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大家庭 > 大家庭

大家庭第11集剧情

厂里年轻人都奇怪,文雪梅为什么要帮助张丛军,这一问把文雪梅给问住了,这应该是文雪梅意识到自己对袁刚的感情,还有文雪梅时不时就要到袁刚家,其实是体会到见到袁刚的那种喜悦心情让她不由自主地找借口,张从军就是有意无意的利用文雪梅这种感觉。

设备是张从军要求袁刚借,袁刚觉得不合适。文雪梅总是一副袁刚的事就是我的事的派头,张从军顺水推舟。文雪梅说设备小事一桩。她在厂里一张口,一帮小青工抢着帮忙,主动去把机器拉来了。袁刚忧心忡忡,张从军高兴得很,劝袁刚少担忧多干活,借来的设备连轴干,很快顺利完活。

完 活还设备到仓库时,王向群正巧在仓库,违规借设备的事暴露,王向群想借机打击文厂长,所谓隔山打牛,利诱保管说出了文雪梅的名字。帮她忙往外借设备的那帮 小青工都借故躲了起来。文厂长在王向群之前找到女儿了解清况,文雪梅急了跟父亲说,不会连累父亲,自己会承担责任的,文厂长责怪女儿,每次闹事你就用这句 话堵我嘴。女儿如此不懂事文厂长羞愤交加,但对女儿不能像对儿子一样打骂,文厂长找一切关系希望调走女儿,文雪梅自然不干,并质问父亲,她究竟做了什么出 格的事儿?文厂长无言以对。这个文雪梅应该早年丧母,缺少家教,又生得漂亮野性,无法无天,但在当时社会,即使她对袁刚有爱意,但明知对方有夫之妇,道德 约束仍然极强,文雪梅少女思春,为自己情感痛苦万分,没人能理解她,她只能把心里话告诉她唯一信任和依赖的兄长也是师傅也是她暗恋的人。

文厂长说不服女儿就去找袁刚,但说得尴尬,袁刚并没做任何事儿,文厂长只得含蓄请求袁刚照顾不懂事儿女儿,不要让任何人欺服她。袁刚向文厂长保证。

袁 刚知道王向群的目的,在全厂大会上主动承担责任,文雪梅很感动也很内疚,文厂长为女儿松了口气,也对袁刚的看法有了一些改变。王向群恼羞成怒,责令袁刚停 薪、停职检查,等待厂里研究处理。袁家知道了袁刚被厂里停职,已经乱作一团。张丛军表面上安慰袁刚,内心万分高兴,这样袁刚白天顺理成章到汽修厂工作了。

文 雪梅为感谢袁刚替自己承担责任,买了一些东西到袁刚家表示感谢,文雪梅在袁家人面前想说感谢的话被袁刚故意说别的事叉过去了,袁刚不希望父母知道替自己担 心。袁刚还不时夸文雪梅能干热情够哥们,转移文雪梅负疚心理,给足文学梅面子。文雪梅和陈涵湫也很亲热,一口一个师母,其实她比陈涵秋只小六七岁吧。

晚 上陈涵湫再提停薪、停职的事,袁刚为了避免误会,把前因后果都说了,不料陈涵湫一针见血的说张从军该承担主要责任,要求借设备,最后的受益者都是他,责任 却摊到袁刚和文雪梅身上。袁刚反驳陈涵湫的说法,认为他跟张从军事哥们,既然利益捆在一起,就不能斤斤计较,而是要有难同当。陈涵秋开始还解释,两人越说 越远,从这件事扯到另件事,眼看再说下去就会吵起来,袁刚先撤火,陈涵秋憋一肚子气,一晚两人郁闷不已。

陈涵秋在家里除了和婆婆经常会有观念冲突,这还不要紧,陈涵秋知道可以让步,但是天天和丁晓红家长里短,让陈涵秋感觉自己在落伍落后,变得婆婆妈妈啰里啰唆起来,陈涵秋非常恐惧自己的变化。

还有就是花钱的顺序颠倒,本来买菜啊等等的零花钱,都是自己给婆婆,现在却翻了个个儿,想出去买点菜,就得像丁晓红那样,一次次地向婆婆张嘴要钱!她一次也张不开那个口,只好等袁刚下了班回家跟他要,可是那已经早就过了卖菜的时辰。

在柴米油盐的生活中,陈涵湫体会到好的经济条件是提高生活品质的前提,童年优于一般普通百姓的生活让陈涵秋始终对相对节俭的大家庭生活没有概念,所有鸡毛蒜皮小事都能让心情变坏,陈涵湫对目前的生活渐渐疲惫。期望能够改变现状。

廖 静也不满意陈涵秋的现状,考虑到女儿童年时的英语基础扎实,现在在用心捡一捡很快就能上手。批评陈涵秋没有利用目前没工作的时间补习学外语?,陈涵秋迫于 母亲的压力,在外面找了个外语班,开始早出晚归学外语。袁母以为大媳妇每天出去找工作辛苦,特别照顾陈涵秋,家务事都分给了丁晓红,还给陈涵秋准备干粮, 其实那些干粮陈涵湫并不爱吃,碍于面子收下了。却被丁晓红发现原封不动带回家,丁晓红高兴了,猜肯定是不合陈涵秋胃口,在婆婆面前拱火,结果很长一段时间 里,婆婆都要求陈涵湫当面吃完早餐再出门,几次下来,陈涵湫就忍不住了,撂下不吃就走了,让丁晓红两头讨好,这边不停安抚陈涵湫,那边又到婆婆那说三道 四。

没想到陈涵秋学外语又遇到了袁禾,袁禾觉得新鲜,都孩子妈了,还这么上进呢。回来给大家一描述,婆婆袁母不干了,找袁刚抱怨,你媳妇不找工作,不挣钱,想把你累死吗?学什么外语,不就是为了将来蹬了你?

陈 涵秋顶着婆婆的不解和弟妹的嘲笑,边干家务边自言自语练口语,在婆婆面前,也不失时机要求丁晓红搭个手做家务,丁晓红不敢反抗乖乖就范。袁刚夹在婆媳之 间,不好说什么,只能找机会偷偷帮涵秋作家务,丁晓红看见了,给婆婆打小报告,袁母不断在儿子面前唠叨,说儿子没出息,老娘们的活儿,你也干。本来袁刚希 望自己能挣更多钱,让老婆也能像丁晓红一样在家呆着,不用朝九晚五上班。可看着老婆成天夹在自己妈妈和弟媳中间很不舒服,想想自己现在应该有能力给老婆找 份工作,于是在气修厂工作空当去了几家认识的单位看了看,可是都不如人意,有袁刚看不上的,看得上的又不需要招新人。

廖静也没闲着,四处打听希望能给女儿介绍份好点的工作,陈涵湫的学历不高很难找到理想工作。陈涵湫也一直在找工作,知道袁刚和母亲都在忙着给自己找工作,很难过,发誓一定要自食其力,到处面试。

李 劲松本来跟表姐一直相处融洽,就因为回城给自己介绍工作和撮合婚姻而弄坏了彼此关系,两人长时间没来往。只是想到陈涵湫也住在这,所以现在李劲松时不时找 借口,到这小院来串串。李美娣在医院被扎伤了脚,李劲松拎着一大包水果罐头来看表姐。李美娣很高兴,闲聊中知道李劲松挺受工商局领导重视,还升到副科长。 李美娣美滋滋肯定了自己当年给李劲松办回城的事。接着又无比伤感的诉说自己现在在医院的尴尬处境。见李劲松没接茬,只好旧话重提李劲松给陈涵湫介绍工作的 事,李劲松边掩饰边打趣,陈涵秋的工作都是泥饭碗,你不能离开医院,那是铁饭碗。李美娣见李劲松根本没有打算考虑一下自己的请求,怒气冲天地说李劲松胳膊 肘子向外扭,还神秘的指出李劲松跟陈涵湫的关系有些说不清楚,这一下还真管事,李劲松答应李美递替她留意工作机会。李美娣一下来了情绪,心想你们还真有一 腿埃

李劲松遇见陈涵秋,表示他也想给陈涵秋介绍工作,遭到陈涵秋唾骂,一点面子也不给李劲松留。

袁小刚上课时间悄悄背棋 谱,画棋型。被老师发现批评并报告家长。家里对袁小刚能不能下围棋争论不休,意见不和。袁家上下都支持袁小刚继续下棋,大家的意见出奇的一致,认为只要袁 小刚高兴,棋就一定要下。陈涵秋在这场较量中处于下风,自己没有否决权,同意袁小刚继续下棋,不过附加了很多学习条件。表面上,袁小刚碍于妈妈严厉的眼光 答应了。但陈涵秋很快就发现,袁家人私底下根本没有执行既定的任务,袁小刚还是我行我素。陈涵秋决定这次一定要断绝袁小刚这种散漫行为,批斗袁家这种目光 短浅的小市民意识。结果对袁小刚的责骂和体罚,引来了一场暴风骤雨似的袁家和陈家的教育大战。

战打完了,问题还是没有根本解决。因为袁小刚绝大部分时间是跟奶奶在一起的。陈涵湫气炸,分家出去住的想法又开始萌动。

这 天廖静和女儿去给丈夫陈雨莳扫墓。在墓前说了自己的些许烦恼,看着母亲自言自语,陈涵秋很内疚,回城后,觉得自己对母亲关心不够。廖静在单位还是不顺利。 她原来的竞争对手当了院长,所以虽然自己不再是清洁工,但是工作却总不到位,还有风言风语,说要她提前退休。廖静不屑于医院这点人际关系,所以很多事情最 后知道一定是她,她很郁闷,跟儿子陈致秋说不上话,只能与女儿交流。陈涵秋才知道妈妈的难处。看着头发渐渐发白的廖静,涵秋觉得要为母亲做点事情。

袁 刚从张从军那里领到了第一笔钱,正好快到袁刚和陈涵湫的结婚纪念日,心里盘算着当年许诺的真金白银今天可以实现了。满怀欣喜走进金店,头一回进这种商店的 袁刚被琳琅满目的黄金饰品搞得不知所措,禁不住店员的推销,袁刚买了个硕大的、昂贵的金戒指满怀欢喜的回家。纪念日那天晚上夜深人静时,袁刚拿出一个精美 盒子送到陈涵湫手里,陈涵湫看了一眼,嘴里说很高兴,谢谢袁刚,但袁刚从陈涵湫的眼里看到了失望,袁刚以为陈涵湫嫌自己小气,其实陈涵湫只是觉得那个戒子 太土气而已。袁刚满心欢喜的心情就这样荡然无存。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