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大家庭 > 大家庭

大家庭第15集剧情

赵英将陈涵秋带到离陈涵湫家不远的一条主街上的一个正在装修铺面,陈涵湫边听边看,搞明白赵英打算开发廊,请她加盟,主要的管理工作都要她一人承当,工资当然不会低,但是一定要盈利。

陈 涵湫没有想到,自己想要的机会就这样出现在眼前,陈涵湫极力压抑着自己的喜悦心情,推说没有准备好,要考虑考虑。赵英知道陈涵湫需要钱,但为了不伤感情, 答应给时间让陈涵湫考虑。实际上,陈涵湫的生活其实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阶段了,说考虑考虑只是面子问题。不管是赵英还是李英、陈英什么的出现,其实给了陈 涵湫一个冲破原有生活模式的借口和契机,赵英还给出了比陈涵湫预想更多的条件。唯一有点顾虑的就是工作性质,工作地点离家太近方便的同时,可能会有邻居的 风言风语。但此时的陈涵秋已经下决心为自己的人生赌一把。

赵英父母在另外一个区,陈涵秋很熟悉,只是这些年没有来往才去的少了,现在看到赵英不管家,陈涵秋悄悄把赵英父母的事情都捡起来,悄悄为赵英与父母关系的缓和做工作。

陈 涵秋将此事告诉袁刚,袁刚坚决反对陈涵秋与赵英混在一起,这一次陈涵秋却相当坚定,她再次感到彼此价值观不同,陈涵秋很想靠自己生活得幸福,有自己事业, 但婆家是没有这个想法的。丈夫袁刚也朴实得很,他希望自己有能力养老婆,老婆最好什么也不干,就在家里照顾孩子,或者干点什么体面事儿,总之,两人先吵, 看到陈涵秋的绝决,袁刚心里不满,但还是让步了。

发廊按时高调开张,半条街的人都来看热闹,当然,这种热闹的场面就少不了丁晓红,丁晓红不 失时机给自己弄了个免费洗头烫头,新的形象让丁晓红似乎换了个人。赵英看出来丁晓红很虚荣又追新潮,当即决定让丁晓红代言自己的发廊,所有新发型都让丁晓 红做模特,作为活广告在周围街坊宣传。丁晓红一口答应,心想自己以后常常可以在姐妹间炫耀自己的新发型。回到家的丁晓红让婆婆吃惊不校丁晓红的嘴也没闲 着,更是少不了从头到尾、事无巨细、添油加醋生动地、激动地讲她的所见所闻。袁母却觉得自己儿媳妇去干这样的工作,太没面子了,更气的事还是邻里说出来自 己才知道。就打算去把陈涵秋喊回来;还教育丁晓虹不要搞这些稀奇古怪的头型,幸亏袁田在家才把袁母劝住,告诉母亲那就是一份工作而已,没必要那么大惊小怪 的。袁刚回来,袁母揪着儿子不放,非要答应不让陈涵湫做这个工作才肯罢休。

直到下半夜才把陈涵秋等回来,看到陈涵湫疲惫的面容,袁刚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他决定先找个时间去发廊看看再说。

袁刚进门被服务员当客人接待,陈涵湫也顺水推舟,朝袁刚眨眨眼,支开服务员,亲自给袁刚洗头。没想到赵英刚好进来,看到陈涵湫在给袁刚洗头,跟袁刚开玩笑,赵英的玩笑让袁刚很反感,误以为陈涵湫的工作每天都是这样。袁刚本来就对赵英看不上,听她拿自己开玩笑更不高兴。

全 家反对陈涵秋,袁刚站在妻子一边,陈涵秋感动。但回到两人小屋,袁刚拐弯抹角希望陈涵秋远离赵英,不要干这行。两人吵了起来。两人话不投机,陈涵湫认定袁 刚不相信自己,猜疑自己;不让自己干这个工作本身就包含这个意思。袁刚则觉得自己亲眼见到亲身体验的服务内容,确实容易给人留下话把。

发廊 经营上,赵英的服务理念和有些服务项目,陈涵湫有异议有保留,也和赵英发生过争执,但消费者对这些新的服务项目尤其是新发型很快接受,发廊的生意从一开始 的持平慢慢好转,最后连文雪梅、丁晓红他们的朋友都成了发廊的客人。赵英和陈涵秋这个阶段比较互补,赵英见多识广,比较大胆前卫,陈涵秋则爱学习,干一行 钻一行,很快就显示出自己能力,赵英跑外,但大局由陈涵秋掌控,员工上下更服陈涵秋,赵英仅凭直觉,但陈涵秋更重管理理念,显示出陈涵秋过赵英一头。

张从军眼睛又盯上了一个大单子,他让袁刚出面找文厂长,把机械厂的汽车维修业务拿下,袁刚压制着心中的不快,拒绝张从军的要求。

文雪梅下班路过张从军的汽修厂,撞上袁刚也下班。看到师傅心情不好,文雪梅很在意,追问原因,知道了张从军的打算。

文雪梅希望父亲给自己一个机会,感谢袁刚。文厂长表面不同意,表示这种事情不是他一个人能做主的。文雪梅对父亲的回答很不满,决定自己想办法帮袁刚。

在厂里的办公会上文厂长提出了汽修招标的建议,王向群说,这个想法是可以的,只要不让袁刚的那个汽修厂参加招标,我就同意。

这边文雪梅让身边的一帮袁刚的弟兄在厂里放话,说张从军那个厂是市里改革试点,还造谣说张从军他爸爸是高干。

王 向群不知是真是假,转变态度,声称是他专门邀请张从军和袁刚的汽修厂参加招标。在招标中,张从军和袁刚的汽修厂果然中标。袁刚知道中标的事后,随即向张从 军辞职。被搞得一头雾水的张从军执意要袁刚解释。袁刚怒斥张从军利用文雪梅为自己谋私利。任凭张从军怎么解释,袁刚都不相信。

张从军掉头去找文雪梅请她给袁刚做解释。袁刚弄明白是文雪梅自作主张,才答应文雪梅,回到张从军那里,但是袁刚要求文雪梅以后尽可能不要插手张从军的事。文雪梅作了好事还落下师傅埋怨,一肚子委屈。

张从军明白早晚王向群会知道真相,为了不再惹出麻烦,他抓紧时机给王向群送礼,堵住了王向群的嘴。

廖静在医院恢复地位,逐渐为大家重新接纳并尊重,

李美娣却每况愈下,个个都可以踩踩她,一次护士长臭骂她,她感觉被人欺负,悲从中来。

廖 静看见原来穷凶极恶的李美娣也会哭,一开始并不打算理睬她。她对李美娣一直没有好印象,可是到了别人都下了班,她还在一个劲地抹眼泪,恻隐之心悠然而发。 廖静告诉她,要想人生的命运不被掌握在别人手里,就要自己去扼住命运的咽喉。她要想不被人羞辱和歧视,就要自己变得强大,要有力量,这种力量不是外在的强 悍,而是知识给人的尊严。李美娣一直在思索着廖静对她说的话,她没有想到一个曾经被自己伤害过的人,会用这样的方式对待她,与其说是廖静的话震动了她,不 如说首先是廖静的行为震动了她,她在廖静的身上看到的是一个女人的尊严,在廖静受迫害最严重的时候,当清洁工的时候,那种尊严也从未失去过。在离家不远的 地方,李美娣看见了贴在电线杆子上的一个中专招收财会学员的广告,李美娣把那张广告撕下来,小心翼翼地折叠好,带回了家。

李劲松到陈涵秋的发廊,被小姐当客人服务,其实,李劲松知道有人举报张从军的改舵车,打算先给陈涵秋通个信,看能否让袁刚脱身。陈涵秋认为李劲松只是找个借口来接近自己骚扰自己,并不领情。

正在这时张从军执意要前往日本考察,他说自己已经有了一个比较新的具体的目标,要等他回来再和袁刚详细讨论。袁刚百般劝阻无效,

不料张从军前脚走,改舵项目就被海关列入调查项目。这给袁刚造成极大压力,袁刚不知道张从军为什么恰好会在这个时候出国。李劲松根据市里统一要求,带人到了张从军那里,发现了走私车改舵问题。改舵和走私挂了钩,问题严重了,李劲松严格执行有关政策,先行查封了设备。

陈 涵秋没把李劲松的话当回事。看袁刚很沮丧,才知道汽修厂被查封的事,后悔自己没有跟袁刚先通报。袁刚本来就心情不佳,一听陈涵秋早就知道汽修厂会被查,觉 得他的生活被李劲松完全渗透,主动权永远在李劲松手上,说不定老婆跟李劲松一直有来往。这念头一涌现,话里话外就透出来了。陈涵秋感到很伤心,决定履行婚 前协议。这话都说到离婚上了,袁刚觉得自己是不是说过了,正打算往回找补,忽然听到院子里有些不同寻常的动静,两人都停止争吵,出来看看究竟。

家门口停着一辆警车,下来人问谁是袁刚。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