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大家庭 > 大家庭

大家庭第20集剧情

进入九十年代,春回大地,中国转向,进入了一个更加热闹更加嘈杂的市场经济。张从军的汽车厂已经步入正轨,看着一辆辆新车下线,看着排队提车的人们,袁刚很开心,也很忙,就算被人称为汽车疯子也觉得踏实。张从军把生产权销售权都交给袁刚,自己却渐渐隐入幕后,琢磨别的事情。

无论陈涵湫怎样阻拦,马上要上初中的袁小刚还是按照自己的意愿加入市里专业队,袁小刚也和李劲松混成了忘年交。为了袁小刚,李劲松在棋院大搞人际关系,关照袁小刚。孩子大了,可没让父母省心,小事大事不断闹。大唱"同桌的你"。

袁禾上了大学。这可是袁家这几年来最得意的一件事,是袁家第一个大学生啊,袁父和袁母一提起袁禾就合不拢嘴,左邻右舍又羡慕又嫉妒。每次袁禾说要回家,全家人都要隆重聚餐,表示热烈欢迎。可是袁禾在校园里的感觉却很不好,此时的校园老师纷纷下海,学生都在经商,闹哄哄的校园里没有一处安宁,办起了星期天市场,图书馆里贴着诸如:"买汽水到五楼找刘老师,买袜子请到地下室"之类的广告。

陈涵湫身体状况一直时好时怀,一累了就生玻赵英买了大量进口高级营养品、水果等到陈涵湫家来看她,陈涵湫的生活状况一览无余都在赵英眼里,她很替陈涵秋不值。

但是陈涵湫已经有了新想法,她决定借自己生病,以装修为由停业。赵英知道后很不满意,认为这样做的结果会有更多的客人流失。陈涵秋知道赵英是那种急功近利的人,她告诉赵英,一定要高起点才能走在市场前面,赵英说服不了陈涵秋,两人不欢而散。

袁田已经是某家餐厅的厨师了,可是他还没有在家人面前显摆一次,自己决定在妹妹袁禾毕业时,给妹妹庆祝庆祝,顺便露一手。为了万无一失,袁田提前在家里搞一次"实战演习",亲自到农贸市场采购了一大堆的蔬菜,肉旦禽鱼,用自行车气喘吁吁地推回家,还宣布,毕业庆功宴他"承包"了!

袁田在厨房里卷起袖子大干一场,袁母想进去瞧瞧袁田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却被袁田给挡在门外,只听袁田在厨房里弄得锅碗瓢盆交响曲,就是不见一盘菜出来。袁小刚不高兴说,二叔在里头搞什么鬼名堂!人家要饿死了!

这时袁禾到家了,袁田看见袁禾进门,做了一个法国式的请!袁小刚先挤了进去一看,桌上真是一桌色香俱全的好菜!袁小刚看呆了,喊爷爷奶奶看,说二叔会变戏法了!袁田有些得意地说,这是我的小意思。袁小刚第一个叫好吃!袁母袁父还是不信,吃了一口,说,老二,看来你学烹饪还真是歪打正着了!连袁禾也夸奖袁田好厨艺!袁田更加得意说,告诉你们,我要是在国外,可比你们都吃香啦!大家围着袁禾,让她讲自己的大学毕业后打算干什么,说什么大家都惊叹,都新鲜,最后说大家都在下海和经商,全家叹息,真的是十亿人民九亿商,连刚毕业的学生下海经商满嘴跑!

生活开始好了起来,除了袁小刚有点惹事生非,不大听话外,一切似乎很顺利,陈涵秋和袁刚都赚了点钱,当然袁刚照旧把钱都交给陈涵湫管理,还常常给母亲以交生活费的名义,给袁母钱。袁母手头的钱比别的邻里多,买东西花钱不计较,邻里都很羡慕,也有的邻里不怀好意,话里话外带着刺,表明那些钱不是好来的,袁母心想他们是妒嫉自己,更有意显耀,还赶时髦,到银行开了个存折,把每月多余的钱攒起来。几年下来,有了一些积攒。

袁禾毕业回家,住房紧张又摆在大家面前,袁刚无奈,常常在厂里过夜,袁禾为了哥哥也常打游击到同事或同学的宿舍祝

陈涵秋和袁刚旧事重提,打算买房子,让自己和家人的生活更舒畅一些。两人决定找个星期日出去看房子。两个人都在忙,聚少离多,为了买房子意见不和,不停的吵。

廖静却不声不响在医院拿到了一套不小的房子,让给陈致秋当婚房。因为机械厂效益不好,住房紧张,陈致秋高姿态带头没有向厂里要房子。袁田丁晓红一边嘲笑陈致秋傻,一边羡慕不已,丁晓红挤兑袁田说他一辈子住不上那样的房子,袁田向媳妇保证让她过上有房有车的日子,丁晓红说你一厨子,做梦。

文雪梅与陈致秋关系稀里糊涂确定了,文雪梅那天喝了一些酒,借酒找到袁刚,要袁刚表态,究竟有没有爱过自己,袁刚明确表示只拿她当徒弟,当小妹妹,当小兄弟。文雪梅肝肠寸断,痛哭不已,袁刚硬着心肠将她送到文家,被陈致秋见到,深恨不已,但隐而不发。

文雪梅对袁刚完全死心,父亲极力主张文雪梅与陈致秋结婚。廖静虽然不喜欢儿子找个没文化漂亮姑娘结婚,但儿子喜欢也没办法。

陈涵秋情感上也很别扭,一直较劲的情敌,突然成了自己弟妹,抬头不见低头见,涵养再好也不舒服吧。

两人遇到了,一番交谈,文雪梅是个单纯女孩,这个时候放下身段,告诉陈涵秋,她所以选择结婚,是因为师傅是个无懈可击的男人,这辈子,她没办法得到师傅的爱,她就找个爱自己更多一点的男人吧。她还说,这些日子她也懂了师傅为什么离不开师母,文雪梅说她也欣赏陈涵秋,女人对女人的。

陈涵秋是善良的,文雪梅的表白打动了她,两人言和。

文雪梅在厂里发喜糖时,不少职工都冲着陈致秋的地位,对文雪梅说了不少甜言蜜语,连平常常攻击文雪梅的那几个都跑过来祝贺,文雪梅只好笑脸相迎。

婚礼现场,文雪梅却迟迟不出现,伴娘也说不知道;主持人急了,饭桌上的客人也等急了,陈致球比谁都急,饭桌上有不少领导,陈致球来回圆常跟领导解释,陪酒道歉,并招呼客人先吃饭,流言四起。

袁刚没有在现场,陈致秋对陈涵秋提到自己的担心,陈涵秋绝对相信丈夫,但对文雪梅出尔反尔倒没有太大信心,于是狂打袁刚大哥大,袁刚在赶往婚礼现场途中。

袁刚的车被文雪梅拦住,文雪梅害怕结婚,要袁刚带自己远走高飞。袁刚二话不说强让文雪梅上车,将她载往婚礼现场,途中,让陈涵秋出来,陪文雪梅入场,叮嘱不要让陈致秋知道。

陈致秋心里明镜似的,但当着文雪梅的面,只字未提文雪梅逃婚一事,而是关怀备至,让文雪梅有点愧疚,挽着陈致秋的手,出现在酒店。闹完洞房,陈致秋没睡觉,带着啤酒,开车出去,一宿没回,把文雪梅撂在家里,第二天,要回廖静家吃饭,文雪梅等不到陈致秋,又被廖静催,只好自己一个人去,廖静没见到儿子,担忧地问什么事,文雪梅撒谎说买东西什么的,陈致秋回家打算接文雪梅到母亲家,没接着,很恼火,看到文在母亲家,还是有些内疚,被廖静盘问,两人尴尬配合,一段不协调的婚姻就这样开始。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