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大家庭 > 大家庭

大家庭第19集剧情

当袁刚的奔马厂在市郊如火如涂地建设的时候,机械厂在王向群的瞎指挥下连续亏损,效益严重滑坡,已经入不敷出,快被沉重的债务给拖垮了。王向群以改革的名义开始裁减员工,分为内退和买断工龄退休,让不少员工下岗。袁父就是这样下岗的。

袁刚得知父亲下岗,一下子新仇旧恨涌上心头,怒气冲天闯进厂里,被文雪梅拦住,劝袁刚冷静,袁刚不听劝阻,冲向王向群的办公室,大声责问王向群,本来是王向群拟定这个名单,就是想给文厂长出难题的,文厂长正在跟王向群商量,文厂长把袁父的革命史搬出来压王向群,帮袁父一把,为上次没有给袁父分房子扯扯平。可是给袁刚一搅和,被王向群抓到把柄。没有定的名单也差不多公开了,文厂长也成了替罪羊,替别人做了恶人。大家都认定是文厂长弄的名单。

奔马厂以惊人的速度建好了。袁刚和张从军两个人走在厂房里,心里都充满了成就感,张从军说,就在不久以前,它还是我手上的一张图,现在竟然就这样出现在我的面前了,真像做梦一样。张从军拿出一部大哥大给袁刚说,一个生产部主管要有主管的样子,这是公司配给你的办公用品。陈涵湫认为张从军不会放权,袁刚还会像从前那样,是个被动的角色,可是没想到这次张从军用人不疑,袁刚的人全部被张从军安排了,对一些试图捣蛋的人,张从军全权交给袁刚,要袁刚处理;公司运转顺利,关于经营战略的讨论也经常在两人之间进行。袁刚非常感动,立刻又有了义薄云天的知遇之恩。

李美娣求职奔马厂,先找袁母,袁母为难,再找陈涵湫,陈致秋听见了,认为李美娣就该一辈子打扫医院,他仇视李美娣,还记得当年李美娣的言行;陈涵湫和廖静认为邻居在一起,有些恩怨应该化解了,去找袁刚替她说情,袁刚张从军答应了李美娣。李美娣感谢陈家。

袁父下岗后,众人劝他去儿子厂里上班,袁父与袁刚交谈一番,还是做罢,厂子初建,袁父不愿意给儿子添麻烦,还是老实退休在家吧。

袁父退休,家里多了个闲人,袁禾周末一回家,家里一定热闹非凡,为了给自己解闷,袁禾一定找茬,跟丁晓红过不去。袁母让袁禾做点家务,袁禾啪啪手说我还要做作业,袁父这时就会主动给老伴当助手。但是袁父下岗后还很不适应,经常和袁母发生新矛盾,袁父喜欢锻炼健身,袁母喜欢扭秧歌唱歌,两人弄不在一起。

1988年,这一年什么东西都涨价,袁田去把周围商店里的调味品买回很多箱。大家哭笑不得,原来袁田除了偶尔在家帮袁母和丁晓红家做饭,还偷偷上了一个烹饪班。袁母说他学烹饪肯定也是三分钟热度,谁知袁田还真的就喜欢上烹饪了。袁田在厨师学校大显身手,烹调课门门出色。

袁禾也把自己的高三成绩单呈过来,袁父和袁母看了一眼就放在一边了,袁禾很郁闷,说自己也考得很好啊,父母怎么就只在乎袁小刚。袁禾暗下决心,高考时拿出好成绩来,为自己讨个说法。

经过工商局的折腾,发廊是保留下来了,可是男宾部取消,女客人也明显减少,生意渐渐冷下来,发廊生存开始受到威胁。赵英干这个也烦了,想转行,但不知道干什么好。陈涵秋是一个一根筋的主,不愿意什么事遇到困难放弃,她要坚持到底,她要力挽狂澜,她开始打平价牌,还四处做宣传,渐渐的迎来了一些新的客人;所有街坊居委会的老头老太还要求在平价的基础上再打折,陈涵湫不敢得罪,无奈只能增加员工的工作量。结果是营业额却只有小幅上升,为了减少开支,陈涵湫把员工人数减到最少,自己也经常亲自上阵,打扫卫生、给客人洗头。

袁刚抽空为袁小刚寻找正规棋校,和袁小刚下让子棋,让袁小刚大吃一惊;原来袁刚悄悄下棋,进步很快,袁小刚给父亲讲棋,父亲给儿子讲汽车故事。看着袁小刚开心的笑脸,陈涵湫觉得孩子似乎已经忘记了爸爸被抓的阴影。

陈致湫为了尽快跟机械厂的领导缩短距离,分别到文厂长和王向群等领导家中拜访。

在文厂长家,文厂长自从陈致湫到厂里来之后,对陈致湫非常欣赏。一见陈致湫看女儿的眼神,马上就联想到女儿的婚姻大事上,对陈致湫又有了新想法,同时就萌生了退休的想法,

渐渐熟悉机械厂的陈致秋认为,需要整顿纪律,清理设备,并解决人浮于事等问题,王向群大表支持,结果把责任都算到文厂长管理不严,陈致湫对王向群是有看法的,也知道王向群栽赃,让文厂长背黑锅,并没有立即反击。王向群一边打击文厂长,一边却故意让文雪梅进入陈致秋带领的改革攻关小组作陈致秋的助手,一起到攻关小组的还有厂里几个臭名昭著的"刺儿头",王向群企望随时可以抓到陈致秋或文厂长的把柄,陈致湫对王向群的刻意安排照单全收。他知道那些刺儿头是王向群的麻烦,却不一定是自己的。把文雪梅安排在自己身边,更是陈致秋求之不得的事情。文厂长看到女儿被王向群分配到陈致秋身边却很高兴,觉得是时候让王向群露马脚的了,所以做什么事情都配合陈致湫。

陈致秋与文雪梅有了更多接触时间,也将这个简单女孩了解得很透彻,他不再穷追猛打,而是似有若无的接触,让文雪梅心里开始有这个异性的存在,陈致秋与袁刚不一样,袁刚是长者,是最初让文雪梅心动的男人,陈致秋则是同龄人,更细腻更有共同语言,比她以前认识的那些小混混都成熟,有知识,总之,跟陈致秋在一起,文雪梅感受到另番情趣,她与小姐妹探讨两个男人优劣,旁人自然觉得陈致秋好,起码单身,不是有妇之夫。

关于陈致秋与文雪梅的传言传到文厂长那里,文厂长问陈致秋,陈致秋没有否认,说自己非常喜欢文雪梅。

文厂长告诉文雪梅希望她与陈致秋确定正式关系,这层微妙东西被挑破,文雪梅十分失落。

文雪梅希望与袁刚有一个认真对话,想知道师傅心里到底有没有自己。

文雪梅到奔马厂找到袁刚,一反大大咧咧假小子常态,突然变得很淑女起来,袁刚心灵深处对这个一往情深追求自己的女孩是有一份感激的,当然也有男人本性的萌动,平时两人都是糙来糙去,这一刻,文姑娘突然的淑女让袁刚爷们也不由绅士起来,两人间有了一些莫名的东西,是他们不习惯的,怕面对的,特别是袁刚。

恰在此时,袁刚大哥大响起,是陈涵秋的老板赵英电话,陈涵秋突然生病住院了。袁刚二话不说,找辆车奔向医院,完全忘记身后有个伤心的女孩看着他远去。

陈致秋知道文雪梅去找袁刚,但见到文雪梅却完全不提此事,文雪梅一肚委屈,陈致秋不失时机安慰她,这时文雪梅感情天平开始向陈致秋倾斜。

陈涵秋腹中有瘤,不知良性恶性,袁刚倾其所有为妻子治玻

陈涵秋感动。陈致有意无意将此事告之文雪梅,文雪梅对袁刚感情一点点远去。

陈致秋利用王向群的手下,整理了王向群的不少资料,报了上去,上级只好让王向群退居二线。陈致秋名正言顺成了一把手。陈致秋早就看到了汽车市场的前景,连张从军和袁刚都想搞汽车,自己虽然嘲笑袁刚,但心里明白,这个市场巨大。他成为一把手之后,很快决定机械厂转产汽车,既能实现自己的政绩,又能与袁刚正面竞争,一决胜负。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