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大家庭 > 大家庭

大家庭第14集剧情

赵英没按时服药,病情加重,陈涵湫一夜没回家,让母亲捎话给袁刚。廖静的话里有了些埋怨,袁刚心里很不痛快。

李劲松到医院看朋友,顺便来看看陈涵湫,发现赵英就是陈涵湫的雇主,心里很不痛快,压根没想见赵英,却被赵英看见,只好客套几句。

在 楼道里,李金松跟陈涵秋迎面撞上,陈涵湫掉头想走掉,李金松却装作不知道陈涵秋做护工的事跟了上来,一脸轻松讲他眼中的袁小刚,跨陈涵秋有个天才儿子,口 口声声要陈涵湫重点培养之类的话。陈涵湫一宿没睡已经累毙,看见李劲松心就更是往下沉,李劲松的话更加激起陈涵湫的怒火,她掉头告诉李劲松,我儿子的事和 你无关。

袁刚被丈母娘批评,正好也想来看看陈涵秋的工作状况顺便接老婆回家,没想到看到李劲松跟陈涵秋在谈袁小刚。陈涵湫没有看见袁刚就掉 头走了,李劲松却回头撞上袁刚挥过来的拳头。袁刚被医院工作人员带到保卫科,院长认出是廖静女婿,让廖静来领人,廖静又一次在院长面前灰头土脸的下不了 台。廖静对女儿嫁给这么个只会会拳头的男人很不满。

没想到母亲还来添堵。袁母早上没见着媳妇,就把自己的猜测和丁晓红李美娣的胡言乱语跟儿子讲了讲,提醒儿子要注意,袁刚真是有口难开,连戒指都一块捎上了,他惊讶母亲的想象力,也痛恨自己不能说服老婆,别再干护工,搞得他很没面子,尤其是那个李劲松更让他憋气。

袁 刚想一个一个来解决问题,袁刚再次来到医院,终于知道了陈涵湫的雇主是赵英,两人其实在知青点的时候就彼此有成见,赵英在袁刚眼里就不是个正经人,陈涵秋 生孩子的时候,袁刚就在妇科见过赵英作流产手术。袁刚还撞见赵英那个港商情人,港商还很不爽,以为赵英脚踩两只船,对袁刚进行盘问,袁刚吸取上起教训,没 敢动粗,只是要求赵英另找护工,但赵英的回答让袁刚很不满,赵英认为自己没有权力替陈涵湫作决定。袁刚无奈,只好另想办法。袁刚又把戒指拿到金店,换成两 个克数小的。对母亲撒谎说同时买的,本来是打算等母亲生日再送,怕丢。袁母有些不好意思,嘴里说不用,有孝心就好,心里还是很高兴。袁刚掉头要求陈涵湫, 无论何时,戒指都要带,就算是给他袁刚一个面子,陈涵湫无奈答应。

袁母在儿子那里没有得到答案,看到廖静出来,借着套近乎的当口,把自己的 疑问表达出来,廖静听明白了,没好气地说自己女儿是靠劳动力挣钱,你们还要说三道四。袁母则觉得,没有人让她干那份辛苦活儿,你家女儿非要这么干,不能怨 别人。廖静则认为是袁刚的责任,没能照顾好妻儿,顺口把袁刚在医院打架的事也给说了。袁母被廖静的话噎在那里,不出声了。李劲松心里不踏实,又一次到小 院,没找到陈涵湫,看见袁母在择菜,就过来搭讪,袁母后来在李美娣的嘴里知道跟袁刚打架的人就是李劲松,急忙问李劲松为什么事跟她儿子打架,李劲松尴尬, 就说了几句袁小刚有天分什么地,把围棋赛的门票放下就走了。

袁母拿着门票带着疑问想从儿子那搞清楚她儿子跟李劲松什么关系搞得要打架,袁刚 胡说了几句打发母亲,袁刚还没来得及处理门票,就被袁小刚夺去,袁小刚欣喜若狂,给家里人炫耀;还要求父亲陪他一起去。袁刚那个痛苦啊,没地申诉,不但是 老婆,现在连儿子都被李劲松渗透,李劲松在他的生活中无孔不入。

袁刚为了阻止陈涵秋照顾赵英,故意把自己弄成工伤,休养在家,希望陈涵湫在家陪他。但他没想到,自己在家不但没有阻止陈涵湫上班,反而给陈涵湫增加了额外的工作量。

文 雪梅听说袁刚受伤,没多想就跑来看师傅,正好赶上袁父在家,袁父本来就是个老革命,一生正直,酷爱面子,袁刚在厂里闹得那些事已经让袁父在王向群脸面全 无,袁刚的闲话还在传,又有流言说袁父也可能待岗,闹得袁父忐忑不安。文雪梅来过几次老头子都没有干涉,这一次老头子按耐不住,狂批儿子,已婚男人和小姑 娘走得那么近像什么话?

袁母也没见过自己老头发这么大火。还是陈涵湫在袁父面前替袁刚澄清事实,老头子看在陈涵湫的面上,放弃追究。袁刚痛 苦自己左右不了自己的生活,连一向置身事外的父亲都对自己有意见。袁刚觉得身心都受伤了,乐天的他也开始有了小小的烦恼。袁刚在老婆面前没有主导权,儿子 的主导他抢先掌握在自己手里。他决定在学围棋这个问题,要掌握主动权。他去参加了一次袁小刚棋苑活动,看见袁小刚在那里一个人摆了几个盘,和几个小孩同时 下,孩子要炫耀,要感觉超级好。袁刚的表扬让袁小刚更是得意忘形,袁小刚在母亲面前吹嘘,却没有得到母亲的赞许,袁小刚很失落,还是袁刚的一句儿子有天 赋,让袁小刚觉得只有父亲懂得自己。儿子本来就和他好,现在更是什么话都说,却不愿意和陈涵秋讲;陈涵秋是作为母亲,连猜带蒙来掌握孩子的心,而孩子却愿 意和袁刚交心。其实陈涵湫知道李劲松会下围棋,不愿意袁小刚下棋有很大程度也是因为这件事。可是袁刚不知道,非常积极的鼓励袁小刚。陈涵秋有苦难言。

儿子要过生日,袁刚去书店帮儿子买了几本围棋书,作为袁小刚的生日礼物。

生日聚会上,袁小刚刚看到围棋书很高兴,但是翻了几页就丢下了,不屑地说,这是给小孩看的入门读物,大家哈哈笑,你不是小孩吗,我不是小孩,我是小聂。

大家都被孩子的话给震了,袁母不知道小聂,什么小聂,袁田给妈妈解释聂旋风。家里人为此又吵得不可开交,涉及到孩子的未来,大家都很认真。

上 次为袁小刚下不下围棋的事两家大闹的事让陈涵湫心有余悸,陈涵湫私下要求袁刚把袁小刚去棋苑的事情了结了,让他收收心吧,已经是小学高年级了,要为升初中 做准备;但是袁刚不同意,他觉得人生不必非要走同一条路,况且这是孩子的人生,应该让他自己选择,陈涵湫争执不下,决定自己处理。与此同时,袁刚开始琢磨 围棋。他把给小刚买的那几本书,自己拿来认真看起来。眼前不时闪过李劲松与儿子下棋的镜头。

赵英的病奇迹般的好了,出院了。陈涵湫也把护工工作干顺手了,她成了最受欢迎的护工,不断有病人请她,虽然远没赵英给得多,但也没有赵英那么挑剔;经过赵英,其他人都变得非常好伺候好照顾了,陈涵湫不希望自己再失业,在没有别的选择之前,就继续干下去了。

数 月后,赵英再找陈涵秋。两人又找了个地方聊天。劫后余生的赵英看上去容光泛发,诚恳告诉陈涵湫自己不想一辈子榜大款,为榜大款这事,闹得父母跟自己断绝关 系。所以计划自己做生意,希望有一天父母能谅解她。陈涵湫半同情、半怀疑的说,你能做什么生意?赵英从包里拿出一摞陈涵湫从没见过的杂志,告诉陈涵湫拿回 家看,过两天再找她。

陈涵湫觉得莫名其妙,但是经不住那些杂志封面、内容的诱惑,乖乖拿着回家。袁刚看到家里一下子多了这么多这么出格的杂 志,奇怪问老婆杂志从哪来的。陈涵秋把遇见赵英的事说了。袁刚担心地说,赵英这样的人会不会让陈涵湫去做见不得人的生意啊,陈涵湫大笑,说自己一把年龄 了,色相早就没有了,袁刚可不这么想。

文雪梅在厂子里,有几个皮薄肉嫩的小青年追随她,就象跟屁虫似的成天粘着她,文雪梅恶言相对,也赶不 走他们。文雪梅总是不知不觉拿袁刚跟所有人比,没有师傅在眼前的日子,心情无限郁闷。憋不住跑到师傅家来。正赶上一家人吃饭,陈涵湫热情招待,文雪梅也就 没好意思推,袁父闷不肯声,文雪梅跟袁家人热热闹闹吃了一顿饭,那种暖融融的家庭气氛感动了文雪梅。饭后还帮陈涵湫一起洗碗,被陈涵湫夸奖了一番,陈涵秋 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哪个小伙子能娶倒像文雪梅这样的女孩一定幸福等等,语带双关。

晚上陈涵秋明确告诉袁刚,他绝不能脚踩两只船,否则她会对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