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大家庭 > 大家庭

大家庭第13集剧情

陈涵秋开始了新工作,护工。赵英后来知道陈涵秋那天是冲着护工来的,也就撇开发小战友的面子开始仗钱欺人,还因为自己的病情有可能恶化, 看到所有健康的人都有一肚子火,所以陈涵湫就成了她的出气筒,陈涵湫也不惧,两个人在护理和被护理的磨合过程中硝烟弥漫,同时也渐渐了解彼此。

与陈涵秋两人互相既有冲突也有合作,既有强烈的不同观念,也有很多互相佩服和欣赏之处,所以两个人也不断的打打闹闹,但是又互相离不开,合作伙伴,甚至互为闺密。

实 际上两个人有很多地方都是互相影响。陈涵秋可能佩服她见多识广,但不接受她那些及时行乐的想法,也不同意她与家人不联系做法;赵英则看不惯陈涵秋太顾家, 负责任,活得太累之类,她受西方和香港影响,认为有了钱就要花,花了钱就要享受,就要得到应得的服务。可是那年头,北京大爷愿意伺候人的,几乎找不到。这 是她和陈涵湫的早期矛盾。

赵英还经常故意将水打翻,闹腾陈涵湫。喝水嫌冷嫌热,靠枕嫌高嫌低,点滴中哪怕有一个微小的气泡,就忙不迭让她叫护士来处理,非常挑剔。

而赵英觉得护工是我请来的就得服我管、听我使唤,造就忘了陈涵秋是自己发小的事。对陈涵湫的态度蛮横,不尊重。花样翻新的赵英,还额外要求陈涵湫,不是要求为她买大量的东西,还要手洗大量衣服。

几 周下来,陈涵湫忍无可忍就发作了,她在病房跟赵英吵起来了,惊动了医生护士,廖静也赶来看热闹,没想到是自己女儿,正想出来帮忙,这边陈涵湫撂下说不干 了,赵英还不依不饶地说有合同,你不干都不行。陈涵湫气愤得将合同一撕两半,赵英倒傻了,廖静赶紧赔不是,陈涵秋拽着母亲离去。陈涵秋与母亲大吵一架,两 人价值观之类分岐很大,被文革整的没有自尊感的母亲和女儿已经很难勾通。

袁刚在家里也隐隐约约能听到她们母女俩的谈话,陈涵湫当护工,并没 有告诉袁刚,只是讲找了份家教工作,还不错,对方是个学英语的中学生,陈涵秋回来,袁刚问及此事,语气里带着怀疑,陈涵湫心情不佳,感觉到丈夫的疑心,火 冒三丈,出言不逊,一拐弯又绕到双方的婚姻问题上去,话重了,就伤了彼此。陈涵湫看到儿子睡了,掉头又回到母亲家,袁刚拦也拦不住,也质疑自己为什么明明 是关心可到最后总是变成疑心。

早上,袁刚若无其事的绕道丈母娘家门口,希望看到陈涵湫,不料被廖静看到只好硬着头皮进去。廖静对袁刚有偏 见,说起话来,让袁刚很不舒服,袁钢有点怕这个外母娘,本以为廖静会批评自己,结果廖静只是问他知不知道陈涵湫在医院当护工的事。廖静认为他们俩夫妻之间 缺少沟通,这么大的事怎么能有陈涵秋一个人就决定了?袁刚无言以对。

袁刚后悔自己多嘴,否则老婆也不至于当护工。晚上为了让陈涵湫彻底打消 搞护工的工作,袁刚夸张单腿跪地检讨,狠开自己的批斗会,从童年一直说到眼前,连打带骂,声称自己从今往后要负责任,努力工作,挣大钱,让老婆可以躺在钱 垫子上睡觉,陈涵湫哭笑不得,却没有想让步,她知道在没有新工作之前,这个护理工是她的底线。她也觉得袁刚没有理解自己,这不仅仅是有钱没钱的事情。

赵 英现在是个外商的大陆情人,由于自己的身份尴尬,不便让自己的亲人来照顾自己。找的其它护工都不能让她满意,一段时间相处下来,虽然嘴上不饶人,但是心里 还是依赖陈涵湫的。陈涵秋几天没来,代班的其他人就让赵英受不了。赵英依稀记得陈涵湫家,打算说服陈涵湫继续给自己干,车开到门口,正好丁晓红在,见有个 打扮时髦、妖里妖气坐在名贵汽车附驾的女人找陈涵湫,顿时来了兴趣,一通盘问,没想到赵英也是见过世面的人,根本不俱丁晓红这一套,连蒙带骗就把丁晓红给 唬住了,丁晓红到屋了给陈涵湫描述了一番赵英,陈涵湫满心疑虑出来一看是赵英就打算掉头,赵英拉着陈涵湫的手臂说请陈涵湫喝茶去,陈涵湫犹豫了一下,还是 跟着上车走了,留下丁晓红羡慕不已的目光。丁晓红回家看到陈涵秋的房门没关,顺手想帮忙,一眼看见个在桌上的戒指,顿时两眼放光,拿起来就戴在自己手上, 还煞有介事的欣赏起来,听见婆婆进家门,没褪下戒指就跑出来,袁母眼尖,问丁晓红什么时候买的戒指,丁晓红子才赶紧说是大嫂的。丁晓红把戒指举到袁母跟 前,掂了掂说,这戒指少说也得用一年的工资才能买得起,这话把袁母吓得不轻。袁母叨叨地说是谁买的。

赵英带着陈涵湫到了一家豪华酒楼,满脸不高兴的陈涵湫被酒楼的豪华气氛给感染了,怒气消减。赵英一看明白陈涵湫喜欢这种地方但从没来过,自己有了些自豪感,也就一改平日的嚣张态度,心平静气请陈涵湫入座,陈涵湫也只得忍住心中的不快坐下。

两人终于坐下来,敞开胸怀谈了些心里话,赵英一直想知道陈涵秋和袁刚怎么回事儿,陈涵秋当然没有告诉赵英,但一直想找人说心里话的赵英,却将这几年自己身世合盘托出,她是太寂寞了,太想找人说话。

陈涵湫看到一个绝然不同的赵英,决定原谅她,继续帮助她。这次谈话是一个转折,两人的关系基本上恢复到原来的地步。

袁 田和丁晓虹逛街遇到摆地摊时认识的广东小商贩,那人开了个服装店,邀袁田加盟,专门卖从广州那边走私过来的"打包衣",说投资少,赚钱快,袁田和丁效红就 动心了。丁晓红说咱没钱。袁田请张从军喝酒,一通胡说,张从军听明白了,想要借钱,张从军想,我怕谁啊,借就借。袁田打了个借条。顺利盘了个小店面,拿了 货,跟丁晓红做起买卖。

李劲松来串门,听李美娣绘声绘色讲陈涵湫做护工大闹医院的情景,心里的快意溢于言表。李劲松吃惊陈涵湫竟然能委屈自 己干护工,认为这一定是袁刚无能,家庭经济出问题;又觉得陈涵湫的处境也有自己一份责任,就不想再听李美娣那种落井下石的唠叨;他离开姐姐家,想去找袁刚 问问情况,却看到小院里有个孩子在那里摆棋谱。

特别喜欢孩子的李劲松被诊断不育,李劲松一直打算领养孩子,他老婆不同意,所以看到别人家的孩子都爱多看两眼。李劲松老婆自己不育,骗婚后让医院某医生配合,给李劲松作了不育的结论,李金松一直被蒙在鼓里。

袁小刚为下棋的事跟老师总有冲突,回家下棋反而更认真。一个人在院子里摆棋。李劲松看到这孩子摆的有模有样,就要和他下两盘。袁小刚居然不屑,几步走下来,李劲松和他立刻杀的难解难分,两人全神贯注,旁若无人。几盘下来,两人成了棋友。

袁 刚下班回家,竟然看到李劲松和儿子在下围棋,浑身不自在。为了给儿子面子,站在一旁观战。李劲松看到袁刚,这才想起来自己找袁刚要了解陈涵湫工作的事,话 里话外都表达出袁刚的无能和失败,两人的口水战眼看要升级,已经开始动手脚了。李美娣跑出来,推着李劲松往外走。留下袁小刚纳闷,大人之间也说翻脸就翻 脸?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