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大家庭 > 大家庭

大家庭第24集剧情

陈涵秋与袁刚离婚老是不能进入轨道,袁母三天两头催促。陈涵秋决心快刀斩乱麻,立刻与袁刚办理离婚手续,袁刚这才意识到妻子来真的了,他找到陈涵秋要谈,但他哪里有时间有心情谈事儿,来了就是指责,什么时候添什么乱呀!多大岁数了,幼稚不懂事儿,文雪梅都没那么不懂事儿。

陈涵秋对袁刚已经心灰意冷,冷淡地讲出事实,公婆催自己离婚。

袁刚此刻方如雷击顶,回到家与母亲大闹。父母在这件事上立场坚定团结一致,一定要袁刚给袁家生一个亲孙子。野种哪来就哪儿去吧。

善良纯朴的父母居然这个样子,袁刚非常失望,大吵一架,说不服父母,又去找陈涵秋。

陈涵秋打点精神正在伺候一位款爷。

袁刚来,陈涵秋称忙不见,说手续已经准备好,约个时间去办事处就行。

袁刚急,动粗,拽着陈涵秋就往外走,赵英赶到拉开两人,将二人事情弄个明白。

陈涵秋告诉袁刚,现在分开对袁刚特别对袁小刚只有好处,她不能想像袁小刚在那样一个充满敌意家庭里会怎么样。至于自己,会好好活,她命是袁刚救的,但与袁刚婚姻一场,两人之间也算扯平了。

袁刚仍然不愿意。陈涵秋只能诉到法庭,袁刚也担心事情闹大会影响袁小刚,只得违心与陈涵秋离婚。双方一致决定瞒着袁小刚,能瞒多久瞒多久。这对患难夫妻就这样离异。

袁母憋着劲儿,想自己攒钱买房,打算赶快离开小院,因此拼命替节电新技术做推广工作,可是这时国家政策已经明确,不准个人集资,不久沈太福被抓,满大街沸沸扬扬,都已经知道非法集资是重罪,袁母却还懵懵懂懂,继续替人家做免费的集资宣传,直到有人把报纸拿给她看。那些投了钱的邻里也没闲着,都跑来跟袁母算账,小院围满了人,要债的看热闹的,袁母晕倒,袁父把儿子找来,给邻里许诺帮忙追回投资,这才算把人轰走。清醒过来的袁母抱怨自己命苦,什么事情都赶不上。连靠自己的钱想赚点利息买房子都弄成这样,儿子还要替自己还债。

离婚后的陈涵秋将全部精力都放到事业中,她看书听新闻,并且开始关注时尚信息,工作之余,会跟着赵英到酒吧、的士高玩。那时很多明星与模特儿也会经常到这些地方去,是时尚人物的集中地,赵英总是说我们做美发这行业,不能与时代脱节,到一些时尚的地方,可以吸收时尚气息,看时尚的人,不单是看头发,看他们的衣着打扮,可以提高自己的品味,绝对是不可多得的活动、真实的教材。赵英讲的这些陈涵秋都懂,这是以前会为了减少让袁刚引起误会才拒绝到这些场合。赵英也开导陈涵秋将男女之情看开,重要是自己过得幸福。陈涵秋与赵英同时出现在这种场合,往往比赵英更引人注目,赵英的漂亮人到中年就显得俗艳,陈涵秋的内涵到这个时候就显示出来,人人都高看陈涵秋一眼。陈涵秋不懈扑捉商机,也有中年商人希望与陈涵秋建立一夜情关系,陈涵秋拒绝,她不想活得像赵英那样乱七八糟,两人道德观念一直就对立着。

陈涵湫搬走,袁禾并不知为什么,很感激嫂嫂的善解人意。丁晓红却发现老人态度转变,原来反对陈涵湫搬走,现在却没有像上次一样阻拦,还发现老人的神色不对。丁晓红给袁田添油加醋学了一通,却被袁田嘲笑说她闲得没事干,无事生非。

为了袁小刚,一到周六周日,袁刚一如既往接儿子回家,和陈涵湫两人假扮恩爱夫妻。同房不同床的夜晚,两个人都痛苦难耐。袁小刚隐约能听到父母的吵架声。

陈涵秋最不能容忍的是袁刚与文雪梅的暧昧,陈涵秋说你可以找任何小姑娘,但你不能碰文雪梅,她是我弟妹,是家人,你这样就是乱伦,是无耻。她就是离开我弟弟,你也不能。

袁刚或许内心深处是有对文雪梅有依恋的,或许有悔之晚矣之感,或许觉得是诬陷,总之被陈涵秋杵着痛处,袁刚压抑许久的火山暴发,两人大吵,翻天覆地吵,袁刚冲动之下还砸了东西,吓坏了袁小刚,陈涵秋大怒,要袁刚滚出去,这些都是压抑着的,都怕伤了儿子。

袁刚悄然出走,临出门看到儿子恐惧的眼神,无话可说,拍拍儿子脑袋,离去。从此,夫妻二人避免同时在家里出现,偶尔遭遇,也是冷战,冷战的感觉更让彼此难受,袁刚经常是在袁小刚睡着后悄然离去,而这样一夜陈涵秋往往根本不能入睡。陈涵秋不能忍受这样的生活,她告诉袁刚,想向儿子挑明父母离异,袁刚不同意,他们就这样忍着。

这时全国兴起出国热,同学来找袁禾,本来一门心思想出国的袁禾,居然不受影响,转了兴趣。她开始专心为张从军的企业做法律顾问。

张从军高屋建瓴,分析目前企业可能遇到的问题,而且联系实际,把这家汽车厂未来可能遇到的麻烦一一揭示出来,又分析房地产发展前景,市场容量是天文数字,这些让袁禾佩非常佩服。两人走近,袁禾的感情发生变化,她爱上了张从军。

心烦意乱的袁刚把内心的烦恼发泄在袁禾身上,说张从军做事情,总是狗熊掰棒子,什么事情都会有困难,难做做好了,才有意思,容易做的事情,怎么会落到你手中?

袁禾却认为选择很重要,男怕选错行,女怕嫁错郎。这话让袁刚听起来好像妹妹在嘲笑自己,生气地破门而出,袁禾莫名其妙。

张从军见袁刚心烦意乱,拉着袁刚出来喝酒。袁刚大醉,满嘴都是陈涵湫的名字。张从军费了好打劲招徕陈涵湫收拾摊子,把袁刚带走。陈涵秋在张从军面前不好说什么,把袁刚拉到小院门口,一想要面对袁家人嫌烦。把袁刚拉到自己的住处。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