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大家庭 > 大家庭

大家庭第18集剧情

结果很不幸,被陈涵湫说中了。这天袁刚因为事先知道差价大,把所有的本加上挣来的钱全部押上,差价给他带来意外的收获,心想着自己很快就能把老婆给的钱数倍归还,美滋滋的抄近道,希望赶紧回家。

这天文雪梅和几个厂里小青工一起出来,结果遇到一群小流氓,几个小青工一见寡不敌众,几个人撒腿就跑,忘了把文雪梅拉上。眼看着文雪梅被这群流氓围在中间,没想到袁刚正好路过这里。看见几个小流氓在调戏一个女孩,他就怒火中烧,等到发现被包围的女孩是文雪梅,袁刚更是责无旁贷,袁刚想也没想,用书包当武器,一通混战,不相上下,几个小贼觉得也没什么便宜占,正打算撤,袁刚包里的钱掉下来,这下几个小贼的眼光一下就发光发亮,袁刚一声吼,说谁敢动我撂倒谁,就在袁刚低头拣钱的一瞬间,其中一个小贼狠狠给了袁刚一刀,袁刚还想还手,没站稳,倒下去,几个人抢包抢钱,掉头跑了。文雪梅虽然在男人堆里长大,但都是被男人惯坏长大的,头一回见着这样的事,已经被吓坏了。看着袁刚满身血迹,哭着喊着救命啊,袁刚看着漆黑的四周,知道没有人会来救他们,他们必须自救。忍痛安慰文雪梅,让文雪梅扶着自己艰难走到大马路上,拦车去医院。

袁刚缝了几针,住院。陈涵秋匆匆赶来,看到文雪梅很是意外,听了解释,赶紧安慰袁刚钱不重要,人没事儿就好,袁刚为失掉钱心痛万分,发誓要把失去损失夺回来。陈涵秋很不愿意丈夫当着文雪梅面说这些私房话,文雪梅却不拿自己当外人,觉得袁刚为了救自己,不但受伤还丢了钱,非常内疚,提出当晚自己陪护袁刚。发廊那边来电话说工商局的人来检查,陈涵湫无奈只好让文雪梅替自己照看袁刚。

陈涵秋打点工商,心里却不踏实,终于送走工商,连夜跑到医院。

医院里,文雪梅照顾备致,擦手擦脚,一阵阵心猿意马,袁刚也是尴尬万分,文雪梅大胆表达爱意,并告诉袁刚,不想破坏婚姻,就想一辈子跟他,做徒弟。袁刚既感动又紧张又尴尬,不知道说什么。

陈涵秋在此时赶到,袁刚的尴尬,文雪梅的激动一一在目,陈涵秋五雷击顶,表面上她得体打发走文雪梅,接下来面对丈夫,她突然意识到,以为不在的感情,其实仍在,当别的女人要夺走这个男人的时候,她意识到他的可贵。袁刚尴尬地解释一切,陈涵秋不听,只是沉默伺候,如此周到,远比小姑娘文雪梅知疼解痛,袁刚舒适睡去,陈涵秋一夜守在床前。

陈涵秋接袁刚回家,这一夜两人合解,陈涵秋第一次严厉对袁刚道,要跟文雪梅把话讲清楚,不许她再勾达我丈夫,否则,不客气啦!袁刚这才见识老婆母老虎一面,反倒十分欣喜,以为天上仙女,原来也食人间烟火,也会吃醋嫉妒,总之,也是老娘们一个。夫妻合好。

袁刚炒国库券,和小流氓打架被打伤,这消息传得漫天飞。直到袁刚住院。袁母这才知道儿子没有上班在倒国库券,越发不满,觉得袁刚肯定是因为钱的问题,才会铤而走险,期望迅速致富。老人心疼儿子,把责任都归罪到陈涵湫身上。

面对工商税务的检查。陈涵湫认为自己没有做违法的生意,赵英告诉她不是违法才会有麻烦,生意好了照样会有麻烦。发生这种事,李劲松以为陈涵秋一定会找他打听情况。陈涵秋并没有像自己预料那样来找自己。李劲松又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到发廊来,主动告诉陈涵湫为什么会被查。原因是周边其他发廊的客人流失,陈涵湫这发廊却日益红火,人家就举报赵英的发廊有涉黄现象。

赵英很感激李劲松,请李劲松喝酒,顺手想拉上陈涵秋,被拒绝。赵英在酒席间和李劲松一起回忆了他们下乡的往事,赵英从李劲松的嘴里知道了从前赵英根本没有注意到的许多事情。不明真相的邻里也开始到居委会投诉,居委会也把一个正常的发廊描述的神神秘秘。

经过检查和李劲松的周旋,工商局确认没有发现涉黄,终于妥协,发廊可以继续经营,但是必须取消男宾部,并且员工都必须健康正派。事实再次证明陈涵秋的远见,赵英服气,大情小事都要陈涵秋拿主意,自己乐得坐享其成。

陈涵湫刚刚解决了工商局的麻烦,家里婆婆又出来和她吵架。袁母想着儿子为了赚钱,差点把命都搭上,陈涵秋却还煞有介事穿戴整齐上班,不由得怒火中烧,她把发廊、汽修厂、国库券等等都纠缠在一起,认定这些所有倒霉的事都是和陈涵秋有关,都是袁刚为了满足陈涵秋的欲望,在外面拼命挣钱,进了监狱,现在受伤了,差点连命都没了,还不照顾老公。陈涵湫辩解说别人打伤他怎么能算我的责任,袁母气炸了,口不择言,陈涵秋因为事事都不顺,心里窝火,对婆婆说话就带了点火气,这仗打得难解难分,连袁父也调停不了。袁刚这一次站在老婆一边,告诉母亲误会了媳妇,说其实钱都是陈涵秋挣的,连医药费都是陈涵秋掏的。袁母还是不痛快,觉着儿子太惯着媳妇了,说发廊那种钱谁稀罕埃说归说,袁母也无奈,全家人这会儿合起来挣的钱也不如陈涵湫一个人,生活其实还得靠着陈涵秋,嘴硬也就是做个样子而已。

文雪梅到袁刚家探病,但被陈涵秋挡在门外,文雪梅少年气胜,连讽带讥,陈涵秋此番再不留情面,摆出师母架式,几句话说得小姑娘眼泪汪汪,含泪离去,却也认定师傅婚姻生活必定极不如意,一心要早日救师傅于苦海之中。

陈致秋追求文雪梅,文雪梅气头上,臭骂陈致秋,陈致秋越骂越来劲,非这野蛮女孩不娶。

袁刚在家中郁闷,不知道自己的前途在哪里。张从军前来探望,再次诚邀袁刚合作。

这让袁刚觉得,还是张从军够朋友,张从军语录:商场如战场,要做就做手把红旗的弄潮儿!不要害怕大风浪。造汽车没什么了不起,不就是四个车轮子加两张沙发!听得袁刚热血沸腾。

张从军把袁刚带到市郊一片厂房前,张从军指着这片厂房说,这是我们的工厂!他要在这座汽车修理厂的基础上办一座奔马汽车制造厂,并且已经开始在办理手续了,他要袁刚做他的合伙人。

袁刚说,我现在是个穷光蛋,可是没有钱跟你合作埃张从军说,我不要你的钱入伙,我要的是你的眼光和技术。我也不是原来的张从军啦,我给你时间考虑,绝不逼你。你要是不想合作,咱们还是朋友。张从军还说了很多,关于男子汉的气概,关于造汽车的狂想,关于两人的友谊,关于下海你我义气小事,男子汉要做点大事,不为赚钱,要争口气,等等。

袁刚被打动了,答应考虑。

袁刚对父母亲和陈涵湫说,他不想再向别人去乞求一份工作了,他要自己给自己一个工作。老人看到了前一段时间袁刚求职的辛苦,看到为了炒国库券流血的危险,加上张从军再次到家里来鼓动说服,也就只好默认了。

陈致秋听说袁刚要跟着张从军造汽车,觉得这两个人胆子真够大的,嘲笑他们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最后继承人。我倒要看看你们造的汽车是什么样子。

陈涵湫一直认为张从军是个有眼光有魄力的人材,她鼓励袁刚,她觉得张从军说的有道理,男子汉就应该抓住人生机会做点事情,她也觉得很多事情就是要敢想,才能做出来,劝说袁刚不理睬陈致秋。文雪梅上班受委屈,头一个想到找师傅吐苦水。一听张从军建厂,高兴得说自己在厂里闷坏,问袁刚她可不可以辞职跟着师傅一起到张从军的厂里工作。袁刚拉下脸,说你来了我就不干了。文雪梅本来也就是跟师傅套近乎,没想到袁刚来真的,没给自己留面子,又委屈又气愤,袁刚还来不及解释,文雪梅掉头就跑了。袁刚虽然对伤了徒弟自尊有点不安,但为了家庭,还是决定远离文雪梅为妙。

奔马厂的改建批文终于下来了,政府同意把这家汽车修理厂改建成汽车制造厂,袁刚被张从军聘任为奔马厂总经理,全身心地投入了工厂的基建中去了。

市里决定整顿机械厂,陈致秋主动请缨,带职下放。其实陈致秋有自己的打算。他要与袁刚一较高下,同时想追求文雪梅。此时国家正在拉开国企改造大幕。

袁刚听说陈致秋到厂子里了,很高兴,前往找陈致秋,表示祝贺,也打算借此机会化解两人的误会。陈致秋正与文雪梅寒暄,文雪梅爱搭不理,见袁刚来了,为成心气袁刚,到与陈致秋打情骂俏一番,袁刚是个粗人,女孩子细腻心理不懂,看到文雪梅与陈致秋两情相悦,反而高兴,偷空告诉陈致秋要善待自己这个徒弟。袁刚一走,文雪梅便态度大变,陈致秋并不傻,敏感到文雪梅对袁刚的复杂情感,心里既替姐姐不值,又深深嫉妒袁刚,凭什么一个糙人,却得两代美女宠爱?陈致秋也是有城府的,这些他深埋在心里,总之,文雪梅是一个简单的女孩,陈致秋很快掌握住她弱点,文雪梅想甩掉他,很难。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