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大家庭 > 大家庭

大家庭第22集剧情

大权在握的陈致秋,给文雪梅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很多同事、同事的朋友或亲戚没完没了找文雪梅送礼。有要给厂里供零配件想做生意的,有想升官的,有出了事想向领导求情的,文雪梅能逃的就逃,拒绝不了的,只好答应下来。可是陈致秋却非常痛恨走人际关系这种事,他嫌文雪梅插手自己的工作,还贪图小便宜,她来说情的事,陈致秋都不予理睬。文雪梅下不了台,还得退还礼物道歉。流言的内容有了新版本,文雪梅嫁给陈致秋成了受气包。原来哈着文雪梅的,也立马变脸。文雪梅在厂里的日子越发不好过。

袁禾毕业后一直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但是因为年轻,袁禾总是不能获得客户的信赖,律师事务所希望袁禾自己能找到自己的客户,袁禾第一个想到的是袁刚的奔马公司,袁禾去找袁刚,缠着袁刚要袁刚支持自己的工作,袁刚不能接受的要求,袁禾转身去找了张从军,张从军很爽快地答应袁禾,袁刚没办法,只好让袁禾在奔马做法律顾问。

袁禾从此理直气壮经常来奔马公司。

袁刚在奔马公司车间发现日本进口的废旧零部件拼装汽车。但是张从军说这是一个资金积累的必然阶段。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奔马的确如张从军所说,销售好极了。在源源不断的订单驱使下,袁刚不得不违心同意张从军的说法,停止使用旧零部件的要求也被拖延搁置了下来。

为了争取更大范围的经营管理权,陈涵湫在连锁发廊开张前,跟赵英达成共识,两人都是股东,赵英主管攻关,陈涵秋主管经营。开张前,要处理的事远远超出陈涵湫的预计,陈涵湫很想和袁刚好好聊聊,可是袁刚同样忙得不着家。陈涵湫有些失落,还没挣钱,就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为了避免原来的麻烦和纠纷,陈涵秋决定重新开张的发廊选址在酒店里。陈涵秋的聪明才智、奇思妙想在这里被充分体现出来。那是一间装修得很有创意的发廊,墙体是明艳的橘红,员工服装齐整划一,头发却千奇百怪,五颜六色,有的如金毛狮子,有的像头上顶着朵开放的花儿,很有创意。一进门,马上有两个漂亮的小姐用粤语和普通话同时迎上来,询问客人的需要,小姐的亲切温馨的微笑和轻柔的语气,让听惯清脆洪亮声音的北方的顾客感到新鲜。

陈涵秋花重金从香港、和别的发廊挖来了几个风格各异的发型师。这些发型师都不同程度的带来了许多自己的客人。为了照顾好北京日益增加的香港客人,陈涵秋要求学广东话,后来发展证明陈涵秋的眼光是对的,香港和广东的客人确实是最先认可这家发廊的。为了工作顺利,一个多月后她的粤语也能说两句了。

赵英以公司的名义买了两套房子。陈涵湫非常气愤,认为赵英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私自决定购置物业,是对她的不尊重,赵英说有一套是给陈涵秋的,陈涵湫不领情,并威胁赵英说要辞职。赵英知道陈涵秋在吓唬她的,也就跟陈涵湫扛着。结果陈涵湫真的撂下没来上班,赵英拉不下面子去求陈涵秋,去找袁刚帮忙,请他说服陈涵湫来上班。袁刚巴不得陈涵湫不上班,所以根本没有要帮赵英的意思,糊弄说会帮忙。

陈涵湫其实没真想不干,就是想改变赵英还用以前那种自作主张的管理模式。一看几天没有动静,赵英只好亲自出马,请陈涵秋上班,退掉两套房子,并保证以后决定权两人一起享有权力。

发廊在陈涵湫的管理下,知名度越来越大,几个发型师都有竞争的发廊来挖角,一开始赵英不以为然,然而,一个发型师被某富婆挖走的事实,让陈涵秋和赵英差点翻脸。陈涵秋为了保住自己的客人和实力,急中生智向所有发型师提出倡议,每有一家分店开业,店主都可能是在座的某个发型师。这个倡议大大刺激和稳定了发型师队伍。可是赵英认为风险太大,发型师不一定有管理经验,新建分店的资金也是个问题。孙子上寄宿,儿子媳妇整天见不到面。袁母闲得难受,更醉心于她的节电新技术宣传,并劝说邻里都来给这家公司集资;袁父对她的做法很不满,你自己投资无所谓,你赔了赚了,就算了,把别人拉进来,如果赚了好说,真要是赔了钱,你就得吃不了兜着走。袁母说他胆子小不得将军坐,两人为了别人的新技术是否真假,能否赚钱吵架。

袁刚和陈涵秋夫妻感情正式进入中年疲惫期,两人聚少离多,越来越陌生,陈涵秋先意识到这一点,希望改进,但人到中年,万事挂心,无数事让他们无暇静下心来处理细腻情感问题,陈涵秋是知识女性,需要人体贴理解,在外打拼需要回家有个呵护,委屈有人倾诉。袁刚是爷们,打碎牙齿肚里咽,外面事不愿意拿到家里让妻子知道,回家就疲惫想睡觉,两人怎么也搞不到一起,夫妻生活几乎没有,夫妻关系越来越淡,陈涵秋感觉眼前男人越来越陌生,却并无外遇迹像,与赵英交流,赵英是靠男人资助成功的,因此深恨男人,典型女权主义者,力劝陈涵秋趁不算太老,甩掉袁刚,过独立而精彩人生。还要给陈涵秋介绍几位说得过去年轻男子,陈涵秋经营观念可以接受赵英,但情感上是保守的,希望有一份安稳美好家庭,一直计划结婚纪念日和丈夫重归于好。比如就两个人去东南亚旅游之类。

天有不测风云,这天李美娣想将房子出租嫌钱,倒腾房子时候,把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放在院子里晾晒。袁母责怪李美娣的东西挡道碍事,用手去扒拉,这一扒拉,看见一张照片,以为是袁小刚,就顺手捡起来。袁母刚想喊李美娣问问,自家孙子的照片怎么会在她手上,忽然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看看李美娣根本没有注意自己,就揣着照片回家了。

袁父正在跟几个比自己年轻的退休女职工聊天,远远看见袁母走来,以为袁母要发飙找碴儿,赶紧过来给袁母点头哈腰,袁母却二话没说,拽着袁父说回家,大伙都相视而笑。

在厨房,袁母把照片给袁父看,袁父一边接过照片说边说,你把我拽回来,就是让我看小刚的照片?也不怕邻里看笑话。袁母却摇摇晃晃就快站不住了。袁父急了,赶紧扶着袁母坐下。喘了口大气的袁母,让袁父看照片背面,写着"劲松10岁生日"字样。

袁父盯着照片也好半天没缓过神来,接着,两口子异口同声地说,袁小刚不是我们的孙子!话音刚落,袁母的哭声也出来了。还是男人明白得快,袁父赶紧捂住袁母的嘴,千般嘱咐袁母,一定不能跟任何人说,包括袁刚。袁刚和陈涵秋都没有想到,在他们的事业刚开始走上正轨的时候,出事了。

以前袁母说,整天见不到大媳妇,现在就连偶尔回来的大媳妇,老两口都找机会和借口躲着。丁晓红觉的蹊跷。那种爱探究的好奇心就上来了。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