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大家庭 > 大家庭

大家庭第23集剧情

此时的奔马厂正是蒸蒸日上的时候。袁刚和工人们只能加班加点,订单任务都很难完成。奔马公司此时已经成为当地的明星企业,纳税大户,张从军成了当地的名流,报纸、电视台、广播都能看到、听到关于奔马的消息和广告。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事情都找上门来,一会儿是为希望工程捐款,一会是慈善机构捐资。这些活动袁刚从来都不去,都是张从军出面。但是公司里的事情,张从军管得也越来越少了。以前都是袁刚要请父亲喝酒,最近有点变了,袁刚疲惫下班回家,父亲都邀他一起喝酒,这让袁刚感觉意外。袁父还喜欢东拉西扯的聊聊家常,漫不经心问问袁刚当年下乡时的生活等等。袁刚觉得父亲老了,爱怀旧,于是有问必答,除了他和陈涵湫结婚前后,配合父亲把自己的过去回忆了一遍。

袁父却把跟儿子的谈话内容拿来跟老伴讨论分析。老两口琢磨了很久,得出结论,一定是在知青时期陈涵湫与李劲松偷情,儿子却被蒙在鼓里,当了冤大头娶回陈涵湫。

结论出来了,还没有对策。

陈涵秋告知公婆,假期想与袁刚旅游,重过二人世界,以修复二人关系。

看到陈涵秋春风洋溢的样子,袁母大怒,深以为无耻女人潜伏袁家多年,袁家戴绿帽多年,这口气岂可再咽下去?

这天陈涵秋下班早,却见婆婆为小事责骂袁小刚,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儿,被惯坏了的袁小刚哪里受得了这个,一跳八尺高,怨屈得不行,找爷爷说理,没想到一向宠孙子的爷爷一反常态,训斥袁小刚,冷淡袁小刚,陈涵秋赶紧拽开,责问公婆为什么。

袁父拽走愤怒的袁小刚,袁母借这个将话扯开,开始袁母还有点拐弯抹脚,敏感的陈涵秋却已感觉到什么。

袁母把照片拿出来给陈涵秋。陈涵秋万没想到事情会以这种方式挑明,她本能想否认,但看着袁母愤怒的眼睛,她认了,接下来袁母这顿臭骂,你骗了袁刚还骗了我们的感情,我们这么多年付出居然是个野种!不要脸诸如此类。

陈涵秋一句辩解没有,甚至没有说袁刚是知情的。只是深深鞠躬,谢婆婆公公大恩大德,待袁小刚如已出,然后提出离婚,不会再给袁家脸上抹黑。她唯一要求是求公婆不要让袁小刚和自己母亲知道。

陈涵秋这种不卑不亢的态度激怒袁母,本来也是一怒之下,但陈涵秋的态度让老两口坚定逼儿媳离婚。袁母再恨陈涵秋,对袁小刚还是有感情的,袁小刚离开爷爷回来拿东西,袁母见了本能露出笑脸,她当奶奶已经习惯。

陈涵秋陷入绝望之中,虽然当着婆婆面她镇定她淡然她不卑不亢,但内心深处她脆弱,她羞耻,她需要人安慰保护,她唯一的最亲的人是丈夫袁刚,她这个时候才意识到她根本不想离开袁刚,她不想离婚。她流泪给袁刚打电话。

袁刚想和张从军讨论内部管理问题,张从军却在考虑向外发展方向。这一阵子张从军开始琢磨房地产,他觉得造汽车不如房地产利润大,也不如房地产回收快,想转产做房地产,袁刚坚决反对,可是张从军似乎越来越倾向于房地产,在这个问题上两人很难沟通;袁刚意识到形势严峻,却不知道雪上加霜的时刻正在到来。

陈致秋参加市里汽车工业发展规划会议。市里决定把陈致求的汽车厂迁址郊区,新增加六条汽车流水线,规模扩大了好几倍。这让陈致秋异常兴奋,因为原来只有两条流水线,而搬到郊区,一下子就和袁刚他们拉开了距离,与陈致求自己的发展目标也不可同日而语,陈致秋喜出望外,觉得这下子袁刚不再是自己的对手了。

袁刚正为工厂事儿焦头烂额,陈涵秋电话打来,哽咽着要见面,袁刚以为是说旅游的事儿,态度冷淡说没有时间,挂断电话。

袁刚万事挂心,与张从军的关系很复杂,与陈致秋竞争关系中夹着私仇。

文雪梅不知从何处得知陈致秋要整垮袁刚之事,与陈致秋大吵一架后,找到袁刚希望他提防。

袁刚疲惫不堪,但面对年轻单纯漂亮的内弟妹,感情上有一种放松,短暂片刻,他们谈起了一些轻松话题。互相开着玩笑,像回到从前单纯时光。

陈涵秋打电话不通,找到工厂,看到袁刚与文雪梅的轻松愉悦,心里一阵刺痛,但她仍然对丈夫寄予希望。

文雪梅走了,袁刚心里有愧,要解释,又觉凭什么解释,太累,陈涵秋这里满腹痛苦,袁刚却浑然无觉,陈涵秋要出去谈,袁刚根本离不开工厂,两人就在办公室不闲不淡谈上几句,说着袁刚就开始急,开始解释他和文雪梅关系,文雪梅现在是他弟妹,是亲人,他怎么可能有什么不轨之图?他指责陈涵秋越来越像个家庭怨妇,无理取闹。

陈涵秋心寒,冷冷告诉袁刚,他们本来就没有缘份,还是分开吧。陈涵秋一走了之,袁刚以为平时吵架,没当回事儿。

陈涵秋痛苦难当,一路步行流泪不已,李劲松驾车经过,吓一跳,赶紧拦住陈涵秋,看着这个害了自己半生的男人,陈涵秋欲哭无泪,晕倒,李劲松抱起陈涵秋去了医院。

医院,廖静来看女儿,陈涵秋告诉母亲,她想离婚,廖静认为女儿是一时痛苦说昏话。李劲松听到这个消息,如雷击顶,却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激动。

袁刚和陈致秋的竞争仍在进行。陈致秋车马未动粮草先行,决定先行占据市场,他派人与周边城市政府达成协议,要求周边政府采用他的车作为当地的出租车,并且给出优惠,由于陈致秋的企业背景,周边政府都很买账,所以陈致秋的车还没下线,就已经订出大半。袁刚不清楚情况,还在风尘仆仆的奔波,可是所到之处,经销商都很为难,变卦,原定的数量大打折扣,不计原来十分之一,订货少了百分之九十,袁刚意识到形势严峻,加上车辆质量问题,他决定要找张从军好好讨论一次。

文雪梅虽说和陈致秋在一单位,可上班和下班都很少见到陈致秋,因为陈致秋是个工作狂,这让文雪梅感到委屈。嫁鸡随鸡,文雪梅现在能做的,就是决不要孩子,这是她为保护自己设置的底线。可是相反,陈致秋却不同,这一点上他很传统,非常想要孩子,夫妻之间一直为孩生不生孩子的事情闹别扭;陈致球希望文雪梅和自己都到医院检查,文雪梅不同意。

双方家长也和陈致秋站在一边,文厂长和廖静都希望两人和睦相处,早点有孩子。自打陈致秋怀疑老婆跟袁刚有私情,就多留了个心眼。陈致秋甚至私底下查了家里和文雪梅办公室的电话清单,了解文雪梅给袁刚打电话的频率,除了电话,他确实没有找到其它证据。

赵英要搞发廊连锁是有她的打算的。大款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兑现当初的承诺离婚娶赵英。最后大款老婆的律师出面,提出给赵英资助,条件是结束与大款的来往。赵英表面上答应,实际上依然我行我素。

陈涵秋不再回婆婆家居住,住在厂里加班的袁刚居然不知道。廖静虽然不知道女儿究竟为什么离婚,但深知与当年插队有关,她不能深问,只知道女儿需要养伤和独立空间。

廖静遇到一个病人,这个病人非同小可,在廖静这里看好了病,回去在市里一句话,廖静在医院地位提高了一大截,很快政协再次找来,廖静成了政协委员。

文厂长也是老病号,自称是政绩不突出,业绩不突出腰间盘突出,借着来看病的机会,和廖静讨论讨论文雪梅和陈致秋小两口的事情。

根据袁禾调查,陈致秋的企业扩张迅速,采取垄断经营手段,基本控制了周边城市汽车销售市场,袁刚和张从军的市场份额受到挤压,前景不乐观。袁刚不能接受这个现实,还希望通过抓汽车质量来挽救企业,并开始将销售半径延长,这样当然会增加一定的销售成本。李美娣测算成本,报告张从军和袁刚可行;可是张从军和袁刚发生了争论。双方都埋怨李美娣给出的成本报告有问题,袁刚说说服力不够,张从军则认为算错了。李美娣被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李劲松现在经常找陈涵秋,但陈涵秋再没有过那一夜的软弱,仍是一如既往的冷淡。李劲松却无所谓,好象只要见到陈涵秋,就能满足他的某种欲望,什么呢?得不到才一直想往着吧,人到中年的李劲松,想找小姑娘并不难,但中年开始怀旧的李劲松经常回忆插队时光,KTV里点歌全是老歌,唱着歌就会泪流满面,想起当年纯洁的初恋,高叫,当年我也曾纯洁的恋爱过。这时的李劲松变得单纯,李劲松所以爱找陈涵秋,要的正是那份单纯和怀旧,情欲是淡去了。

发廊移居到酒店,李劲松频繁给赵英介绍客人,客人大多数是老板一级的人物。赵英殷勤招待,李劲松的客人都爱到赵英这里消费。陈涵湫每次见到李劲松,都会借故离开,赵英对李劲松却饶有兴趣。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