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影视 > 电视剧 > 大家庭 > 大家庭

大家庭第25集剧情

一觉醒来,袁刚发现自己在陈涵秋家,但是怎么来的一点都想不起来,一看下午了,给张从军电话请假。打算找点吃的,陈涵湫冰箱里空空的,袁刚决定给陈涵湫做顿饭,顺便谈谈他们之间的问题。

陈涵秋又饿又累回到家,没想到一进门就看见袁刚,劈头就给袁刚一句,还赖这不走埃已经很晚了,袁刚等得又气又饿,陈涵秋还没给好脸色,两人就开始吵,从下班时间太晚等等,最后把以前的事也拿来吵。袁刚破门而出。等袁刚走了,陈涵湫才看到一桌菜,深感内疚,打电话袁刚不接。

当年知青点的一个赤脚医生来找李劲松办事,办完后两人喝酒,说起了当年知青点的事,尤其是陈涵湫未婚先孕的故事。李劲松特别留意袁刚先是拒绝承认,后来又"迫不得已"承认这个情节极为留心。他知道袁刚这个人不会是推卸责任的人,那么其中肯定另有隐情。联想到棋苑朋友屡次把袁小刚当成他的儿子,他怀疑自己"不育"的问题,也怀疑陈涵湫。他希望想个办法求证这件事。

两个老人认为既然是离婚了,当然袁刚找对象是第一要务,所以就开始张罗给他相亲,委托自己的老朋友老同事老街坊,四处打探合适对象,自然是要找那年轻腰细屁股大,生育能力强的。成天忙得不亦乐乎。两老人虽然答应了陈涵湫,袁小刚永远是袁家的孙子,可是有一个李劲松的亲爹,总是让老两口不塔实。袁刚哪里有心情相亲?但父母成天唠叨,只得去,第一次相亲,偏偏就约到陈涵湫常去的餐厅,陈涵秋与赵英吃饭,见袁刚西装革履出来见一少妇模样女子,没想到自己会醋意大发,她无法和赵英再吃饭,起身离去,偏从袁刚那桌旁路过,带翻女子餐盘,惹得女子大怒,袁刚拦住女子,追出去,两人唇枪舌战,谁也不相让,一旁女子早看出端倪,说你们俩打情骂俏拽着我干嘛!

这一说,两人回头都斥责那女子。赵英笑着拽走陈涵秋,开导陈涵秋,既然与袁刚无合好可能,何必那么轴,放下包袱才好继续前行,赵英要给陈涵秋介绍对象,不一定结婚,已经结过婚了,还不知道婚姻怎么回事儿?就是个伴儿呗。陈涵秋无法接受。

陈涵秋和袁刚离婚事,袁母本打算瞒住丁晓红和女儿之类,但眼看包不住,还是说开,嘱咐丁晓红和女儿不要告诉,女儿倒无所谓,但丁晓红非常好奇离婚原因,婆婆自然是打死不说。

这时袁田打算自己创业,期望得到袁刚的支持,袁刚心情不好,也对袁田没信心,表示反对。袁田无奈找到前嫂子诉苦,陈涵秋借给她钱,让丁晓红之类很奇怪,弄不懂两人到底为什么离婚。

随着写字楼的不断兴起,让陈涵秋再次看到商机,决定把发廊开到写字楼。为了吸引更多的白令前来消费,发廊打出了午间休息美容、美甲,男士按摩、足裕等超前服务项目,结果大受欢迎。

离婚的刺激,让陈涵想象力空前高涨,在服务上,大胆采用电视,将每个发型师、按摩师显示在发廊大堂的电视上,包括各式发型图片、美甲、足裕流程和费用。还提出"全程贵宾顶级服务'的口号,招徕客人。结果写字楼的发廊每天客人都爆满,视频订单也被很多发廊效仿,还很快在多个写字楼相继开设分店。

文雪梅父亲生病,找不到陈致秋,只好找袁刚帮忙。文雪梅扶着父亲一上车,才发现袁刚酒后驾驶,袁刚满不在乎,一路超车赶到医院,把文雪梅吓坏。在医院的走廊上两人坐着聊了一宿,知道袁刚离婚,惊讶的问袁钢为什么,是不是和自己有关,两人说着就有点暧昧,袁刚这个时候是脆弱的,这个从很小时候就强烈爱慕自己的女孩子的关心温暖了袁刚,但袁刚不敢越雷池一步,他黯然远去。勾起文雪梅一腔怜惜。

一晚上没睡觉的文雪梅,回家却遭到陈致秋质问;文雪梅生气,卷了衣服丢下陈致秋回家,正好父亲也需要陪伴。文厂长留院期间,廖静常过来照看,没见着自己儿子来看亲家,有点生气,打电话批评陈致秋,陈致求才知道自己错怪了老婆,当即去给老婆赔礼道歉,请文雪梅回家,文雪梅借口父亲要照顾,顺理成章跟陈致秋分居。

张从军还要说服袁刚,想跟他继续讨论房地产。袁刚不耐烦对张从军说,你自己分析就好,不要拉上我。张从军知道袁刚离婚,虽然不知道具体原因,但为了鼓励他,把袁刚带到陈致秋原来的厂址,也是他们原来工作的地方,看着这块地被人建成了高楼大厦。张从军以此激励袁刚,男人生来是要干大事的,老婆孩子什么都是附带的,不能为这些趴下之类,袁刚虽然也信这些爷们理论,但事情到自己头上还是难受压抑不已,想不通自己人生怎么老是跟过山车一样,一会上一会下,自己真是笨埃

张从军开导袁刚,将袁刚思路引到创业上。

就拿陈致秋这块地给袁刚算账,连陈致秋也没有想到,自己搬到郊区,给的土地面积比原来大了很多倍,以为是自己占了便宜。可是原厂址被人拿去做了房地产,短短两年时间,旧厂址成了一个聚宝盆摇钱树,哗哗啦啦掉钱,这块旧厂址赚的钱,是陈致秋十年八年也不可能做到的。

张从军感叹房地产变幻莫测,感叹自己没有追上形势变化,对袁刚分析说,房地产市场很大,是一块巨大蛋糕,要赶紧伸手进去,捞到属于自己那一块份额才行。我们还得把汽车卖掉才赚钱。做商人,要考虑资金回笼。

袁刚觉得他道理讲不过张从军也不想讲,就觉得生活已经很好了,汽车市场也有很大的容量,而且是我们熟悉的产业,为什么要转行?两人话不投机。

张从军认为奔马该赚的钱已经赚到了,对袁刚说索性壮士断腕,放弃奔马,该转型的时候就转型,和他一起去海南,干一番更大的事业。袁刚拒绝了。

看到不能说服袁刚,张从军请客,向奔马中层描绘了海南房地产开发的广阔前景,并预言一个新的时代就要到来了。他告诉大家,袁刚以后是奔马的总经理了,希望大家继续合作。饭后,张从军单独和袁刚谈话,发誓要通过自己在海南的奋斗,积累更多的资金,解除奔马所有的后顾之忧。袁刚没吱声,心想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文雪梅第一次去陈涵湫在酒店的旗舰店,陈涵秋再见弟妹就有些矜持,文雪梅因为心里确实放不下袁刚,说话也不再像从前那样直接,两个都含蓄的女人,无法面对自己内心和对方内心。

文雪梅还是忍不住质问陈涵秋为什么离婚。说得眼泪汪汪,自己丈夫离婚,别的女人却好象比自己还痛苦,而且摆明了,袁刚向文雪梅诉苦了,陈涵秋感觉很不爽,但她不愿意在这个年轻女人面前示弱,只是淡然答,自己家事,隐私,不喜欢跟外人说。两人距离一下子拉大。

分享到:代码贴此处