陈涵秋既然无法回避与李劲松见面,索性正面面对问题,警告李劲松过去的事情不要再提,我们各自有自己的生活,人之夫和人之妇,请你自重,不要再介入别人的生活。 在下乡时袁刚经常在陈涵湫不知道的情况下,默默帮助陈完成繁重的劳动,陈涵湫误以为是李劲松在暗中相助,李劲松在这个问题上没有承认并不否认,李劲松和袁刚在陈涵秋的感情世界里,一明一暗,好处都捞在李劲松手上。李劲松似乎觉得过去捞的好太多,现在希望弥补一下陈涵湫。 李劲松仍想解释清楚当年回城后的情况,想让陈涵秋听他的苦衷。陈涵秋冷道,你的苦衷和我说不着。 李劲松见陈涵秋如此铁石心肠,转而提醒她要袁刚小心,最近工商查倒爷查得很严,袁刚无照行事迟早会有危险。 陈涵秋更觉受辱,回家后心情低落,袁刚没注意,仍像平时一样把挣来的钱交给陈涵秋,陈涵秋郑重提出希望袁刚就此收手,别再干这种投机倒把之事,袁刚认为陈涵秋顾虑太多,心太重,劝陈涵秋别担心,等挣够了钱就可以搬出去。 袁刚一派热忱,对未来憧憬满满。陈涵秋却心情恶劣,烦躁不堪,情急之下,出口伤人。袁刚没想到自己辛苦努力赚钱,希望两人日子能过得更好,到头来却仍无法被陈涵秋看得起,袁刚气得浑身发抖,我让你觉得丢人吗? 陈涵秋越解释越乱,争执中,袁刚终于听明白了,是李劲松找过陈涵秋。夫妻俩进入冷战。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